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534仿制品如雨后春笋 (2)

作者:寂寞无香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的小孩儿,不懂事儿的小痞子。”

    李小梅差点儿把嘴里吃的东西笑喷了,自己跟郝佳伟的交往是在高中时期,李小红在那时候就见过郝佳伟,这很是吃亏,留给李小红的印象,始终是郝佳伟那个时期吊儿郎当,放荡不羁的纨绔子弟形象。以至于现在,郝佳伟已经顶着个公司老板的头衔,在外面混的风生水起,可在李小红这里,还是当毛孩子野孩子看待。

    “我来说点正事儿。佳伟,小梅,你们结婚,想要什么礼物?我跟你姐好提前筹备出来。大难提,别客气。”

    最靠谱的,还得是邢立强。

    正文 544宛如初生的婴儿

    “大胆提,别客气。”这是邢立强的许诺。

    李小梅直接摆手“立强哥,你只负责把我姐跟我姐肚子里的小外甥照顾好就行了,我们结婚用的东西都置办齐全了。”

    他们两个都是能花钱的主儿,郝佳伟早早置办下来的那套房子,精雕细琢装修了好几次,平时零儿八碎的就买进去不少东西,家电都置办齐全了,随时可以搬过去入住。

    李小红现在也觉得,养胎是她最大的事业,既然妹妹不需要,她就不动这个脑子了,直接说“那你们结婚的时候我们就给钱,俗是俗了点,可是实在呀!”

    “谢谢姐姐姐夫!”郝佳伟嬉皮笑脸,打蛇随棍上。他本来从自己这边算,跟邢立强是有亲戚关系的,但却执意要按照李小梅这边来称呼。

    邢立强今天额外高兴,破例在自家讨酒喝,跟郝佳伟你一杯我一杯,喝的痛快。

    喝高了,便开始传授经验“你知道为什么,你们之前来,我都不陪着喝酒吗?因为那时候得要孩子呀,现在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我可以大开杀戒了。”

    还没正式迈进婚姻殿堂的郝佳伟,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但是他有一个优点,叫做不耻下问。

    “什么意思?喝酒跟要孩子有什么关系?怎么就任务完成了,可以喝酒了呢?”

    “嘿嘿,这事儿,说来话长……”,邢立强大着舌头,开始给小兄弟上课。反正,李小红带着妹妹,已经去卧室说她们的悄悄话了。

    结果,李小梅陪姐姐没多聊上几句,就听到餐厅那边闹了起来。

    “不至于的吧,才喝了几滴猫尿啊?他兄弟俩还能打架?”李小红也很讶异,根据这几年来的观察,郝佳伟在他们家向来老实的跟鹌鹑似的,从来不敢扬风炸毛儿。

    “姐你别动,我去看看。”

    李小梅出了卧室,看见自家准未婚夫,站在餐桌旁,一脸的失魂落魄,和后悔莫及。

    “小梅……”,喝了不少酒的大男孩,见到小梅,委屈的要哭似的。

    再看邢立强,还高高兴兴的,端着酒杯畅饮呢……

    也没打起来呀?

    “怎么啦这是?受姐夫欺负了?”

    很难得看到郝佳伟这样一副小孩子的样子。

    喝多了,便百无禁忌。郝佳伟走过来,委屈吧啦的抓起了小梅的手,控诉邢立强的罪行“小梅,我上当了,立强哥任务完成了,他能喝酒了,可是我的任务没完成啊!咱们也得要孩子呢。立强哥说,想要一个健康聪明的宝宝,最起码得提前半年戒烟戒酒,养一个好体格,呜呜,我喝酒了……”

    跟在身后不放心,一定要看个究竟的李小红,弄明白了到底发生了什么意外,更是哭笑不得,她是多利索的人呀,直接摆手往外撵妹妹和准妹夫“小梅,快把你家二傻子领回去,别在这碍我的眼,你外甥女还在肚子里看着听着呢。”

    这是生怕郝佳伟的傻毛病,隔着空气和肚皮,就传染给肚子里的孩子吧?

    李小梅只能拽着酒气微醺的郝佳伟下了楼。

    这个二傻子,喝多了酒,也就顶多是冒冒傻气儿,脾气还是挺好的,叫他往东,他不往西,叫他撵狗,他不抓鸡。

    李小梅原来没见过,郝佳伟喝多的样子,上了车,就疾言厉色的叮嘱“你要是想吐的话,必须提前跟我说,我停了车,开了车门,你出去吐,不允许弄脏了我的车,听到没有?”

    “听到。”郝佳伟回答的清晰,还附带在后排座敬了一个军礼。

    车子启动起来,李小梅听见他在后面小声嘟念“不能吸烟,不能喝酒,不能熬夜,早起跑步,多吃蔬菜,和水果……宝宝健康……随我……漂亮……随我……”

    “漂亮,随谁?”李小梅忍着笑,扬声问了一句。

    喝多了的二傻子,思路也很清晰的,马上改口“随你……随老婆……”

    好吧,看在他嘴甜的份上,喝多了一次也可以原谅。

    李小梅直接送郝佳伟回的新家。二傻子一直住的是客房,主卧室留着做他们新婚的洞房,他一直没舍得往婚床上躺过。

    “好了,去洗澡,然后睡觉儿。”李小梅搀扶着郝佳伟上楼,把人丢在沙发上。

    “老婆陪着。”郝大公子耍赖,圈住了小梅的腰不放手。

    真分不清二傻子是真喝高了还是假装的,他始终保持发音清晰,不用人扶也能站直,就是走路的时候有些同手同脚,姿态怪异。

    “好,今天晚了,我不回去了,我睡新房。你快去洗澡……”,李小梅挣扎了几下,看他实在执拗,便答应留下来。

    房产证都改自己名字了,留下来睡上一晚有什么关系呢?

    “嘿嘿,嘿嘿……”,郝佳伟赖在李小梅身上,一直傻笑。

    现在就可以确认,二傻子是真的喝多了,办坏事的能力可能都丧失了。

    李小梅的心里,软软甜甜的,像是刚刚烤熟的一块儿醇美的蛋糕。

    她的声音也越发的温柔,手指插进郝佳伟那一头硬如松针的头发里,轻轻按摩。

    二傻子说过,他喝醉了的话,别的后遗症没有,就是第二天起来后头疼……

    “老婆……”,郝佳伟闭上了眼睛,他简直是太舒服了,只有嘴巴里偶尔会发出一声轻喃。

    娶李小梅做自己的老婆,这是郝佳伟从高中时候立下的心愿,现在终于要达成了,七年的感情,要修成正果了。

    他睡得很安心。李小梅起身的时候,也没再继续黏着,略微有些沉重的呼吸声,留在客厅里。

    小梅去卫生间,拧了毛巾过来,帮他擦干净了手脸。朦胧的灯光下,郝佳伟的五官,都罩上了一层柔和的光晕,宛如一个初生的婴儿。

    这是李小梅许诺了一生的男孩儿,她会陪着他,见证这个男孩成为真正的男人,这个男人会为他们的家庭支起一片晴空,遮风挡雨。

    正文 545郝家父母重男轻女吗

    日子就在李小红的保胎行动,和专门赶到省城来侍候闺女的李母的唠叨声中,迅速滑到了农历八月。

    小梅的新娘礼服,做了好几件,典礼时的,待客时的,晚宴上的,新婚第二天,第三天的,全是各式各样的红,各式各样的款。

    卢长虹精心设计的伴娘礼服款式就那么一种,还闲置了两套。李小梅原本计划的由董悠悠做伴娘是不可能的了,结果到最后,临离开省城的时候,高向阳又打来了电话,很是难以启齿的告诉小梅,她不能做伴娘了。

    还不仅仅是不能做伴娘,她连县城那方家乡的土地都不敢踏上。

    “小梅,我们这边,就我跟他两个老师。小学一到五年级,好几十个孩子呢,他自己看护不过来……我爸我妈前两天到这里来找我了,有村民提前告诉我,我躲了起来。我妈在学校里抓着他又哭又闹,说是只要找到我,就算用绳子捆我回去,打折了我的两条腿,一辈子养着我,也绝对不会再让我到这个穷地方来……”

    所以,不仅仅是因为工作的原因,高向阳还担心,她真的去了县城给李小梅做伴娘,自己的父母家人真的说到做到,直接把她绑起来,关到家里……

    “好,你……保重身体……”

    说不失望是假的。李小梅勉强控制着情绪,放下电话,都有想哭的冲动。

    高向阳现在这个样子,她帮不上忙,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帮忙。

    最艰难的高中时期,两个最好的朋友,如今……

    唯一能感到欣慰的,是同样选择了留在异地发展的张大磊没有任何含糊,已经回到了县城。他将作为郝佳伟的伴郎出场,还有高中时期那几个同是体育特长生的哥们儿,据说,伴郎的队伍很强大。

    相比来说,李小梅这边的人员就单薄了很多,她是个宁缺毋滥的人,干脆,直接就只杨宁和卢长虹做伴娘好了,两个,也算是齐全。

    杨宁和卢长虹也比较熟了,她们两个说好的,会提前一天赶到县城去行使伴娘的职责。

    郝佳伟也早腾出时间,赶回县城了。此刻出发的是邢立强带着母女三个,车速开的很慢,邢立强唯恐颠簸到了他老婆,和老婆肚子里的孩子。

    李母离开县城又快两个月了,闺女这一胎怀的艰难,盼星星盼月亮盼了好几年才得来的,所以,知道了喜讯,第二天就让李国庆把她送了过来,把给李小梅筹办嫁妆婚礼的事情,都全留给了老伴儿。

    其实她特别不放心。男人家会操办些什么嫁妆啊?肯定就是跟之前设想的一样,直接给闺女包个存折。

    她思来想去的,总觉得对不住小闺女,在车上就一个劲儿的嘱咐李小红和邢立强“你们两个以后可得对小梅好,就这一个妹妹,虽说跟佳伟那边有亲戚,也得分出个远近亲疏来。”

    又想到了郝佳伟的家庭情况,继续唠叨“小梅那边有正儿八经的老公公老婆婆,以后半点儿用不着妈这边插手。她怀孕呀,生孩子啊,妈就算抢着去帮忙,人家老婆婆可能也不愿意。妈这几年正能干呢,就只能帮你们的忙,从怀孕到生孩子,到孩子长到七八岁,妈都得来管着……”

    是呢,李母一共生了三个孩子,大儿子那边生的双胞胎,却跟儿媳妇一样铁了心的,坚决不让母亲插手管理。李小梅这边,眼看着也用不着她,当然要把全部的精力都投注在李小红的孩子身上。

    小梅一脸的同情,看向姐姐。

    她原本以为,按李小红的脾气,母亲在省城这边跟她朝夕相处,每天从头管到脚,她会很不乐意的。

    结果,这都相处了快两个月了,人家母女两个愣是没起什么冲突。李小红有亲娘在身边侍候着,想说啥说啥,想吃啥吃啥,一点心理阴影都没有,整个人都胖了一圈儿。

    最难得的是邢立强,这个打小没娘的孩子,一直跟李父李母相处的关系不错,现在,李母住到他家里,专门侍候他老婆,让他的工作后顾无忧,邢立强特别感激,每天有空儿就专门想着怎么往家里买好吃的好用的。不但要哄老婆开心,更是令丈母娘满口称赞。

    李小梅发现,在李小红家住了一段时间的母亲,现在都不经常嘟念惦记李国庆家的宝贝孙子了。

    更有进步的是,原本那么重男轻女的李母,现在对于她闺女肚子里的孩子,却没有这方面的要求。尤其在确认邢立强是真心想有一个闺女的时候,李母整个人都轻松了,走路都带着风。

    老太太想到自己女儿生儿子还是生闺女的问题,又开始担心李小梅了,转过脸来问小闺女“郝佳伟他妈那个人,我看着有点傲气,傲气也没啥,反正你们长期在省城,在外面,不在一块儿住,就是……他妈他爸不会逼着你生儿子吧?”

    她肯定是最清楚这方面心理的,当初可没少折腾儿媳妇张若彤,因为双胞胎先出来的那个是闺女,她闹了很大的乌龙,直接在医院又哭又吵的……

    李小梅还没结婚呢,对这个问题真不好回答。

    肚子已经显怀的李小红,可不用计较这些事儿,她现在真的是想说啥就说啥,连大脑的思考程序都不用走。

    “妈,小梅又不在她公公婆婆手底下来讨饭吃,管他们想要孙子想要孙女的呢。要是对咱小梅好,平常多回来几趟,多表表孝心;要是对咱不好,干脆,连他儿子他孙子孙女的,都一律叫他们见不着!”

    这话说的真实在,必须得是亲姐姐才说的出口。

    小梅脸上的笑容放大,给姐姐一个赞赏的眼神。

    她这些年如此努力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过上更幸福的生活?富裕,轻松,自由自在。

    这个自由自在,自然是包括以后生孩子,爱生啥生啥,爱怎么管怎么管,爱怎么教怎么教……

    她心里有底气,就从来没有提前揣测过,郝家父母有没有重男轻女的小心思,爱有没有吧,跟她又有多大关系呢?

    正文 546别开生面的婚礼

    郝佳伟父母的思想也算是传统的,所以,尽管自己家里房间逼仄,远远赶不上李父李母新盖的宅院,却坚持让小两口新婚这几天跟他们住在一起。

    两居室呢,老两口一间,小两口一间,确实住得下,只是,人家是新婚,想做点亲密的事情,自然是有颇多限制的。

    其实,郝佳伟早就说过,要给他父母重新置办一处宅院,可是两个人不同意,他们现在住的挺方便,上班近,走路就可以,尤其是遇到恶劣天气的时候,特别享福。

    而且,两个人都属于有官职有身份的,不想让生活显得太奢侈,遭人非议。

    给李小梅一个盛大的婚礼,是郝佳伟自己一力坚持的。要是按照郝家爸爸的安排,儿子的婚礼是越低调越俭朴才越合心意,显得他清正廉明的。

    所以,郝佳伟提前回来了几天,就是在完全按照自己的心思,重新对婚礼现场做了各种规划布置。

    举行典礼的酒店,也从临近县政府的小餐馆,挪到了县城最豪华的大酒店里,一应菜品也更换了一遍。

    没改变的,典礼的司仪,还是郝家爸爸原来定下的一位老领导。他这里唯一的变化就是,郝佳伟另外赠送了一套崭新可体的中山服,让这位老爷子整个人精神焕发。然后,老爷子主持的台词内容,就也做了改头换面……

    可以推断得出,这场婚礼肯定别开生面,能开创县城这边婚礼时髦的先河。

    跟别人一样的程序,就不说了。

    第一大改变就是,结亲的车队等在李家门外时,新郎官儿不但把新娘一路抱进了喜车,伴郎团还坚持带走了小梅这边所有的直系亲属,共同到酒店去观礼。

    这个,在小县城,真是好多年来的头一份儿。

    县城的习俗就是,女方这边的亲戚朋友,都是提前设宴招待。到结婚的正日子,新郎官来接亲的时候,只接走新娘子和伴娘,带新娘子的兄长嫂子,或者叔叔婶婶几个送亲的。

    从来就不流行把新娘子的父母也接走的。要不然,怎么从古到今就一直流传着新娘子出嫁要哭嫁的习俗呢?这是要就此叩别父母,就此成为另一家的人的意思。

    新娘子的父母,所能做的,就只是眼泪汪汪,目送女儿离开家园……

    郝佳伟坚持的这些,令坐进婚车里的李小梅也很讶异。

    “这合适吗?”

    郝大公子今天穿戴得特别精神,原来最不喜欢的衬衫领带西装,今天全上了身儿。脑袋上也喷上了摩丝之类的东西,短头发根根直立着,像钢针一般。

    他说话的语气还有那么一点点儿吊儿郎当,但是说出的话足以让李小梅感动。

    “有什么不合适的呀?典礼以后,我父母就是你父母,你父母也是我的父母。仪式上不是有当场改口吗?我也跟你一块儿改。总不能只有你收改口费,我不收吧?”

    郝佳伟并没有说,他是要讨李小梅的欢心。也没有说,他明白李小梅的心思,做新娘子的都希望在隆重的婚礼仪式上,也能看到自己的生身父母。

    李小梅感动之余,忽然想起一个纰漏来“我爸我妈肯定不知道吧?你不打招呼就把他们给接了来,他们万一没有给你准备红包可怎么办?”

    郝佳伟立刻洋洋得意的显摆“这不是也让立强哥跟着了吗?自然有他提前招呼,红包也是我封好了的。”

    “你这个二傻子,自己封了红包,再让我爸我妈当众交给你……”

    李小梅的感动之情难以表达,于是伸手,往准丈夫的后腰上掐了一把。

    姐姐李小红在昨天晚上,还非常遗憾的跟小梅说,可惜不能到婚礼现场见证妹妹的幸福……

    结果,二傻子今天就把所有亲眷都带齐了,包括姐姐,按照县城的风俗,是不能让姐姐送嫁的。

    “为什么不能呢?他们是咱们至亲的人……”

    郝佳伟如是解释。

    他从来就不是一个遵从老习惯老风俗的人。他做的所有这些,都只是替李小梅考虑的,不让李小梅留任何遗憾的。

    两个照相机,两台摄像机,四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紧跟着李小梅跑前跑后,务必要记录下来她今天的一颦一笑,每一道靓影。

    鞭炮声震耳欲聋,婚车已经来到了大酒店外。

    李小梅因为郝佳伟把她的亲人全部接来的举动而感动,所以,根本没有多加考虑,车子停稳,看到杨宁和卢长虹候在车门外,就要去开车门。

    “嘻嘻,你别动,我听说,新娘子下轿,老婆婆应该来送下轿礼的。”跟她并排坐在汽车后座的郝佳伟,抬手按住了小梅的手背。

    鞭炮声还在继续,酒店外面的宾客,正往车队涌来,都是想看新娘子的。

    小梅担心闹笑话,拿眼睛瞪郝佳伟,又不好意思让前排的司机听见,低声说“是你妈不喜欢这些讲究,媒人传话说过的,咱别在意这个了……”

    “那不行,你是我郝佳伟要娶的媳妇,别人有的,你也得有!别人没有的,你也要有!”

    他脸上照样挂着玩世不恭的笑容,却是按住了李小梅的动作,另一只手摁下了车窗。

    他看见笑容满面穿戴的一身喜庆的母亲,就站在酒店门前呢。

    于是,郝佳伟开始高声喊“妈妈,您这个新晋升的婆婆,还没给儿媳妇下轿礼钱呢。别忘了!”

    宾客们顿时哄笑起来,这可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做儿子的直接替媳妇向老婆婆讨要起下轿礼钱了……

    杨宁和卢长虹,还有,送亲的主力军,长嫂张若彤,全部直接傻眼,昨天晚上,李小梅叮嘱的她们,说是郝佳伟的母亲不喜欢讲究这些,一切程序从简,顺顺当当把婚礼走完就可以了。

    当时,几个人还都在心底替李小梅打抱不平来,凭什么一切从简呢?一辈子基本上就结这一次婚,做一次新娘子……

    正文 547下轿礼是个问题

    此刻,大酒店门前甚是尴尬,笑得一脸灿烂的郝家妈妈,只能在心里咬牙切齿一番,再沉痛回忆一下那句古言“儿子娶了媳妇忘了娘”……

    有多少看热闹不怕事大,跟着起哄架秧子的吃瓜群众啊?一个个高声低声在催促着她“当老婆婆的,快去给下轿礼吧,你儿子儿媳妇都等着呢……”

    真的都等着呢,人群中的声浪一波胜过一波,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李小梅就在第一辆婚车里稳坐,半开的车窗里面,是她儿子眉飞色舞吊儿郎当的那副模样。

    郝家妈妈再尴尬,也得把这件事遮掩过去,可是今天她真的没有准备,给李小梅包什么下轿礼。只能在心里磨着牙,赶紧去里面账桌上拿钱,现包了一个红包走出来。

    “等着看新娘子啦,老婆婆给了下轿礼,新娘子可以下轿了!”

    观众们又在起哄架秧子,郝家妈妈脸上笑意未改,表情无懈可击。一只手掂着红包,一只手去开车门。

    不过,她根本就拽不动车门,她儿子精着呢,直接在里面上了锁。

    “妈,你给你儿媳妇包了多少红包?得先让我验验!”

    郝佳伟还是那一脸的眉飞色舞。这话实在欠揍,当娘的恨不能两巴掌抽到儿子脸上去。

    红包隔着车窗被丢了进来,那方向是冲着里面的李小梅去的,不过,被动作灵敏的儿子给截下来了。

    郝佳伟不管不顾,直接在车里打开了红包。十张大团结……

    “嘻嘻,妈,您就我这一个宝贝儿子,就娶这一个宝贝儿媳妇,好歹这下轿礼,得多包点儿吧?包少了,我们可不下车,就在车里拜花堂了!”

    这下子热闹了,围观的吃瓜群众更是热情洋溢,笑闹声此起彼伏。

    今儿真是开了眼,新郎官儿替新娘子向自己亲妈要钱,给少了都不同意,这以后可是妥妥的“气管炎”“耙耳朵”呀!

    郝家妈妈气愤的,脸上的笑容都要绷不住了,她恨不能伸脚,往车门子上狠狠踹上几下。

    她心里早想好了,肯定是李小梅在后面撺掇的……

    还没娶进门呢,就敢阳奉阴违,前面一直应诺的好好的,完全按郝家的安排来做,结果临门一脚,众目睽睽之下,要进行典礼了,她又来这么一出。

    郝家母亲落了脸色,扭头就往回走,她实在是一个要脸的人,无论此刻觉得多么的被欺辱,都得把场面的事儿支应下来。

    郝佳伟此刻在车里,一只手揉搓着准老婆的手,小心的问道“今天你老婆婆给你多少下轿礼,你心里才满意?才能抵过去前面她不肯给聘礼的面子?”

    李小梅直接送他一对白眼珠子,很是理所当然的说“你可别弄错了,我从来没提过,想跟老婆婆要什么钱财,今天也是你死活不让我下车的,这个黑锅我不背。”

    “你呀,早先没跟我说过,我这几天回来县城办婚礼,今儿去接你的路上才听那几个哥们儿提,结婚的时候,女方这边要是彩礼给的少,会很没面子的。”

    郝佳伟说这话,一脸的遗憾,他当初也不懂这些,觉得结婚就是他们两个人的事儿,而且认为把所有的产业都归属到李小梅的名下,就已经是最好的馈赠了。

    也确实,李小梅没有跟他家计较。

    是郝大公子自己心里过意不去,觉得让老婆委屈了。

    “小梅,你不用替我爸爸妈妈担心没钱用。我提前给了他们好几万呢,就是给我们操办婚礼的。”

    李小梅笑意盈盈的,她跟郝佳伟真的很合适,彼此从高中时期就朝夕相处,什么脾气彼此都了解,所以,根本用不着在心里暗暗怄气,也用不着互相猜疑。

    “佳伟,我确实并不在乎,你爸你妈到底把婚礼办成什么样,或者说对我怎么样。所以,如果你也喜欢,就什么都不给我,简简单单的办个婚礼,我也没意见。但是,你现在做的这些,我还是很开心,我就是这么俗气,我不想下半辈子,每天遗憾的嘟囔你没有给我什么,我也想要一个叫大家都羡慕的婚礼排场。”

    是啊,女人为什么要轻视自己呢?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为什么不替自己要求最好的待遇呢?

    很多时候,只有你要求了,别人才会给;别人给你的多,才会更珍惜你。

    “小梅,我们就是俗人。我也俗,我就愿意把什么最好的都给你,让大家都羡慕你。”

    所以,之前的聘礼问题他没办法再挽回了,今天无论如何要让母亲重视起来自己的老婆。

    他又不傻,母亲什么都不给小梅,说的理由就是自己不了解县城的风土人情。可是,今天早上接亲的路上,郝佳伟被几个哥们儿点醒,回想起来,自己有几个亲戚家娶儿媳妇,也都是给了彩礼的,他母亲每次都了解的很透彻,还经常在饭桌上评点一下,怎么可以临到自家娶儿媳妇又说是不了解呢?

    他不是想偏袒谁,但在这件事情上,自己媳妇肯定是受了委屈的。所以,他立刻便义薄云天了起来,坚持要让自己老妈给媳妇丰厚的下轿礼,来弥补聘礼上的缺欠。

    婚车外面围的里三层外三层的吃瓜群众,又有什么关系?

    反正,郝佳伟任性的名声,是从小到大传扬开来的。

    郝家妈妈第一次败北,退回到账桌前,在心里反复权衡,到底再拿多少钱出来,才能让儿子儿媳妇满意。

    给多了,她心里肯定不舒服,给少了,又怕自己那个混账儿子让自己接着下不来台。

    关键时候,郝家爸爸出场了。他虽然之前什么都不管的,但是,这一大会子的功夫,耳朵里早就灌满了周围人群的议论声,什么聘礼呀,下轿礼啊,以后还会有改口钱呀等等等等,他这样高智商的男人,早就听明白了。

    都什么时候了?老婆还杵在账桌前瞎算计,新娶的媳妇不下轿车,这不让人笑话吗?

    正文 548郝佳伟改口

    郝家爸爸这会儿也觉得,自己儿子的嘴脸特别无耻,隔着敞开的半个车窗,他看见儿子在点红包,点得特别认真……

    老公公出马,出手就是大方,不知道他这会儿的功夫,是从哪里转移过来的储备,点钱都点了很长时间,足足的8800元人民币,跟刚才郝家妈妈丢进来的十张大团结相比,可真是天上人间,特别悬殊……

    郝佳伟和李小梅对这个数目都非常满意,于是装好了,打开了车门。

    卢长虹和杨宁欢天喜地的迎上来,一左一右扶住了小梅的胳膊。

    杨宁笑的嗓子都有点哑,极力压低着声音对小梅说“我算是服气了,你们两口子,可真行……”

    卢长虹那么傲娇的脾气,这会儿也跟着吹捧了一句“郝佳伟赖皮赖脸,我们都知道,小梅你也能做出来,稳车里不给钱不下车,真的刷新了我的想象。”

    这会儿,多少人的目光都盯着新娘子呢,李小梅愣是忍着,一句话没有回复,面带微笑,高贵典雅,保持了最好的精神状态。

    李小梅穿的是大红色绣花中式礼服,两个伴娘穿的是粉红色西式纱裙,中西合璧,青春靓丽,三个人在一起相得益彰,直接走成了一道耀眼的风景线。

    酒店门口有埋伏,不再是鞭炮烟花那么简单。

    郝佳伟的哥们儿多,亲戚也多,多少臭小子手里举着个金属的喷筒,准备着新娘和伴娘经过的时候,万箭齐发,把那些红的,蓝的,绿的白的彩条喷出来呢。

    这东西是新鲜物件儿,价格还不菲,如果不是看着郝佳伟的面子,还真舍不得往新娘子身上喷呢!

    “咣咣咣咣”,臭小子们用大拇指按着喷筒的开关,用力晃动筒身,这声音此起彼伏……

    “哥们儿,听我口令!”为首的那一个,刚招呼了这么一声,后脑勺就被拍了一巴掌。

    这哥们的好朋友,新郎官儿郝佳伟,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又抬起脚来,想往他身上踹,嘴里骂道“没看见我媳妇今天梳的这头型漂亮吗?叫你们给喷的乱七八糟,我可找你们算账,都撤了,都撤了!”

    都撤了?花了大价钱买来的,开关都起了,喷筒也晃动得差不多了……

    臭小子们龇牙咧嘴,却不敢跟新郎官儿拧着来。挨了一巴掌那哥们儿,眼珠子一转,计上心来。

    眼看着新郎官儿从伴娘手里接过了新娘子,两个人牵手,正要走到酒店正中舞台之上。

    卢长虹和杨宁两个,两朵绽放的鲜花似的,就候在舞台的下方。

    说时迟,那时快,观礼的群众们还没涌到舞台附近来,那哥们发出一声号令“闹喜啦!”

    喜事儿嘛,真的没有一个人闹一下,又显得没有意思了。

    无数道彩色的泡沫,呈线状,喷向了两个伴娘。

    “哇⊙?⊙!”

    无数人在欢呼,除了两个万般无奈,抱紧了脑袋的漂亮伴娘。

    还没走到舞台中心的新郎官和新娘子,也被这动静,给引的扭回了头。

    郝佳伟的手背,立刻疼了一下,那是新娘子反应过来,在动手掐他……

    “嘿嘿,哥儿们都悠着点儿!要是惹恼了我媳妇的姐妹,媳妇准罚我跪搓板。”

    今天新郎官儿是真高兴,先有主动替媳妇向亲妈讨要下轿礼,再有站在舞台中央,讲述自己会跪搓板……

    人群中又是一阵一阵的欢呼,婚礼的气氛达到了高潮,尽管正式仪式还没开始。

    “伟哥疼媳妇,大家都别闹了!”

    最先号令发坏的小伙子,态度马上改变,笑嘻嘻的凑上去,要帮两位伴娘摘下喷了一脑袋,以及一后背的彩色泡沫。

    杨宁毫不含糊,抬起脚来,脚后跟悄悄剁了小伙子的脚面一下,脸上,依旧笑得如沐春风……

    老领导司仪开始尽职尽责了。

    新娘子和伴娘的衣服属于中西合璧,这个婚礼主持的,也是半洋半土。

    欢乐的人群,笑闹声像海浪,一波接着一波儿。

    “……感谢你们的父母吧!恭恭敬敬鞠个躬,端一杯茶,叫一声‘爸’‘妈’……”

    当然啦,这里面的潜台词还有,到了做父母的给儿媳妇改口钱的时候了,从此以后不能再称呼“叔叔阿姨”之类的,要直接跟自己的男人一样,称呼爸和妈。

    这是传统,尽管李小梅看着台上坐在另外一边的自己的父母,心里有些酸酸的,也还是按照司仪的安排,恭恭敬敬,给公公婆婆敬茶。

    “爸,请喝茶。”

    “妈,请喝茶。”

    她这个称呼喊得略有些艰难,众目睽睽之下,她的声音很难高起来。

    不知道郝家妈妈此刻的心情到底是如何的,反正这一次,为了不再闹笑话,他们两口子给李小梅包的红包,都是厚厚的,同样厚。

    李小梅接了红包,身子往后退了退,等待仪式的下一项。

    司仪的声音再次响起,李小梅没料想得到,刚才在车上,郝佳伟说的话,不是玩笑,是真的。

    紧接着李小梅的改口仪式,郝佳伟也在改口。

    这小子脸皮向来厚得很,一点儿也不像刚才新娘子的表现,他是大大方方的,拿着话筒,恨不得让全世界都听得到“爸,从今儿开始,我就是您的儿子,跟小梅一样孝顺您。”

    “妈,请喝茶!您不给我红包,我从今天开始也要改口叫您‘妈’。”

    李小梅热泪盈眶。

    郝佳伟的表现,不但让李小梅的父母一下子傻住,都忘了掏红包,周围的观众,也都安静了片刻。

    郝佳伟的这个举动,在新婚典礼上改口称呼女方的父母为“爸妈”,完全是前无古人的。

    他的亲生母亲,差点儿没站起来冲过去,心里宛如被剜下一个口子,被人抢了儿子似的。

    郝家爸爸按住了老伴儿,在这一点上,他跟李父充当的角色很相像,李父这会儿,正努力的拽自己老婆的胳膊,提醒她赶紧给女婿掏红包。

    李母猛不丁多了个叫“妈”的儿子,这会儿,眼泪哗哗的……

    正文 549梅有自己的风骨

    郝佳伟当众给李小梅的父母敬茶,改口称呼为“爸”“妈”,推动了婚礼现场的最高潮,比原来最让吃瓜群众兴奋的“夫妻交拜,送入洞房”主持词反响还大。

    接下来,仪式完成,宴席正式开始,一对新人和新人的父母兄嫂要给来宾敬酒。

    小梅休息了一会儿,重新换了一身喜服,裙幅曳地,跟两位伴娘的礼服恰好搭配起来。

    郝佳伟也脱下了正式的西装,摘了领带,只着衬衫,还敞开一个领口,登时又恢复了那副桀骜不逊的姿态。

    再见到仇校长和徐老师,李小梅有些激动了,陪着喝了两杯酒,算是开了新娘子真正喝酒的先例。

    “李小梅,郝佳伟,你们一定会幸福的。”

    “青梅竹马,姻缘天成。白头偕老,恩爱一生。”

    两位师长的祝福,沉甸甸的。

    喜宴上,还见到了董悠悠的母亲,她这几年老的很快,接过郝佳伟和李小梅的敬酒时,嘴巴张了好几下,终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一饮而尽。

    而董悠悠,终究是没有来。

    高向阳的父亲也在座,他一脸的严肃,李小梅和郝佳伟更是不敢轻易触碰有关高向阳的任何话题。

    人生总是会有遗憾的,当初陪伴了李小梅整个高中生活的两个,活泼机灵,见义勇为,热情如火,肯为彼此两肋插刀的女朋友,都没能陪伴在李小梅的婚礼现场。

    好在,张大磊跑前跑后,坚持占有了一个伴郎的名额,他说他一个人,代表了三个。

    李小梅在婚宴现场,还见到了一个相当熟悉的故人,以至于她的脚步顿了一下,挽着郝佳伟胳膊的那只手,也掐了一下。

    郝佳伟吃痛,转过脸来看向自己的新婚老婆。

    李小梅恢复了正常,给新晋升的丈夫一个灿烂的微笑。

    这个故人,李小梅还有记忆,叫杨天庆,是她前世第二任丈夫杨爱军的儿子,这孩子性格怪癖暴躁,从心底里排斥父亲再娶,无数次为难了前世的李小梅。

    现在,估摸这孩子是辍了学,跑饭店里端盘子来了。

    时光荏苒,日月如梭。

    这一辈子,李小梅和前世的第一任丈夫林志强,基本上算是没有交集。此刻,他的坟头上,应该已经长满了荒草。

    “佳伟,小梅,你们要努力哦,早生贵子,让你妈早点抱上孙子!”一声比较高亢的祝福,把李小梅从记忆的荒原上扯了回来。

    “是啊是啊,佳伟,你们家可是三代单传了。可千万不能在你这一辈儿出了闪失哦!”

    “佳伟,你妈当初给你们选婚期,可是下了大功夫的,找了好几个算命先生呢,就是要确保你们能生下来郝家的孙子……”

    新婚夫妇已经敬到了最后一桌,全是郝家最亲近的人。

    李小梅注意到了,刚才转过来的邻近的那一桌,自己的父母和兄嫂,姐姐姐夫,全都把关注的目光落在了自己脸上。

    这些话,不但传进了李小梅的耳朵里,当然也传进了亲人们的耳朵里。

    李小梅保持微笑态度,始终落落大方,跟在郝佳伟身后,把该做的都做了,无可挑剔。

    她心里却在想,不知道郝佳伟的母亲,自己的婆婆,找到的那几个算命先生里面,有没有当初给自己批过命的那一个。

    “梅,霉也!”呵呵……

    她早已不是前世的那一个懦弱忍让随波逐流,从来没有自己想法的李小梅,这一辈子,她努力让自己活得风生水起,坚持听从自己内心的声音,坚持爱自己,疼自己,告诉自己“我很重要”,“我的观点必须被重视,我的感受必须被重视,我的努力一定有意义……”

    郝佳伟低声安慰李小梅“别搭理他们,生孩子是咱们自己的事儿,我就想要个女儿,让她像你一样漂亮,一样可爱,一样能干,让她活的比咱们还要精彩。”

    李小梅耸耸肩,很轻松的说“那就看你的表现了。我有预感,我会生一个女儿,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好好’,不管她的爷爷奶奶怎么对待她,也不管她爸爸会不会婚后出轨呀,重男轻女呀,我都将教给女儿怎么做人,把自己的经验教训都传授给她,保证让她幸福。”

    郝佳伟被重重的噎了一下,一手扶着胸口,满脸都是委屈。他觉得冤枉,必须为自己呼吁一下“老婆大人,你怎么会想到,我会犯婚后出轨的毛病呢?还重男轻女?咱们家明明就是你比我重要。”

    李小梅斜睨了他一眼,眼风扫过婚宴上的另一桌,那是郝佳伟的同学同事,都专程从省城和其他城市赶过来的,气氛特别热烈。

    其中一位,她可是辨认的出来的,当初在省城参加演讲比赛的时候,这位美女就对李小梅天生仇恨似的,总在鼻子里哼来哼去。却原来郝佳伟前一段时间招聘员工,也把这位同校美女也招聘到麾下了。

    女人嘛,最是敏感。刚才敬酒的时候,美女的神态就跟别人不同。还坚持要跟郝佳伟喝了一杯酒呢,对李小梅这位新娘子,却恨不得看都不看一眼的。

    “你是说邢安娜?老婆大人,你终于肯为我吃醋一次了,这必须得奖励!”

    郝佳伟一脸的贼笑,然后丢下了自己的新娘子,大步向邢安娜那一桌走过去。

    杨宁听得懵懵懂懂,一扯李小梅的胳膊,说道“走,咱们跟上去,看看他们到底说什么。”

    她跟卢长虹一直做伴娘,陪伴着李小梅呢,邢安娜刚才的表现,她们也早看不惯了。

    卢长虹还算淡定,她的评价冷飕飕的“跟上去没什么意义。男人呀,年轻,精神,开公司还有钱,有房有车,走到哪儿都有往前扑的狂风浪蝶,你能挡住几个呀?”

    所以,她赞成李小梅按兵不动,坐在一角休息休息。新娘子这活儿不好干,穿着高跟鞋走来走去,脚很累的。

    她们两个人相视一笑,都是云淡风轻,只有杨宁,始终伸着脖子,往那一桌上张望,恨不得把耳朵也伸过去才好。

    郝佳伟回来的很快,还是那幅吊儿郎当,桀骜不驯的姿势。

    李小梅保持着坐姿,郝佳伟两只手伸过来,按住了新娘子的肩膀,微微歪着头,很是得意洋洋的汇报“禀告老婆大人,所有问题一次性解决了。”

    已经着急了不少时间的杨宁,顾不得对面是闺蜜的准丈夫了,扯了郝佳伟的胳膊一把,连声问道“你少糊弄人!快说,怎么解决的?你要是敢糊弄小梅,我们饶不了你!”

    郝佳伟拽回了自己的胳膊,大步跑开,去刚才典礼的舞台上,拿了一个麦克风回来,然后,弯身蹲在李小梅面前,这个姿势,很接近单膝跪倒,求婚的姿势。

    他的声音洪亮,被麦克风放大出来的音量,更是震耳欲聋,全世界都能听得到。

    貌似,跟李小梅当初演讲似的,很有些慷慨激昂。

    他的台词是“小梅,我告诉他们,我现在的所有资产,都是你的,都在你的名下,我只是你的打工仔,终生不变。如果有什么美女非要往我身上扑,那首先要接受我净身出户的现实。嘿嘿,我媳妇是这个世界上最漂亮,最优秀的女人,我得多缺心眼儿,才会宁愿净身出户,染指其他人呀?”

    那一桌喜宴上,还有郝佳伟公司聘用的律师呢,当初把资产转让到李小梅名下,就是这个律师主办的,可以作为铁证。

    “欧耶老天爷!”杨宁顾不得这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拍着巴掌欢呼。

    卢长虹也很吃惊,她极力压低着声音问“真的吗?是真的吗?那就稳当了,郝佳伟这一辈子跑不出你的手掌心了。”

    大酒店内,因为新郎官的这几句慷慨激昂的演讲,炸了锅。

    最关键的几个人物,郝佳伟的父母亲人,李小梅的父母亲人,每个人的心思各异,反响各异……

    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李小梅生命里最重要的那个人,现在是郝佳伟。

    男人是需要教育的。女人往外伸展的越多,男人退让的地界就越大,女人不能往后缩,要坚持自己的主张,继续伸展,伸展,男人是能适应并习惯的。

    郝佳伟这个男人靠谱儿,在生活的磨砺中,他会学会疼媳妇爱孩子,也会学会如何想法子劝慰老人,在不违背自己心意的情况下孝顺老人,做一个有担当的儿子,丈夫,父亲。

    李小梅拽起了自己的丈夫,四目交投,笑容璀璨。她的声音也很清晰,即便麦克风是在丈夫的手里,她在说“我在省城相中了一处别墅,想作为我们新婚的礼物。我在别墅的院子里,栽种上了几棵梅树……”

    梅,是一种坚强坚韧的植物。梅有自己的风骨,环境越是恶劣,花朵开得越是艳丽,姿态越是优美……

    (全文完)

    2018年8月7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