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48章 番外 幸

作者:君骁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林庆!

    ……

    赵子慕又看到了那一天的刀林箭雨,步步紧逼,此时她正在自己的小院子里,独自一人,看花落花开。

    林庆突然冲了进来,身后还跟着许多身着黑衣的缉事府府卫,每个人身上都带着些许的刀伤箭伤,林庆眉头紧蹙,眼神紧张地看向她,身上尊荣华贵的蟒袍早就失去了平日里能带给他的从容不迫,直直快步地冲她走来。

    “快离开这里!我让人送你离开!”林庆盯着前方的人急急道,他已经自身难保了,再也留不住护不住她。

    司徒耀华登位,第一个要下手的除掉的人就是他,不除他不足以立威望,不除他不足以安己心,所以林庆必须要除掉。

    现在司徒耀华已经将林庆在宫里的势力连根拔除掉了,很快便要连他也除了。

    让林庆感到可笑的是,司徒耀华动手便动手吧,还偏偏给他安了一个谋反的罪名,这借口真是找得天下人一点毛病都挑不出来啊,不过倒显得心胸狭隘了。

    本是天之骄子,杀他一个太监还需要什么理由吗?

    现在手里拉住的是他守了十年的人,尽管心中有诸多的不舍不甘,他仍旧想让她离开,好好地活着。

    以司徒耀华斩草除根的秉性,林庆并不认为他会放过他府中的任何一人,因此他得尽快将她送走。

    一拽之下却发现躺在椅子上的人并没有动,却用眼神在困惑地看着他。

    “你!”林庆焦急地道,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赵子慕揉了揉自己的脑袋,然后将林庆一把也拉到了近前,在林庆目瞪口呆中一下子让他坐在了自己的腿上,他差点跳了起来!

    赵子慕伸出纤秀的手捏了一下林庆的脸,突然蹦出了一声:“疼吗?”

    林庆不说话,只是呆滞地看着她,赵子慕皱了皱眉,又迅速地在自己腿上狠掐了一下。

    不疼……

    那便是在梦中了,她就说嘛,不久前她和林庆还在云雨,怎会莫名奇妙的是现在的这番情景,原来是梦中。

    既然知道这是梦她便也不担心了,只要有一个契机便可以让她醒过来,而这契机只要她想便可以做得到,习武之人对自己的控制力总是强一些的。

    “你……”林庆焦虑地看着在他眼中有些魂不守舍的她,赵子慕看了他一眼,突然问道:“疼吗?”

    她指的是刚才被她捏的那一下,林庆呆了,这让他怎么回答?而且现在最重要的应该是赶快离开这里,林庆不相信她没有感觉到现在府里发生的变化。

    到处都是乱糟糟的,仆人们争相逃命,丫鬟小斯们一个个背着自己的包袱不时从各个门口逃走,还有死人……

    乱局已成,再不离开这里就只能与这里共同埋葬了。

    “疼。”

    话一出口,林庆和赵子慕二人都愣了,林庆是惊讶于自己竟将真正的感觉说了出来,而赵子慕则是没有想到梦中的林庆竟然也有感觉,但想来他并不是真实的,有这种回答也正常。

    “千岁!”

    一群早已呆傻的缉事府府卫焦急地冲林庆喊道,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虽然不知道面前的人为什么这么反常,但林庆还是丝毫没有停顿地道:“赵,赵美人,眼下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千岁府已经到了穷途末路的那一刻,你若再不离开便只有死路一条了。

    你在我府中待了十年,并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因此,你走吧,没有必要跟着我一起死。”

    赵子慕搁在他身上的手紧了紧,“美人”这个词她已经很久不曾听别人说了,如果没有想错的话,现在她的梦里正重复上一世最后一天发生的事。

    而上一世,好像十年他都不曾喊过一声自己的名字,只有最后一刻他才说出了口。

    如果按上一世的发展,那么现在的她就应该是站起来跟着他派的人离开,最后却被司徒耀华的人追上,而林庆为了自己,竟然直接追着司徒耀华的人去了,而这也导致他直接落入了司徒耀华的包围网中,最后身死。

    她还记得,前世她与司徒耀华并无什么仇怨,只是司徒耀华不小心发现并看中了她,想得到她而已,却不曾想这恰恰是林庆的死穴。

    而现在,自己该离开了?

    赵子慕坐着不动,这个梦境也没有强制照着上一世发展下去。

    赵子慕目光复杂地看着林庆,她逃不了了,即使离开,外面等待着她的也是天罗地网,林庆也一样。

    如果这个梦一直发展下去的话,那么就只有她和林庆都死了才会结束,另一个结束的方法就是,她强制性的让自己醒来。

    可是那样的话……她舍不得,留他一人,独自承受死亡的痛苦与绝望。

    她想疯了,因为这并不是真的。

    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赵子慕无奈地看着林庆笑道:“林庆……”

    林庆呆了,说不出话来,觉得自己出现了幻觉,十年了,她从不曾这样喊过他,也不会有人用这样的语气叫他,带着无可奈何的宠溺。

    这不是她!

    林庆霍地一下直起身,目光锐利地盯着她道:“你是谁!”

    赵子慕感到好笑,身后的大杏树摇落下了一朵杏花,落到她的头上,与周围肃杀的景象很不符,平白添了一份宁静。

    赵子慕晃了晃脑袋将它摇下,眼带笑意地看着林庆道:“你已经看了我十年,我是谁你难道不知?你让我走,可是我要走去哪里?外面是天罗地网,新帝若是想要你我的命,无论怎么逃也是逃不掉的。

    所以,我不走了,留下来陪你。”

    林庆的表情似乎更显呆滞了,眼中情绪剧烈波动,张口想说什么却是什么音也发不出。

    眼前的女子好像变了一个人,让林庆完全就不知道怎么去面对她,可她说得没错,司徒耀华若是想要杀他们,无论逃到哪里都没用,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疲倦地冲身后神经紧绷的府卫挥了挥手道:“去外面守着,若是他们来了,不要阻拦。”

    领头的张了张嘴,最终没有说什么,带着人便退到门外了。

    林庆从赵子慕身上起来,刚想站起却又被人一把拉了回去。

    林庆看向她,不知该做何表情,她的脸上带着亲近,可是十年来她都不曾正眼看过他,如今是怎么了?

    想不通的林庆也因为他们俩的亲密接触而浑身紧绷,他也曾让她侍过寝,但因为看出她的不喜,后来便也慢慢做罢了,只在府中偷偷地养着她,看着她,在无人知道的地方放肆的妄想。

    而今她突然所为,却让他意外紧张得心都快要跳了出来。

    他该死,可他不想死,或者说是不愿独自死去。

    他是大梁高高在上的九千岁,一度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现在他要死了,心中突然就生出了点让他也厌恨无奈的龌龊心思。

    他想让她陪着他一起死……

    唯有她死了,他才能永远地看见她,将她藏起来,他是她的,谁也抢不走。

    心跳渐渐加快,连两人亲密的触碰林庆也忽视了,目光紧紧地盯着赵子慕,手中却不自觉地露出了一把银芒,身子渐渐向赵子慕靠过去。

    赵子慕又怎会没有发现他的动作,上一世的时候其实她也发现自己死得有些说不过去。

    虽说吧,她不在乎自己的生死,所以才会没有一点反抗的被人杀掉,可是她不在乎自己的生死,林庆又怎会不在乎。

    他若真想让自己离开,那么早在他发现自己败势之前就应该将自己送走了,可是他没有,而且在后来将自己送走,司徒耀华派人追她的时候,林庆若不反过来救她,或许司徒耀华并不会对她怎样,可林庆偏偏追来了,这便证明了林庆与她的关系有多么的密切,反而容易触动司徒耀华的杀心。

    林庆啊……

    赵子慕笑了,一把抓住了林庆握住银芒的手。

    “你!”

    这是林庆说的第三次“你”了,赵子慕将他手里的刀收走,然后抱住了他道:“这个不用,没有必要。”

    “我让你逃你不逃,如今我想杀你你怎么不愿了?难道你心存侥幸以为司徒耀华会放过你?”

    林庆冷漠地道,之前紧张的神色完全消失了,露出了他狠辣的一面。

    即使司徒耀华会放过她,他也不会放过她了,他不是善人,从来不是。

    赵子慕却依旧什么也没发现似的拉过他,在他耳边道:“我陪着你一起死,可好?”

    林庆愕然,猛地转身看向她,却被她一低头贴住,院门外的门处一片嘈杂,可是林庆此时却无心去管,柔软的感觉刺激着他的大脑,让他的脑袋一阵阵发蒙。

    到底怎么了……

    二人分开,院子的门外突然一片嘈杂,门外冲进来了一群人马,画面在林庆慌乱的神情中渐渐模糊了起来……

    “你怎么了……”耳边突然传来了声音,赵子慕睁开了眼,林庆的脸在她眼前放大,眼中带着忧色。

    “林庆……”

    赵子慕喊了一声,林庆连忙点了点头,从刚才他就发现她睡得很不安稳,是做了什么恶梦?

    “你真狡猾”赵子慕道,看着他又突然道:“其实,即使是死,你也从未想过放开我吧。”

    林庆担忧的表情突然僵住,赵子慕伸手在他身上划过,最后在他带着点不安惊慌的眼神中扣住他道:“不会负你。”

    算尽一切皆是为了将她留下,上一世如此,这一次也如此,她没有理由不爱一颗每一寸血肉都是为了她的心。

    林庆……

    赵子慕轻声笑道:“有你,其实我很幸福,无论何时。”

    无论是前世的闲庭落日,还是今世的刀林箭雨,这一切都是他给她的,因为他,她才真正的像活着一样,又怎会怪他不爱他?

    他将他整个世界都对她敞开,任她予求予取,她所走的每一步都刻上了林庆的名字,这个狡猾而又极端的男人,这辈子算是败给他了。

    林庆一口咬在她光洁的肩膀上,低低地道:“你是我的!”

    “好,是你的。”

    赵子慕笑道。

    她又没说不是,心都输了,人自然便也陪过去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