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百九十四章(大结局) 生生世世爱

作者:明月画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第三百九十四章大结局生生世世爱

    一如往常地面圣领旨。

    这一次,许木带领的军队大杨国威,带回黑木国太子黑木无涯,更加是给白金国长了脸。

    决定回朝的那一天,许木就打开了之前的圣旨,圣旨上将他封为“将军王”。

    这在白金国历史上,还是第一次。

    王爵和军位,竟然集中在一个人身上。

    这意味着,许木既可以如同皇帝的兄弟叔伯一样享受封地户邑等世袭王爵,还可手握兵权位列武将之首。这是白金国乃至之前几个朝代以来的所有的第一次!

    骠骑大将军已经是武将的一品官,再不能往上升了。

    而王也已经是除了皇帝之外最高的王爵了,也不能再往上升了。

    然而这次回来,皇帝却觉得这种封赏都还不足以奖励许木的功德,甚至还要给他再往上升的时候,许木却惊人意料地提出了拒绝。

    这一下,正中了皇帝的下怀!

    将军王已经是他能想到的升官进爵的极限了,若还要再升,估计就要把皇位让给他才好了!

    若许木真的应了,经历过生死的皇帝再念着许木和小女儿的好,也要对许木动了必除的杀心。

    如今许木推辞,将功劳让给了白凡、邓志祥等人,皇帝也就借着这个台阶下。

    紧接着,当许木主动将虎符帅印上交给皇帝的时候,皇帝对许木的那一点儿忌惮就消失到了九霄云外。

    意思意思地推辞一番,在许木的“固执”当中,皇帝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同意了。

    许木上交了帅印和兵权,请皇帝收回成命,不要将军王这个称号。

    虎符和帅印才是实质的东西,如果连封号都不给,这还不寒了所有人的心?而封号这种东西,皇帝最大方了,连忙严词拒绝,这次是真的反对。

    最后君臣才双方妥协,达成了一个真正的意向:许木既然想要多点时间陪妻儿,不想管朝政之事,那就是不用上朝参政,也不领兵权,不列武将之名。但是王爵是一定要领的,封号不变,只领王爵不受武将,封地十万亩,户邑五十万户。

    这是白金国最大也最富裕的王爵了!

    可以说,如果不出败家子和犯错被剥夺王爵,许木往下可以至少十代子孙荣华富贵!

    这样一来,就是用钱财弥补了兵权和武将位,这对于皇帝来说很是划算,再有钱也没他自己有钱,至于后代,犯错了后代皇帝还可以剥夺王爵,他现在也管不着不是?

    这一个结果,大部分人是满意的。当然也有人不满意,权利和钱,有人更看重权利,有人更看重钱,见仁见智罢了。

    不过不管如何,这夫妻俩,一个是将军王,一个是护国公主,妥妥的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下,除了皇帝不能招惹的唯二人,地位仅次于当今圣上。

    岂料,刚协商好,接受新的圣旨,大殿外面就有将军府的人急急忙忙面圣。

    皇帝大手一挥,那人就进来,就是顾倾心身边的木芳。

    她跪在地上朝皇帝行了一个礼就急急忙忙朝向许木,“将军快随奴婢回府,主子要生了,而且,可能有危险”

    什么,要生,有危险!

    许木手中的圣旨抖落在地,啪的一声狠狠地落在了地上。

    脑海中只有这几个字,如同炸开的霹雳一样,让许木三魂丢了七魄,面色苍白如鬼,仿佛都忘记了做出反应。

    此言一出,满座皆惊。

    就连皇帝也从龙椅上腾地站起来,随即满脸焦急,那失态的模样完全没有之前的威严八方,大怒道,“快去将太医院的御医一个不剩地给朕拖到将军府,公主若有事情,脑袋都不用带回家了!”

    “许、木,还不快回府!”皇帝经过许木身边,大喝一声。

    这下子,许木眼神终于有了晃动,随即身形一闪,人就到了百步开外,转眼,就不见了人影,留下穿着龙袍走得慢的皇帝一脸愠怒,不由得破口大骂,“有武功了不起啊,朕,朕”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

    “来人,快备车驾”

    最后只留下这么一句话和兵荒马乱的朝堂。

    一声声的痛呼,一盆盆的血水

    一下子刺痛了许木的眼睛,更加是刺痛了他的心。乍一过来,那一盆盆鲜艳的红差点让许木瞬间崩溃,那根绷紧的神经崩到了极致,稍微一根头发的动静都会让那根弦立刻崩断。

    “痛啊,呜”

    一声痛呼从产房传来,许木几乎目眦尽裂地朝着产房而去,“心儿”

    站在门口的下人刚想要阻止,“不能唔”,下一刻就被铁伯捂住了嘴。

    “哐当”一声,门被大力踢开,摇摇欲坠的门板不能动弹。

    “心儿,我在这里,心儿,我回来了”许木哽咽着,一看到躺在床上苍白如银,泪水汗水满脸快要虚脱、好像只剩下一口气的人儿,只觉得心脏瞬间痛的不能呼吸,几乎是连滚带爬地跪到了顾倾心床头。

    “心儿,心儿”一声声的呼唤,一声声的殷切,仿佛野兽一般的哀鸣,光听着就让人心碎。

    产婆们训练已久,见有人闯进来也只是一瞬间的停顿,然后就镇定地开始自己的任务。

    而门外,铁伯对那莽撞的下人呵斥,“不想活了?敢阻止将军!”

    “可是,据说,男人进产房,不,不吉利!”

    “呸,规矩都是人定的。刚才将军那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表情你没看到,不是我拦着你,最先失去呼吸的就是你!”

    下人这下回想起来,只觉得背后爬满了一身冷汗,真真是捡回一条命!

    “木,木头,你”冥冥之中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还是最熟悉的那个声音,顾倾心微弱仿佛只有一丝呼吸的心脏再次跳动,努力地半睁开眼睛,挣扎着唤道。

    “不要说话,求你,不要说话好吗?我只要你活着。是我,我回来了,心儿,我只要你好好的,听到了吗?其他的一切,哪怕是孩子,我都不要,只求你好好的。”一边说着,许木热泪盈眶,声音中的哽咽闻着伤心听者落泪。

    男儿流血不流泪,只是未到伤心时。

    此刻,无尽的恐慌,无尽的血色在许木的脑海中划过,他紧紧地,仿佛马上就要溺水而亡的人儿一样,抓住妻子的手仿佛抓住生命中的最后一根浮木,最后一口空气。

    “我求你,心儿,求你好好的。”许木泪流满面,呜咽着如同快要掉进悬崖的野兽,面前的一幕,气若游丝的人,身下无尽的鲜血,甚至是拖出的老长老长的红色血痕

    一切的一切,都跟噩梦中那个惊心动魄的画面一一重合,一时之间竟让他分不清身在何处。

    只有手中唯一的触感告诉他,这是真的,心儿还在他身边。

    “心儿,我求你好好地活着,”许木此刻眼中再没有任何念头,只剩下满心满眼的血色,和马上就要失去呼吸的人儿,无尽的绝望、恐慌将他吞没,他好像阻止一切的发生,阻止时间的流逝

    慢慢的,一行血泪从那双带着血丝的眼睛里流出

    仿佛终于是恢复了神智,又好像依旧空洞地活在另外一个世界,许木突然勾起一个颠倒众生的笑容来,慢慢地凑近顾倾心只剩一点微弱呼吸的脸,捧着她的脸,凑近她耳边,轻声而无比清晰地说:“心儿,如果你要走,就带我一起走。若你有事,我下一秒就来。你知道的,我从来说话算话。”

    若你有事,我下一秒就来。

    这一句话,清晰地,从耳蜗传到了脑海,清晰地,传到了仿佛灵魂深处。

    本来马上就要失去呼吸的人,突然有了力气,张开了眼睛,呼吸开始急促起来。

    “用力,只剩下最后一点了!”

    不能,不能的,我不许!

    拼尽最后的一丝力气,虚弱的人猛地用尽灵魂深处的力气

    “哇”

    响亮的哭声响彻整个将军府,也重重地打在了所有等候的人的心上。

    门开了,“母子平安!”

    幸好,幸好

    将军府产房门外,所有人一齐这么想着。不知道是为孩子的降生而幸运,还是为了其他

    睁开眼睛,再次睁开眼睛。

    “心儿,你终于醒了。”

    面前出现一张放大的脸,熟悉的眉眼没有往日的光辉耀眼,疲惫和布满血丝的双眼。

    顾倾心想起昏迷前瞥见的模糊的带着血泪的眼睛,还有耳边那振聋发聩的声音,顿时鼻头一酸,眼睛一热,泪水滚烫而出。

    “傻瓜,傻瓜,你真是傻瓜”口中一遍遍念叨着,手中却忍不住在那张脸上一遍遍地摸索着,疼惜和怜爱,深情全部交织在一起。

    “别哭,心儿,你在哭,我就要心疼而死了,今天我可承受不住心痛了。”许木低沉地说道,声音沙哑,一边低头爱怜地用温热的唇、s拭去妻子眼中的泪花。

    顾倾心果然止住了泪水。

    随即捧住眼前这张脸,带着满脸的深情满目的爱恋,在那熟悉的甚至是下巴有了胡渣的唇上烙下最为珍惜的一吻。

    这一吻,比之她今生所有的吻,都要轻,却都要珍贵。

    “我爱你,许木头,永永远远。”

    “我也爱你,心儿,生生世世。”

    本书由(黄鲸鱼的许啾啾)为您整理制作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