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2章 大结局_(:з」∠)_

作者:一个蜂蜜罐子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在这吗?”顾渊问道。

    安池鱼有些心虚的飘忽着神色道:“我刚刚在白天睿身上下了个蛊整他, 但是那个蛊突然失去了感应, 除了sunset我想不出别人了。”

    顾渊心中明白安池鱼是为了给自己出气,因此哪怕现在的气氛再怎么紧张, 他们说的话题有多么的严肃,也情不自禁的在眼中泛出了点笑意。

    “你应该有一直派人跟着他们吧。”安池鱼肯定的说道。

    “我只是偶尔才这样!”顾渊看了一眼安池鱼似是与平常无异的表情,不太自然的解释道。

    “包括我当初第一次遇见妮妮时,一直跟在我后面假装也是游客的人?”安池鱼丝毫没有给顾渊留情面。

    “……”顾渊摸了摸鼻子佯装无辜的看着安池鱼,他是真的有些紧张, 因为他从来不知道安池鱼一直清楚他在暗地里做的那些事。

    安池鱼没有再说下去, 反正她也不是真的想要对顾渊表达什么不满。

    “他们怎么说?”安池鱼示意性的看了一眼顾渊手中亮了了屏幕的手机。

    顾渊本还带着些许讨好神情的脸在看了刚收到的消息后一点一点的凝重了下来。

    “他们跟丢了。”顾渊说道, “我派去的人本来一直跟的很稳,但是他们就像凭空一半忽然不见。”

    “应该是sunset做的,不过我想他现在也该发现了我知道他碰到了白天睿的事。”安池鱼又看了一眼顾渊, “按照他往日的作风, 你说他会不会没等你报仇就把人给你解决了。”

    顾渊想了想, 也开始担心起了这个问题, 虽然他不在意白康瑞与白天睿的死活,但是明明可以亲自报仇却被人截胡的感觉可不会太好。

    “不管怎样,我们先盯着白天睿。”安池鱼决定道, “他找到白天睿应该是想附到他身上, 不知道现在还会不会这么做。”

    顾渊点头答应了。

    但是出乎顾渊与安池鱼意料的是, sunset好像丝毫没有顾及自己已经被发现踪迹的事, 不仅连掩饰都没怎么做, 甚至在第二天, 安池鱼还在猜测着他要做什么的时候直接把白家背后与慕容家还有LE的交易证据公布于众了。

    “所以我才说他是不是又要帮我们了。”安池鱼看着屏幕中警方带走白家父子的一幕喃喃道。

    就在这时,本一直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的,配合的跟着警方上了警车的白天睿,在上车前忽的转过头对着镜头一笑。笑容中充满了安抚与温柔,仿佛他知道了安池鱼正在看着一般。

    “是晨曦!”安池鱼猛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惊呼道,“sunset呢,他想要做什么。”

    “小鱼你别担心,我们先静观其变就好。”看着安池鱼对元晨曦的在意,顾渊的心中一涩,小声劝道。

    “怎么冷静!按照奶奶的话,他可是我的大伯父!我还想把他带到奶奶坟前磕头呢,他绝对不能出事。”安池鱼着急道。

    “大……”顾渊一愣,迟疑的说道,“伯父?”

    “当然是啦,我这几天想过了,我绝对不能接受他和sunset一起消失的结局,我一定会救了他,让奶奶放心的。”安池鱼想到奶奶,面上带了点伤心的说道。

    尤其是当她知道元晨曦以为奶奶在恨着他,所以一步步的在暗中指导她成长将他杀死的事之后,她的内疚就到达了顶峰。

    “我以后一定会好好孝敬他,等到这件事情结束了,爸爸妈妈也应该会回到我身边了吧,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哪呢。”安池鱼接着说道。

    顾渊的心情在短短时间内接受了大起大落,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接安池鱼的话。

    “我觉得你可能误会了什么……”顾渊略带了点踌躇的说道,“晨曦他听到这句话肯定不会太开心的。”

    “也是,我觉得他以前和我聊天时心态是挺年轻的,应该不太乐意别人把他当老人家对待。”安池鱼恍然大悟道,随即口气中又带了些丧气,“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我们得先想办法见到他才行。”

    “白康瑞这个人掌控欲极重,又不喜欢放权,哪怕是他的儿子都不一定会知道他做过的那些事。”顾渊缓声说道。

    “所以?”安池鱼眼睛一亮。

    “晨曦不会有事的,只是不知道他能够在白天睿的身上呆多长时间。”顾渊担忧道。

    就在顾渊与安池鱼说这话时,安家的佣人轻轻的敲开了他们的房门:“小姐,有一对不知道身份的夫妇想要见您,现在易先生将他们招待到了会客厅。”

    “阿易?”安池鱼有些惊讶,按照阿易的性格,他不把人赶出去都好了,怎么还会安排到会客厅去。

    可安池鱼的所有迷惑,在见到那位容貌与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妇人时便全都明白了。

    “您是……”安池鱼轻声问道,话语中藏着或许她自己都没发现的期翼与小心。

    “小鱼!”池明雪本也愣愣的站在原地,虽说前几个月时她才见过女儿一面,但毕竟她们之间相隔了十几年,现在一下子面对面站着,实在让她有点近乡情怯。但现在听见安池鱼小心翼翼的声音,她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情感,哽咽着就上前抱住了安池鱼。

    “我是你妈妈啊小鱼!妈妈对不起你!”池明雪嚎啕大哭着说道,此时坐在一旁沙发上的安嘉言听到了池明雪的声音,站起身就要摸索着往她们的方向走去。

    “叔叔小心!”顾渊眼疾手快的一把扶住了差点被绊倒的安嘉言。

    “嘉言!”池明雪担心的喊道,忙和安池鱼一起走到了安嘉言身边。

    “小鱼,这是你爸爸。我知道我们突然出现肯定吓到了你,但是我们是有苦衷的。”池明雪含着眼泪说道。如果可以,谁会愿意离开自己的孩子十几年,连面都见不着呢。

    “我知道的……”安池鱼也带着哭音说道,“我知道您一直在默默的陪着我,我从来没有怪过您。”

    “既然如此,为什么又要突然出现呢。”接到阿易的通知后就匆忙往家里赶来的安楚冷声说道,顺便狠狠地瞪了一眼没拦住安池鱼与他们相认的顾渊。

    不是他非要怀疑什么,可是消失了那么久的人突然出现,而且他从小就被告知安池鱼的父母出了事故走了。就算池明雪与安池鱼长的再像,他也不得不质疑起了这对夫妇的动机。

    “哥!”安池鱼面带哀求的看着安楚说道,她虽然知道安楚是为了自己好,可是也不忍看见父母伤心的模样。

    “小鱼没事的。”池明雪拍了拍安池鱼的手说道,“你哥哥对你很好。”

    安楚闻言脸色缓和了些。

    “我们这次来找你的确是有目的的。”安嘉言苦笑了声说道,“小鱼,我想你已经发现了小曦的存在了吧。”

    “嗯。”安池鱼点了点头,看着父亲没有聚焦点的双眸心里一阵酸涩。

    “那你应该也发现了他身上还有一个人格。”安嘉言的笑容中莫名带了些疲惫,“我和你妈妈在外面这些年来就是和他在一起的。”

    “小曦一直在我的身体里待着,也努力的在压制着另一个他,但是两年前他还是醒了过来。”安池鱼扶着安嘉言坐了下来,“我和你妈妈这两年一直在试图寻找能够制住他的办法,但是我们失败了。”

    池明雪顺着丈夫的话继续说道:“我和你爸爸这次来,是想告诉你小曦并没有他表现出来的这么毒辣。哪怕他并不在意别人的看法,我也不忍心让你误会他,而且小曦他有话让我们带给你。”

    “晨曦让带给我的?”安池鱼一愣。

    “我们本来打算和他同归于尽的。”安嘉言语气十分平淡的说道,“可是关键时刻小曦掌控了他的身体,并告诉了我们他最大的弱点。”

    安池鱼瞪大了眼睛。

    ……

    安池鱼醒来的时候,元晨曦正站在窗口看着远处。

    正是傍晚的时候,虽然太阳还没完全下山,但是房间内还是有些昏暗,衬的元晨曦的神情也带了粉晦涩不明。

    “你醒了。”听到了身侧传来的动静,元晨曦对安池鱼温柔笑道。

    “好久不见。”安池鱼有些恍惚的看着眼前的人,哪怕他现在用着的是白天睿的脸,也给她一种格外熟悉的感觉。

    “嘉言他们已经告诉你了吧。”元晨曦的眸光闪动,无端的多了几分哀伤。

    “爸爸妈妈都和我说了,可是你为什么还要……”安池鱼不懂元晨曦为何要大费周章的将她绑来这。

    “是啊,为何呢。”元晨曦低下头似是自言自语道,然后倏然抬起头在唇角勾起了一抹安池鱼既陌生又熟悉的弧度。

    “sunset!”安池鱼的表情瞬间变得惊怒交加,“你对晨曦做了什么!”

    sunset猛地接近了安池鱼,双手扣住她还有些无力的双手,神情有些受伤的说道:“晨曦?你对他叫的还真亲密,可为什么对我就是这种态度呢,明明我和他是一个人不是吗?”

    安池鱼没有在意他带着明显失落的语气,咬着牙说道:“你又想耍什么把戏。”

    话音刚落,sunset的身上便倏地缠上了一条剧毒的小蛇。

    蛇毒虽然毒sunset无用,但是对他附身的身体还是起效的,他只好放开了安池鱼双手做投降状笑着说道:“我还真是小瞧了你,你进步的速度越来越快了。”

    “你究竟有什么目的,就是为了成人吗?”安池鱼戒备的看着他说道,“拥有人类的身体就那么重要?”

    “是神农书告诉你的吧。”sunset神情中满是了然,随即说道,“我们一族,世世代代都在寻找着神农书的主人,只因为预言曾说过,终有一代的神农书主人会让我们明白人类的情感。”

    看着安池鱼没有丝毫信任的双眸,sunset苦笑道:“我知道你不信,不过我曾经也以为得到你的血肉就是预言中所说的办法。”

    看着sunset带着涩意的笑容,安池鱼恍惚了一下,竟然将他与元晨曦的身影重合了起来。

    “可是现在不是了,哪怕没有得到你,我也感觉到了人类的情感。”sunset的语气带了分自嘲。说到后来已经完全沉醉在了自己的思绪中,没有再顾及他周围对他虎视眈眈的小蛇和其他毒物们。

    他再次上前贴近了安池鱼,轻抚着她的脸说道,“岑晨教会了元晨曦亲情,安嘉言教会了元晨曦友情,而元晨曦教会了我嫉妒和爱,你知道为什么吗小鱼。”

    安池鱼听到他明显亲密了许多的昵称,总觉得sunset与以往的样子越来越不一样。

    “因为他把我融合了,小鱼。”sunset似哭似笑的低喃道,“我现在也是元晨曦了,你能不能别再用这种厌恶的眼神看着我。”

    “不要讨厌我好不好,我不会再伤害你了。”sunset一副像是就要哭出来的表情,“你相信我,我不会再让我的本能控制住我。”

    “晨曦……”安池鱼看着sunset越来越熟悉的表情,哪怕一再的告诉自己这是他的诡计,也情不自禁的轻声喊道。

    “小鱼,我把我的心给你好不好。”sunset说完这句话,在安池鱼还没反应过来时就猛地将手伸入了自己的胸膛,谁都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温热的鲜血溅在了安池鱼的脸上,她惊恐的看着sunset的脸色越来越苍白。

    sunset在不知觉间已经变得乌黑的十指捧着自己的心脏递到了安池鱼面前:“这里面就是我的本体,你知道该怎么做的。快一点,小鱼。”

    “晨、晨曦!”安池鱼流着泪疯狂的想要用手堵住sunset胸前的伤口,可是却怎么做都是徒劳无功。

    “别哭呀,我没想再惹你难过的。”sunset的神色愈发慌乱了起来,“真的别哭,你知道的,我不会死,死的只是这具身体罢了。”

    “你快把我的本体毁了吧,不然我迟早会在一起被自己的本性控制住神志。”说到这,sunset又有些开心的笑了,“其实我骗了你,夏夕一直是我,明明想借着幽冥蝶的手杀了你的,可是却怎么都狠不下心,在巴黎的时候我也没想真的杀了你。”

    “晨曦!”安池鱼颤抖着手接过了sunset手中的本体,她的双手浸满了血液,手中鲜红色的虫子同时有着本体与sunset的情绪,此时也在用着一种柔软的目光安静的看着安池鱼,甚至主动的舒展开了身子,将自己最为脆弱的地方向安池鱼露了出来。

    “我杀不了自己,这是我的血脉中最强大的本能,我实在无法违抗。小鱼,我坚持不下去了,你帮帮我吧。”sunset说着,眼角流下了一滴泪,他愣了愣,笑道,“这还是我第一次哭呢,现在我是真的没有遗憾了。”

    说完这句话不久,sunset附身的身体终于再也支撑不住,哪怕sunset一直在努力控制着这具身体,但还是就这么在安池鱼面前直直的倒了下去。

    “不!”安池鱼惊恐的看着sunset彻底失去了呼吸,而她手中的虫子则是像在献祭一般,乖巧的再次用虫足指了指自己的腹部。

    ——求你杀了我。

    安池鱼再次无比清楚的明白了sunset想要表达的心愿,她咬了咬牙,拿出了一直放在空间的准备好的东西。

    ……

    “所以你当时还不如杀了我呢。”元晨曦恨恨的用着肉嘟嘟的小手给自己用叉子往嘴里送了一块肉,一边说道。

    “你不觉得自己这样可爱多了吗?”安池鱼笑眯眯的单手撑着脸看着他说道。

    “变成小屁孩有什么可爱的。不过无论是我还是我的传承记忆里,都没见过你这种可怕的天分,竟然真的把我成功转换成人了。”不管过了多久,元晨曦还是不由得感叹道。

    “哎,也许这就是天才吧。”安池鱼毫无羞涩的说道,“毕竟我的金手指出场次数已经够少了,再不给我几个厉害点的技能怎么当女主。”

    “你醒醒,你这种性格最多是穿书文里被逆袭的原女主!”元晨曦吐槽道。

    “你再说这种话,我就把你送去幼儿园哦。”安池鱼报复般的捏了捏元晨曦肉呼呼的小脸,笑着威胁道。

    “我当初怎么会喜欢上这种女人,还好我改邪归正了,就是可怜了顾渊。”元晨曦忙抱着小碗躲到了一旁,红着脸说道。

    “对了,我一直想问一个问题。我事先说明没有任何别的意思。”元晨曦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突然说道。

    安池鱼点了点头,示意他该问就问。

    “如果当初先认识你的是我不是顾渊,而且我一开始就融合了两个人格,你会不会喜欢上我。”元晨曦神色扭捏的问道,耳根又可疑的红了红。

    “抱歉,我是一个注重辈分的人。”安池鱼看着门外铁青着脸的顾渊,忍俊不禁的说道,元晨曦怕是又要惨了。

    “元晨曦小朋友,看来你需要一个封闭式幼儿园的学习环境。”顾渊过来黑着脸将他一把拎起扔到了楼上听到动静赶来的池明雪怀里。

    “阿渊你小心点,小曦他现在还是个孩子!”池明雪心疼的抱着元晨曦往怀里搂了搂。

    元晨曦刚想得意的一笑,看来小孩子的身份也没什么不好,就听见紧跟在池明雪身后的安嘉言也笑呵呵的说道:“乖孩子吓坏了吧,爷爷等会给你买糖去,让你奶奶晚上给你做蛋糕吃。”

    “???”元晨曦悲愤的大喊道:“言言你不能这样,我是你哥哥!”

    “看来晨曦真的是连着心智也越来越小了。”安池鱼揉了揉元晨曦的脑袋笑道,“已经到了想要变成大人的时候了。”

    “你们都欺负我!”元晨曦气急之下,眼角竟然泛出了点泪珠,周围的人一看都差点心疼坏了,忙再次你一句我一句的哄了起来。

    元晨曦借着撒娇埋到了安池鱼的怀里,看着顾渊再次冷下的脸色得意的笑了。

    “安姐姐抱抱!”远道而来的妮妮放开了妈妈的手,一下扑到了安池鱼的怀中,并将元晨曦用力的挤了出去。

    顾渊悄咪咪的给她竖了个大拇指。

    “妮妮一听要给你当花童,都等不及过几天再来,一直吵着马上就要见到你,我就带她来了。”赵美玉笑道。

    “妮妮,你到时候就和这个小曦哥哥一起给姐姐当花童好吗。”安池鱼指了指神色带了分委屈的元晨曦说道。

    妮妮点了点头:“好的!安姐姐一定会是最好看的新娘子,顾哥哥也是最帅的新郎。”

    安池鱼笑着握紧了顾渊的手,和顾渊对视一笑。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