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43章 完结下

作者:黑子哲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沈珂率先看到了她,林月彤每次过来,会陪他们玩不说,还喜欢给他们带糖果,不仅沈泽喜欢她,沈珂也很喜欢,小丫头眼睛猛地一亮,迈着小短腿朝她扑了过来。

    林月彤笑的极其灿烂,“宝贝儿真棒,竟然还记得姨姨!”

    她在沈珂脸上响亮地亲了一下,沈珂弯着唇笑了起来,听到她软糯的笑声,沈泽也凑热闹般凑了过来,小家伙一把搂住了林月彤的腿,林月彤正抱着沈珂,这下完全不敢动了,怕不小心将小家伙带倒。

    “哎呦宝贝儿,你小心点,别摔倒了。”

    瞧出她的紧张,陆瑶笑道:“摔了也没事,他因为喜欢半跑着,没少摔,也就第一次摔倒时,想让人哄哄,随后几次自己拍拍屁股就爬起来了,皮实得很。”

    陆瑶对孩子宠归宠,却有丝放养的心态,她想让宝宝们有个肆意的童年,所以平日里也不太拘着他们,小家伙爱跑,就随他跑,摔疼了自然而然就长记性了,不怕疼就随他们去,连珂珂也只是瞧着娇气,跟其他小姑娘一比,也是只野猴子。

    沈泽在花园里造反时,身旁绝对少不了她的小身影。

    林月彤笑道:“被太后娘娘知道了,不定怎么心疼。”

    太后对这三个小家伙可以说是疼爱到了骨子里,她想见宝宝时,连让他们在路上来回跑都舍不得,时不时就要过来看他们一次,宝宝周岁时,她自然也会过来,这个时候已经从宫里出发了。

    宝宝们年龄尚小,不懂那些复杂的东西,谁喜欢他们,他们就喜欢谁,太后长得又跟爹爹很像,宝宝们自然喜欢亲近她。

    每次看到他们可爱的小脸,太后的心情都会不受控制地变好。

    她早年甚为威严,几位公主都不敢亲近她,连皇子们都有些杵她,唯有六皇子胆子大些,但是他母妃却是个严谨的性子,唯恐他在太后面前闯了祸,每次他去慈宁宫时,都会耳提面命一番,饶是六皇子胆子一向大,在她面前也有些不敢造次。

    老了老了,她反倒添了分慈祥,也有了含饴弄孙的兴致,加上宝宝们一个比一个机灵可爱,她都恨不得将他们抱到宫里养。

    这个念头自然也只能在脑海里转转罢了,因为宝宝的存在她跟沈封寒的母子关系多少融洽了些,她自然不希望好不容易和谐起来的关系因为一念之差毁掉。

    陆瑶自然不知道太后曾打过宝宝们的主意,她才刚将林月彤迎到屋内,陆菲跟安欣便来了,安欣将自家宝宝带了过来,见菲姐姐没带庆庆来,陆瑶特意问了一句,“菲姐姐怎么没将庆庆带过来?”

    陆菲道:“早上起来时,庆庆瞧着有些不舒服,我怕小东西将病气过给宝宝们,就没带来。”

    陆瑶又连忙问了几句,知道只是普通的伤风,她才松口气,宝宝年龄尚小,最怕得病,现在想起珂珂患了风寒时难受的模样,陆瑶都有些揪心,她又宽慰了陆菲两句。

    陆菲笑道:“过两日就好了,你不必担心。宝贝们快来给姨母看看。”说着她便让丫鬟将给宝宝的生辰礼呈了上来。

    除了新打的银手镯,小金锁,还有羊脂白玉挂坠,每个宝宝各三样,陆瑶也没跟她客气,只是笑着打趣了一句,“真是赚到了。”

    陆菲好笑不已,望着她越发娇美的小脸,心底满是感慨,难怪连祖母都说瑶妹妹是个有福气的,可不就是个有福的,京城这么多贵女,哪个有她嫁的好?

    不仅七王爷待她一心一意,连太后也从未磋磨过她,现在又一下有了三个宝宝,就算夫君不纳妾,也断不会再有人说什么。

    陆瑶拉着她们坐了下来。

    茵茵有些怕生,见多了好几个陌生人,一直趴在安欣怀里不愿意出来,林月彤笑着捏了一把她的小脸,“小茵茵,你怎么一直躲在娘亲怀里呀?不想跟弟弟妹妹玩吗?”

    林月彤时常去安欣府上串门,茵茵不怕她,抿着唇笑了笑,林月彤顺势将她抱到了怀里,“看,弟弟妹妹正看你呢。”

    沈泽他们只见过茵茵两次,这个时候已经不记得她了,都睁着一双乌黑的大眼好奇地看着她。

    陆瑶也摸了一下茵茵的小脸,哄道:“茵宝贝,还记得姨姨吗?下来陪弟弟妹妹一起玩吧,知道你要来,他们兴奋坏了。”

    她长的漂亮,声音又好听,茵茵看了她一下,又忍不住朝另外三个小人看了过去。

    三个人皆穿着红红的衣服,却说不出的好看,茵茵眼底多了一抹好奇。

    林月彤将茵茵放了下来,亲了小丫头一口,“快去吧,你是姐姐,要照顾好弟弟妹妹,好吗?”

    小丫头乖乖点头。

    见姐姐要陪他们玩了,沈泽最兴奋,小家伙走到一旁将扫帚拖了过来,扫帚比他还高,中途他还差点绊倒,辛辛苦苦终于将扫帚拖到了茵茵跟前。

    小家伙啊了一声,推了推扫帚。

    茵茵有些懵,不明所以地看了娘亲一眼。

    安欣笑着摸了摸沈泽的小脸,小家伙生的好看,一双眼睛亮如星辰,格外的招人喜欢,“宝贝拿扫帚干什么?想给姐姐吗?”

    沈泽点头又摇头,他自打学会走路后,就喜欢拖着扫帚走,有时候若是将树叶扫到了一起,便格外兴奋,这会儿见了小姐姐,便想邀请她一起扫。

    小家伙又推了推手里的扫帚,茵茵捏着小手不想要,又躲到了娘亲跟前。

    陆瑶笑着拍了一下小家伙的屁股,“你就这一个宝贝吗?姐姐是小姑娘,不喜欢拖着扫帚,你带姐姐玩其他的。”

    小家伙指了指妹妹,脆生生地蹦出个“喜”字来。

    陆瑶在他跟前不止一次地说过妹妹是小姑娘,得保护妹妹的话,他还记得妹妹也是小姑娘,妹妹都喜欢,他便觉得姐姐也应该喜欢。

    林月彤笑的肚子疼,“宝贝儿,你这么喜欢扫地,抓周时,是不是应该给你放个扫帚上去?”

    安欣也笑的停不下来,“他跟谁学的,为什么喜欢扫地?”

    陆瑶掀他老底,“见丫鬟们扫过一次,就惦记上了,最近几天,时不时就要拖着扫帚去院子里扫地,门口那一小堆叶子就是他扫到一起的,扫完还不许人碰,非得大家都看到了,一个个都夸他一句才算完。”

    知道娘亲在取笑他,小家伙的小嘴微微嘟了起来,他长得本就可爱,脸上的表情又十分丰富,陆菲也忍不住笑了,“泽泽这么棒呀,这么小都会扫地啦!姨母都没扫过地!”

    小家伙这才高兴地笑起来,小酒窝也露了出来,望着陆菲的眼神还多了一丝微妙的同情,地都没扫过,姨母真可怜。

    林月彤笑的不行,“还真喜欢被人夸呀,你们没夸他吗?为什么叶子还在那儿堆着?”

    陆瑶有些无奈,“有些食材得买新鲜的才行,芸香跟冬香一早便出去了,还没回来,叶子这才留到现在,不知道的还以为王府的小厮爱偷懒呢。”

    正笑着太后来了,她一身太后常服,头发高高挽了起来,整个人雍容华贵的很,见她在嬷嬷们的簇拥下走了进来,众人连忙起身,给太后请了个安,太后摆了摆手,“都起来吧,不必多礼。”

    她的目光扫了一圈,便停留在了宝宝们身上,几日不见,总觉得小家伙们又好看了几分。

    看到她,沈泽眼睛一亮,拖着扫帚就朝太后走了过去,还响亮地喊了声,“母母。”

    他不太会喊皇祖母跟外祖母,看到两人统称母母,尽管如此太后还是高兴极了,“宝宝真棒,竟然还记得怎么称呼皇祖母。”

    寻常孩子几日不见,早忘掉怎么称呼了,三个小家伙的记性却一个比一个好,尤其是沈泽,每次听到他奶声奶气的声音,太后的心都要化了,她连忙将小家伙抱了起来,“怎么拖着个扫帚?瞧把我们累的,丫鬟们就没看着点?”

    她的声音不轻不重的,众人的心都悬了起来,唯恐她发怒。

    清楚她只是心疼了,陆瑶笑道:“他现在对扫帚宝贝的很,不让他拿才不高兴,大家都盯着呢,他才没走多远。”

    小家伙听完小手还指了指扫帚,又蹦出个喜字,他声音清脆,太后忍不住失笑摇头,“好好好,知道你喜欢,宝贝儿想祖母没?”

    小家伙鬼精鬼精的,但凡有人问想他们没,他便趴过去亲一口,亲完果然见皇祖母脸上满是笑。

    爹爹不爱笑,哥哥也不爱笑,皇祖母跟他们长得像,沈泽格外喜欢看她笑,小家伙咧着小嘴,又亲了一下。这一下还是带响的,亲的太后脸上满是口水,淑妃在一旁胆战心惊的看着,唯恐太后不悦。

    她在太后身边待了多年,自然知道她一向爱干净,就算清楚她对三个宝宝很喜欢,也有些担心,谁料太后只是笑着点了一下小家伙的脑袋,在他小脸上也亲了一下。

    淑妃跟华妃对视了一眼,眼底皆有些震惊,见陆瑶一副习以为常的模样,便清楚宝宝们肯定没少亲她。

    华妃心思微动,打定了主意,以后要让六公主多跟太后亲近一下。

    蒋氏她们也紧跟着过来了。见沈泽想被外祖母抱,太后点了点他的小脑袋,笑骂了一句小没良心的,就将他递给了蒋氏,太后又伸手将沈珂抱到了怀里,小丫头靠在她怀里乖巧极了。

    太后顿时觉得还是小姑娘最招人疼,忍不住亲了一下她的小脸。

    最初见到陆瑶总亲他们,太后心底还暗自嘀咕过,成何体统,自打忍不住学着陆瑶亲了第一次后,后面越来越没了顾忌。

    今日是宝宝的一周岁,王府里来了不少贵人,众人吃过早饭便出发了,见太后来的竟然比自己还早,几位贵妇有些惶恐,太后根本没留意到这些,她的全部心神都在宝宝身上。

    因为来的人有些多,大家又在不停地夸赞他们,沈珂便有些害羞,小脑袋往太后怀里钻了钻。

    太后拍了一下小丫头的背,清冷的脸庞上爬满了笑意,显然爱极了她撒娇的小模样。淑妃也有些忍俊不禁,笑道:“这么小就懂得害臊了?”

    太后笑道:“小丫头聪明着呢,什么都能听懂。”

    小院里满是欢声笑语,看时间差不多了,陆瑶便让芸香他们将抓周用的东西都拿了出来,因为东西多,陆瑶便让丫鬟们事先准备了一块红色的绸布,怕地上太凉,她还让人在下面铺了一层草席,都摆好,她便将宝宝们放到了红绸上。

    抓周时常用的有纸墨笔砚、印章、账册、胭脂、算盘、珍玩服饰、铲子、剪子、绣线等。

    看到这么多东西,宝宝们的眼睛都亮晶晶的,连沈霁眼底都带了丝惊叹的意味,陆瑶笑道:“宝宝们自己看看喜欢什么,只能拿一个哦,等娘亲点头后,才能拿第二个。”

    见她认真交代着,众人都有些好笑,这么小的孩子能听懂嘛,谁料三个宝宝,有两个都乖乖点了点头,另外一个小家伙眼睛忽闪忽闪的,怕他故意装作没听懂,陆瑶弹了一下他的小脑袋,“听懂了,就应一声。”

    宝宝捂着小脑袋点了点头,委屈不已的模样将众人都逗笑了,太后嫌陆瑶敲太重,眉头紧蹙了起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太后不好说什么,弯腰揉了一下小家伙的脑袋。

    陆瑶莫名有些心虚,缩了缩手指,沈封寒就在她身旁站着,见状眼底露出一丝笑意,他伸手将她的手握在手里捏了捏。

    陆瑶脸上有些热,微微挣扎了一下,沈封寒却没有松手的意思。好在大家的目光都停留在宝宝身上,没人留意到他们。

    三个宝宝正好奇地打量着眼前的东西,沈珂跟沈泽的眼睛尤其的亮,因为娘亲只让拿一个,沈霁跟沈珂便认真看了起来,想找个最喜欢的,唯有沈泽大眼忽闪闪的,还忍不住瞄了陆瑶一眼,对上娘亲的视线时,小家伙才飞快移开视线。

    那心虚的小眼神,一看就有问题,沈封寒忍不住挑了下眉。

    小家伙本想抓两个,见大家都盯着他,没法偷偷藏起来,这才歇了心思,东西太多了,他看花了眼,也不知道选哪个好,便好奇地朝妹妹看了过去。

    但凡没见过的沈珂都想要,小丫头一会儿瞅瞅这个,一会儿瞅瞅那个,还叹息了一声,小丫头才不过一岁大,也不知道跟谁学会的叹息,瞧到她摇头的模样,众人都忍不住笑了。

    听到大家的笑声,她有些懵,大眼忽闪忽闪的,突然就将小脸埋到了沈霁怀里,两人个头都不大,她自然钻不到哥哥怀里去,小脑袋在他胸前拱了拱。

    沈霁仍在思考,见妹妹扑了过来,小手抓住了她的胳膊,他抬头看了一眼,才发现大家正看着妹妹笑,连娘亲也在笑妹妹,小家伙抿了抿下唇,伸出小手拍了一下妹妹。

    满满的安慰。

    陆菲朝陆瑶看了一眼,笑道:“霁霁是在安慰珂珂吗?小家伙一本正经的模样真可爱,他一直这么会照顾人吗?”

    陆瑶笑道:“他也就在珂珂面前时愿意当个好哥哥,跟泽泽相处时可没这么友善,有一次泽泽弄脏了他的衣服,他扭头就将泽泽的新衣服从小床上拉了下来,丢地上还不算,上去就踩了一脚。”

    安欣跟陆菲都听得惊讶不已,“才一岁就知道报复人了?”

    可不就是报复。

    沈泽就是个小话唠,总是咿咿呀呀说个不停也不管大家能不能听懂,沈霁听烦了都是直接拿小脚蹬他。两个小家伙没少因为这事闹矛盾,别看沈霁不吭不响的,也不爱闹腾,却是个记仇的,有一次陆瑶也得罪了他,再喊他时,小家伙就装没听到。

    这小肚鸡肠的性子也不知道随了谁,跟他一比,泽泽度量就大多了,明明刚将他揍哭,转眼就又跟你笑了。

    他凡事都不爱计较,唯一见不得哥哥跟妹妹太亲近,这不,见到妹妹扑到了哥哥怀里,小家伙路都不走了,直接扭着小屁股爬了过去,伸手去拉妹妹。

    一群人都看得忍俊不禁,林月彤笑道:“让抓周呢,泽泽怎么抓妹妹去了,难道最喜欢妹妹吗?”

    沈泽咧着小嘴笑了笑,还点了下小脑袋,“妹妹。”

    陆瑶拍了一下他的小屁股,“行了,赶紧选个喜欢的,大家还等着开饭呢,你别耽误事。”

    陆瑶将他抱到了另一旁,将三个小家伙分开了。见娘亲催了,沈霁才下定决心,他既想要宝剑也想要书,在书房时,唯有这两样东西,沈封寒不让他碰。

    想到弟弟估计会选宝剑,选了他也能玩,他便朝书本走了去,沈泽不喜欢书,就没有多看,在书房时,沈霁就对沈封寒的书充满了好奇,怕他撕烂,沈封寒甚少让他碰书,终于得到一本,小家伙便好奇地翻了起来。

    太后忍不住笑了笑,“霁儿是想当状元郎吗?”

    沈霁掀开眼皮看了皇祖母一眼,又低头看自己的书去了,太后也不生气,目光又落在了沈珂身上。小丫头被大家瞧的有些害羞,胡乱伸出小手抓了一个,抓住后才发现因为太重了,她一只手拿不起来,她手里赫然是个算盘。

    林月彤眼睛亮了亮,她现在对做生意很感兴趣,若是小丫头喜欢,以后还可以收个徒弟,多好。

    太后却摇摇头,神情很认真,“宝贝选个喜欢的才行,不能随便抓。”

    说完便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让沈珂再选一个,小丫头为难的很,那么多喜欢的,她摸摸这个,又摸摸那个,根本选不出来呀,在皇祖母严肃的注视下,小丫头只好又拿了一个。

    这次她拿的是匕首,拿上就递给了皇祖母。

    见小丫头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瞧着她,太后抚了抚额,笑容有些无奈,“行吧,算你过了。”

    沈泽果然拿了宝剑,小家伙同样有不少喜欢的,最爱的还是这种大型东西,好不容易选好了,爹爹却将宝剑从他手中抽走了,小家伙看了眼宝剑,又看了一眼爹爹,啊啊叫了一声,沈封寒却没有递给他。

    “再选一个。”沈霁的书也被收走了,两个人只好又选了一个。

    这次沈霁选的是一把琴,沈泽选了夜明珠,见他都选了,爹爹还是不把宝剑还给他,沈泽瘪着小嘴,有些委屈。

    沈封寒却没管他,看时间差不多了,便命人将东西都收了起来,沈泽望着被人收起来的宝剑,哇哇哭了起来。

    小家伙时常装哭,干嚎不掉泪,沈封寒拍了一下他的脑袋,他才瘪着小嘴有些不敢嚎,这下是真委屈,捂着小脑袋泪珠儿率先滚了下来,太后顿时心疼了,瞪了沈封寒一眼,“他才多大点,你打他算什么本事?”

    说完就将沈泽抱到了怀里,有了皇祖母的帮腔,小家伙才止住泪,跟太后咿咿呀呀说了一串,眼底还含着泪,话都说不清,就懂得告状了,说完就见皇祖母又瞪了爹爹一眼,小家伙咧着小嘴又笑了。

    热热闹闹的抓周在他的笑声中走向了尾声。

    一直到下午,才将众人送走,今天来了很多人,宝宝们也有些兴奋,中午都没有午睡,这会儿人都走了,才开始犯困。

    沈泽跟沈霁不用哄,便已经睡着了,沈珂却有些难入睡,总喜欢拿小手揉眼睛,得时刻盯着才行,陆瑶正在哄她时,沈封寒走了进来。

    看到他奶娘们自觉退了出去。

    今日来观礼的男子除了卫宁峰,几位皇子,还有镇北侯府的人,陆行凯、陆鸣他们皆到了,沈封寒将他们送走后才进来。

    知道是他,陆瑶没抬头,又抱着小丫头晃了晃,沈珂困极了,在她温暖的怀抱里总算睡着了,陆瑶这才将小丫头放在床上。

    夕阳的余辉透过窗户洒了进来,淡淡的光辉洒在她的脸上,衬得她那张精致的小脸格外的恬静。

    沈封寒伸手将她额前垂落的发撩到了耳后,将她揽到了怀里,垂眸看了她一眼,“累吗?”

    他的眼神格外幽深,每次被他专注的目光凝视时,陆瑶都有种怦然心动的感觉,明明都老夫老妻了。

    见她没回答,沈封寒捏了一下她的脸,“傻了?”

    陆瑶搂住他的腰,脑袋在他胸膛上蹭了蹭,“你才傻。”

    小姑娘嘟嘟囔囔的样子格外可爱,沈封寒勾了一下唇,略带薄茧的掌心顺了一下她的长发,夕阳的余辉洒在两人身上,将他们重叠在一起的身影拉的有些长。

    陆瑶搂着他没舍得撒手,只觉得这样静静待着都是好的。

    其实今天忙了一天,她自然是累的,现在站久了腿难免有些酸,陆瑶小幅度抬了一下腿,沈封寒看到后,弹了一下小丫头的脑袋,“走吧,回屋休息会儿。”

    “不想走。”小丫头声音翁里嗡气的。

    沈封寒望了一眼她恬静的侧脸,唇角微微扬起了一分,显然很喜欢她的依赖,他直接将人抱了起来,陆瑶揽住他的脖颈眨了眨眼,“想让你背着。”

    沈封寒有些无奈,对上她明亮的大眼时,却又妥协了,等趴在他背上时,陆瑶搂住沈封寒的脖颈笑道:“等宝宝们成家立业了,你还能背的动我吗?”

    “你说呢?”

    陆瑶弯了弯唇,“我哪儿知道?”

    沈封寒回答的很霸气,“七老八十时,照样背的动。”

    陆瑶认真道:“等我七老八十时,你也要背得动才行,万一我以后老得走不动了,你要天天背我走。”

    “好。”男人的声音格外沉静。

    他的肩膀格外宽,每次趴在他背上都很有安全感,陆瑶心底溢满了幸福,只要跟他在一起,她心底总是涨涨满满的,陆瑶又想亲亲他了,很想很想。

    她趴在他耳边小声道:“沈封寒,我心悦你。”

    如果有下辈子,下下辈子,她一定还会找到他的。

    沈封寒心脏露跳了一拍,愣了一下才意识到她说了什么,下一刻,陆瑶便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反应过来时,男人已经捏住了她的下巴,铺天盖地的吻朝她袭了过来。

    带着独属于他的气息,冷冽又炙热。

    早在他向她吐露心意时,沈封寒便想得到她的回应,终于还是等到了她这句话。望着她微红的小脸,沈封寒深邃的眼眸里溢满了柔情,总觉得怎么爱她都不够。

    好在时间还很长,他有一生的时间来宠她。

    完

    作者有话要说:嗷,正文完结啦,超开心呀,感谢大家的一路陪伴,爱你们比心,番外是根据大家的喜好选的,先写表妹和哥哥,然后是林月彤这一对,最后是宝宝。

    _____

    再推荐一下好基友的小甜文,超级好看,文笔有保证,大家感兴趣的快去看~么么哒比心~

    《小厨神的娇宠日常》by孟冬十五

    文案:

    南珠小岛主天生神力,且厨艺超群。

    平生最大的心愿就是吃好睡好,然后继承他爹的小岛。

    为了行刺来到京城,却稀里糊涂翻错墙,成了个小厨娘。

    没想到,真正的刺杀对象竟、竟然是他!

    韩冽八岁上战场,十岁立军功,十六岁掌帅印。

    公主仰慕他,皇子巴结他,就连皇帝都得敬着他。

    殊不知,光环之下,真实的他沉郁,忧虑,背负着国仇与家恨。

    直到遇见那个古灵精怪的小娘子,他才毫无保留地交出了自己的心……和胃。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