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百四十二章 结局:再也不分开

作者:顾熙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最快更新猎户家的小妻宝最新章节!

    春来冬去,时光荏苒。

    不知不觉,已是十年过去。

    一辆马车缓缓行驶在乡间的小道上。

    忽然,一个身着蓝衣的少年掀开马车帘子,朝外看去,也露出一张唇红齿白的俊俏容颜。

    少年年约十二、三,一双灵动的双眸中溢满了灵光,面颊上带着喜悦的笑容。

    “爹,娘,就快到大邱村了!”

    少年,回到马车内,看向马车内二人,不是白锦和暮云深又是谁?

    十年过去,白锦和暮云深倒是没有多少变化。

    暮云深也不管少年,而是为白锦紧了紧身上的披风,目光温柔如水,柔声道:“虽然是春天,但是春寒陡峭,还是穿厚一些,莫要着凉。”

    白锦仰头望着暮云深笑着点头。

    少年看了他们一眼,故作抖了抖道;“爹,娘,你们恩爱了这么些年,怎么还是这样肉麻?”

    暮云深一个转眼瞪着少年道;“臭小子皮痒了是不是?”

    少年不是别人,正是白锦和暮云深的儿子,小福儿,大名暮辰安。

    暮辰安朝着二人做了个鬼脸,继续趴在车窗前看外面的景色。

    白锦笑着摇头。

    很快马车便到了大邱村。

    谁知马车还没有进村口,就见暮辰安指着前面道;“外祖母和外祖父就在前面呢!他们来接咱们了!”

    马车堪堪停下,暮辰安行动极快的下了马车,朝着不远处沈氏和白高忠蹬蹬蹬跑过去。

    “小福儿!”

    沈氏和白高忠见到小福儿很是高兴。

    祖孙三人顿时抱在一起。

    白锦和暮云深也下了马车,走过去。

    “爹,娘。”

    白锦和暮云深走过去,笑着道:“你们咋出来了?”

    “你们这去京城一走就是好几个月,我和你爹能不担心?”

    沈氏笑着道;“让爹娘担心了。”

    “没事,走,咱们回家!”沈氏笑眯眯的说道。

    十年过去,沈氏和白高忠两鬓斑白,也老了不少,唯一好的就是他们二人的身体极好。

    一路上,暮辰安逗的沈氏和白高忠哈哈大笑,好不喜悦。

    回到家中,沈氏和白高忠忙将准备好的水果和茶点都拿出来。

    歇了会儿,沈氏叹道;“这些年,守义和守信常年在外,也就你们二人还回来看看我和你爹。”

    白锦握着沈氏的手道:“娘,守义和守信说今年要回来的。”

    沈氏笑着点头,顿了一下,沈氏抬眼望着白锦,低声问道;“锦儿,可有阿黎的消息?”

    白锦抿唇,摇摇头。

    十年前,白守义上任之后,萧黎在白家三房留下一封信,便离开了大周国。

    萧黎在信中说道,他此去高丽是为做生意,但也不会一直待在高丽,他或许会去其他国家,萧黎让沈氏和白高忠莫要担心,说他只是去做生意,等将来时机成熟便会回来。

    但何谓时机成熟?

    恐怕就是白守义成亲后吧。

    沈氏和白高忠等人都没有想到,萧黎竟然存了离开大周国的心思。

    高丽,那是一个横跨大洋的国家,是一个外国,距离他们十万八千里,是他们这辈子都不曾去过的地方。

    因为这件事情,沈氏和白高忠没少担忧,伤心。

    萧黎这一去,为的就是躲开白守义,不让沈氏和白高忠伤心。

    当白守义拿到信后,将自己关在屋内关了整整十天。

    十天后,白守义从屋内出来,却神色无常。

    他没有怪任何人,更没有怪萧黎。

    白锦曾因为担心白守义,同他谈心,怕白守义也会向萧黎一般不告而别。

    白守义却笑着道:“姐,我不会的。”

    “我努力读书,努力科考,如今又称为一方父母官,为的是施展心中抱负.”

    “但我也不会成亲的,姐,我要等阿黎回来。”

    至此,十年间,白守义从一方县令成为了如今的内阁大臣,却仍旧不曾成亲。

    十年间,沈氏和白高忠从一开始的担忧,到现在的放下。

    沈氏叹道;“阿黎那孩子真是狠心,十年都不回来,他不知道爹娘会担心的吗?”

    白锦抿唇,低声安抚道;“娘,阿黎会回来的。”

    沈氏抹了抹眼睛,低声道:“阿黎那孩子要是回来,就给他和说以办事吧,我和你爹都看开了,只要孩子高兴,咋都成。”

    “只要他们高兴,他们幸福,只要阿黎能回来……”

    白锦眼睛微湿,温声道;“阿黎会回来的,一定会的。”

    时间匆匆而过,很快又是一年年底。

    家家户户都在准备着年货,准备着过年。

    每年年底这个时候,白家三房最为热闹,因为白锦夫妻一家三口,还有白守义和白守信都会回来。

    所以,很早,沈氏和白高忠便开始准备年货了。

    等到快过年的时候,下了一场雪,可高兴坏了附近的村民。

    所谓瑞雪兆丰年,正如是。

    白守义兄弟二人回了家,三房一家很是热闹。

    这一日清晨,白锦早早起身,一出门,就见白守义站在院门口。

    因为昨晚下了一晚上的雪,所以整个村子都是白茫茫一片,雪景很是美丽。

    白锦拿了一件披风,走到白守义身边,为白守义披上披风。

    白守义回头看着白锦,笑了笑道:“姐,你咋醒这么早?”

    白锦笑了笑道:“你还不是一样?”

    白守义回头看向远处雪景,眸光变的柔和,低声道:“姐,你知道我为啥每年过年前几天都站在门口往外瞧吗?”

    白锦同白守义一样看向远处,神情染上一丝哀伤,温声道;“嗯,在等阿黎。”

    白守义眉目柔和,神情平静,只眼角带了一丝沧桑和哀伤。

    “姐,你说阿黎会回来吗?”

    “会的,一定会的。”

    看了一会儿,白守义说会视线 ,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低声道;“姐,很冷,回去吧。”

    “好。”

    白锦叹了声,当要转身时,眼睛不经意的抬了一下,忽然看到一个人影,踏着雪地,缓缓行来。

    “守义!”

    白锦紧紧拽着白守义的手臂,白守义刚转身要进屋,闻言,他转头道;“姐,咋了?”

    白锦神情激动,朝着外面指了指。

    白守义缓缓回头,就见一个人影朝着三房缓缓行来。

    那人身着一身深棕色袄子,脚步不疾不徐的行驶而来。

    他容貌俊美,远远看去,就像那画中的谪仙一般,俊美无双。

    如同十几年前,他站在院中,看到那个如同从画中走出来的童子一般。

    白守义看到那人,神情顿时愣住,紧接着面上瞬间染上狂喜,震惊。

    他忍不住提步朝着前方那人影走去,一开始是走,渐渐的, 白守义开始快走,到最后的猛跑。

    白锦望着那渐渐接近的二人,瞬间红了眼睛,双手捂着嘴巴,险些哭出声。

    眼泪不知不觉流下来。

    “他们终于相见了。”

    暮云深不知何时站在白锦身后,伸手拥着白锦,望着前方二人,柔声缓缓道。

    “是,是,云深,他们终于相见了,云深,他们……终于在一起了。”

    踏踏!

    有脚步声传来,白锦忙转眼看去,就见沈氏和白高忠也一脸激动的走到院门口,望向不远处紧紧相拥的二人。

    “阿黎,回来了。”

    沈氏也忍不住流下泪,白高忠抹了一把眼泪,望着远处雪中相拥的二人,哽咽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白锦弯唇笑起来。

    暮云深抬手轻柔的为白锦擦掉眼泪,柔声道:“一家人团聚,咱们该高兴。”

    是啊,该高兴。

    白茫茫一片的雪地中央,白守义和萧黎紧紧相拥。

    “阿黎,你终于回来了,知道我等了你多久吗?”

    “我知道。”

    “阿黎,爹娘答应我们了。”

    “……嗯。”

    “阿黎,答应我,再也不要离开我了,好不好?”

    “好。”

    ————————

    打下全完文的时候,作者君也跟着文中的人物一样,流下眼泪。

    《猎户》是作者君在书旗的第二本,它或许不完美,但它陪伴了作者我一段很重要的日子。

    高兴,快乐,伤心,难过,痛苦,坦然,舒心……

    写这本文最初,我抱着一定要写出好的故事,让读者欢喜,感同身受,喜爱的故事。

    但文或许不尽如人意,却也是作者君心中完美的故事。

    故事很美,但作者君的笔下却无法描绘的更为美好,或许让很多读者失望了,再次,我还是要,谢谢大家一路追随,谢谢你们陪着我从最初到最后,到了一个完美的结局。

    文中的文物就像是我的朋友,他们哭,我哭,他们笑我笑,白守义和萧黎的故事,作者君想来很多发展,后来发现,只有现在的结局才是他们完美结局。

    当他们在雪地中相拥时,作者君跟着他们一起流泪,笑着流泪。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就是这样的结局吧。

    最后,作者君祝福各位读者,你们也可以像文中的人物一样,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谢谢大家,咱们下本文见。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