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099章 终章(下)全文完 (3)

作者:江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让我先看看那个睿尘,也就是段轻尘。”

      段奕的脚步一顿,“他死不了,放心吧。朽木正给他乱伤口,很晚了,别看了!”

      “可是……”好歹他替她接了一剑。

      “说什么都没有用,你刚才是不是肚子不舒服了?才慢了一步?”段奕的眸色一沉。

      云曦张了张口没再说话,的确,要不是她肚子疼,慢了一步,段轻尘怎么会替她挨上一剑?

      。

      奕王府,朱管家带着仆人们清扫了大半夜。青隐与随后回府的青一青二,审问景姑的人也审了大半夜。朽木给段轻尘包扎伤口也忙到很晚。

      天天好睡的云曦今晚却失眠了,段奕搂着她而卧,她却睁眼到天亮。她在心中念着父亲母亲的名字,她已替他们除了所有的仇人了。

      。

      林素衣追到天亮才追上苍离。苍离的脸色苍白,紧抿着唇一言不发。“苍离!”林素衣道,“景姑是你师傅?”

      “是,我父母死得早,是她收养了我。”苍离点了点头,却是背着身子朝着林素衣,不敢看她。

      “你没有替她杀什么人?”

      “没有。”

      “没有又为什么不敢面对我?”

      “她是我师傅,她却杀了你,我……我当初不知道,我要是知道的话……”

      林素衣的呼吸沉了沉,“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是她杀了我?”

      “昨天,睿尘师弟找到了我,是他说的。”

      林素衣望向他高大挺拔的背影,声音沉沉问道,“你还愿意娶我吗?”

      苍离没说话,也没有转身。

      “你说你喜欢了我二十年,原来就是这么点感情?”林素衣望了望东边天绚丽的云霞,惨然一笑,“那好,回顾府……将亲事退了吧。”她转身朝原路走去,步伐匆匆。

      走了一段路,身子忽然一轻,有人将她打横抱了起来,温润的唇贴上她的唇瓣,霸道毫不客气的吻着,苍离低低哑哑的声音说道,“谁说二十年的爱只有一点情?我只是……怕你怨恨我,毕竟……”

      林素衣捧着他的脸,“看着我的眼,我的死,你没有参与吗?”

      苍离与她四目相对,“我只想你活,我怎么会要你死?我若对你起过一丝不好的心思,便不得好死!”

      “那好,你没有杀我,你的身边人杀了我,你杀了她,就算是两清了!”林素衣坦然说道。

      “凤……”苍离小心翼翼的看着她。“你真的不怪我?”

      “你是你,景姑是景姑!”林素衣道,“何况,你也杀了她一刀不是吗?”

      苍离的脸上,这才露出笑意来,他开心地说道,“好,咱们今天就回西戎成亲去!不受这大梁国劳什子国丧的影响!”

      …

      次日,朝野所有官员送元武帝出殡,再接下来几天倒是过得很快。景姑这个隐藏的恶人一除,王府里的气氛都变了,尽管元武帝刚驾崩,大梁还在国丧中,但和奕王府有什么关系?

      王府里,四处都是欢笑声。睿尘受伤昏迷的消息,传到了睿王府。老睿王心疼得不得了,派人接了回去。而他也正如段奕说的,不会死,却也不见醒。

      。

      一个月后,段奕与群臣拥段瑞为新皇,年号元朔。云曦站在王府的大门口送段瑞进宫。段瑞可怜巴巴的拉着她的裙子,“婶婶,你不陪我进宫吗?”

      云曦往自己微微凸起的肚子上瞄了一眼,摇摇头,“不行,你现在是皇上,哪能一直让人陪着?皇上是孤家寡人,得树起威信来!”

      段瑞不服,一指段奕,“可你却陪着他!天天陪着,日日夜夜陪着。”

      云曦:“……”段奕的脸一黑,伸手将他一拽塞进了大马车里,“皇上,上朝了!”

      段瑞将小脑袋从马车车窗口伸出来,朝云曦喊道,“婶婶,帝师顾太傅说了,皇上的权利最大,婶婶要是觉得叔叔不好,小瑞帮你换个叔叔给你!”

      云曦吓得腿一抖。段奕只差没气得踢飞了马车,他阴沉着脸,走到车窗门口,“皇上,昨日臣让您批的折子都折完了没有?”

      段瑞的小脸一白,“……”

      “当朝律法您倒是会背了没有?”

      段瑞的身了一抖,一脸哭丧,“……”段奕呵呵一声,“皇上昨天跟臣是怎么说的,说若不批完,今天一天不吃饭,有没有?”

      段瑞的唇角一瘪,“朕……朕可以反悔不?”段奕施施然又道,“皇上,君无戏言,您昨天说今天不吃饭,就一定不要吃哦。”

      云曦一阵无语,段奕要不要跟个孩子过不去?她正要说上两句,段奕已钻进了马车里,青一扬了扬马鞭子,忍着笑,将马车飞快的赶出去了。

      …。

      云曦回娘家的时候,夏玉言将她拉到无人处,不停地问她对面的刘大人为人怎样,她眨眨眼,“娘,老帅哥一个,不错啊。”

      夏玉言脸上一窘,一拍她的手,“这个孩子问你正经话呢!”

      “正经话,娘,您赶紧嫁了吧,将夏宅让出来给玉娥姐住,让她学着管管宅子,让她明年嫁过来时,不至于是生手而乱了阵脚。”

      夏玉言眼睛一亮,“说的也是,但,”她又犯愁了,“刘家老爷一直不说喜欢娘,可怎么办?难道让娘先说,那怎么行?娘不是没面子了吗?”

      母女俩正说着话,桂婶小跑着走来了,“夫人,刘老爷来了,说有东西找不到了,问您放哪儿了。”

      夏玉言脸色沉了沉,“他怎么又找不到了?曦儿,你坐会儿,娘跟他说几句话就来。”

      “好,娘去忙吧。”云曦笑道。

      外间屋子里,刘策见到夏玉言,一把拉住就问,“你将我的中衣亵衣都放哪儿了?我怎么y就找不到?”

      “嘘——”夏玉言红一脸,“小点声,王妃在呢。走,到你家去,我找给你看,”

      云曦收回神思,笑了笑,对一旁的桂婶说,“看来,我得准备娘的嫁妆了。”

      “啊,小姐说什么?”桂婶眨眨眼。

      “将你陪嫁陪出去!”云曦一笑。

      。

      回王府时,云曦看到推王府的人抬着一个担架往别院里走。

      两个小厮跟在一旁。

      云曦的心沉了沉。她紧了紧身上的披风走过去。

      “王妃,王妃,该回王府了。”青裳跟着她小跑了几步。

      青衣在几天前已嫁给了关于飞,现在天天跟在她的身边是青裳。

      “我去看看就回。”

      “奕王妃。”睿王府的人见到她,纷纷行礼。

      “不必多礼,你们接着忙吧,他……”她往抬进去的担架上看了一眼,“还没有醒来吗?”

      “回王妃,没有。”

      “王妃看到他天天伤心。王爷才做了决定将他送来这里。”

      两个小厮回道。

      云曦提裙走了这座久违的别院。半年不见,这里的竹子长得更高了。又到了冬天,有薄薄的雪落在紫竹上。段轻尘已被小厮们抬到里间的房里。这座宅子里只有两间屋子,一间密室,一间小书房。她住过密室,小书房却没有进去过。

      三丈见方的书房里有半面墙都是书册,她的手随手在书册上划过。

      忽然,她不小心碰落一个锦盒。锦盒里有两只一模一样的小匕首掉了出来。云曦捏着其中的一只匕首,心中惊得呼吸一窒。这匕首,不是她以前常常用的吗,在凤栖山上时,遇到刁难的谢诚,一只匕首从暗处飞射来,她便捡了留住自己用。这匕首削铁如泥,让好爱不释手,可在宫中刺杀那景姑时,遗落了,想不到,又回到了他的手里。

      云曦朝身后的床上看去,改了一副面孔的段轻尘正沉沉而睡。“多谢你几番相救,可我……可这世上只有一个我……”她朝他叹息说道。

      将匕首放回锦盒时,无意间又看到匕首手柄上刻着几个小字,“相见太迟。”她闭了闭眼,将锦盒盖上放回了原处,走出了书房。

      床上,段轻尘的手指轻轻的动了几下。

      。

      次年春,睿王府里落了一夜的杏花雨。云曦的肚子也疼了一夜。德慈在佛堂念了一宿的佛经还未走出来,夏玉言在前一晚得到通知说云曦的肚子开始疼时,便住进了奕王府。

      她与府里的几个嬷嬷一起守在云曦的床榻前,指挥着丫头婆子们端水递手巾把子。小皇上段瑞今天又旷朝一天,向帝师顾太师请假的理由是,婶婶要生了,他作为兄长得为弟弟或是妹妹念个欢迎词。

      顾太师最近被他整得够呛,皇上放假,他也放假,便准了。顾非墨搬了把椅子坐在王府里晒太阳,谢枫站在他的一旁,两人已决定好了,若云曦生了儿子,两人要决斗一番,胜者为小世子师父,败者,负责天天喂小世子的马,以及在习武过程中端茶递水的一切杂事。

      起初两人一齐守候在王府曦园外,段奕嫌弃二人吵,将他们全赶到前院里去了。两人的喜房,由段奕题字“曦园。”,云曦曾笑过段奕,她住哪,哪的屋子便是曦园。

      端木斐接到消息也来了,他听着屋子里,云曦因为疼痛而一声接着一声的嘶喊声,他的脸色一阵比一阵惨白。谢甜将两朵棉花球塞入耳内,盯着端木斐惨白的脸,不解的问,“端木,怎么啦?”

      “甜甜,女人生孩子,等于从鬼门关里走了一回。”谢甜一怔,呸呸了两声,“个死男人的值乌鸦嘴,小曦儿会吉人天相的!”端木斐再没有说话,而是大椅子上坐定下来,但那脸色依旧苍白。

      晨曦从云层里射了出来,一声婴儿的啼哭将守在外面的人惊醒过来,桂婶笑着跑了出来,“是个小世子!”

      她欢欢喜喜的向谢枫报告去了。“是小世子呢!那个大嗓门啊,比公子出生时哭得还响呢。”桂婶笑着对谢枫道喜,“公子,您升官啦,是舅老爷了。”

      谢枫正要打赏。被顾非墨一拉,“开始,开始,走了,比武去!”

      “比就比,什么时候输过你?”谢枫轻嗤一声。

      “那可不一定!”顾非墨想到未来的一天,自己的徒弟将老爹段奕整得七窍生烟,拿头撞墙时,顿时心情大好信心满满,怎么样也得赢了谢枫。

      桂婶报完信回到王府曦园里屋时,见自家夫人正给一个哇哇哭的小不点包尿布,她顿时吓了一大跳,“夫……夫人,老奴是不是弄错了?小姐生的是郡主?可报给枫公子却说是小世子?”

      枫公子会不会骂死她啊。哪知夏玉言呵呵一笑,“是龙凤胎呢,小世子是哥哥已经抱到曦儿的怀里了,这个是小郡主。”

      “岳母,本王的小郡主呢?”段奕这才被瑞嬷嬷放进屋里来。

      刚才曦曦扯着嗓子喊了大半夜,这些人居然将门关了,说什么也不让他进去,还得是将女儿的衣服穿好才放他进来。

      “王爷您看。”夏玉言将一个小小的包裹递到他的怀里。

      段奕慌忙用双手接着,小心翼翼的抱着怀里。他望着怀里这粉嘟嘟的一团,就感觉抱着一个易碎品。

      “曦曦?”段奕抱着小不点来到床榻边。

      云曦幽幽睁开眼来,“段奕啊——”

      “嗯,娘子辛苦了。”他将怀里天天说着的女儿塞回了夏玉言的怀里,坐到床边抱起了云曦。

      夏玉言:“……”

      云曦好笑,“你不是要女儿吗?怎么又还给我娘。”

      “她睡着了,你还醒着呢,为夫先将你哄睡着。”

      云曦:“……”她朝床里侧偏了偏头,“还有一个,不抱抱?”

      段奕探头只看了一眼,眉头一拧,“怎么这么丑?鼻子眼皱成一堆了?”

      云曦:“……”不喜欢儿子,也不要这样说啊,小家伙要是知道他爹一脸嫌弃,估计得气哭。

      夏玉言忍不住笑起来,“王爷,刚生下的小孩儿可不都是这样,满百天才会长天呢。”

      “可为什么本王的小郡主就要比儿子长得好看?”

      夏玉言眨眨眼:“这个……”

      “生了吗?哀家看看。”一开始说难产,德慈的脸都吓白了。

      她进了佛堂念了一晚上的佛经。直到嬷嬷说母子三平安,她才松了口气。

      “太后,小世子小郡主健健康康呢。”夏玉言笑道。

      她与桂婶一人抱了一个,将孩子递给德慈看。

      “好好,真好。”德慈左手一个右手一个,抱着孩子坐在云曦的床沿边,“辛苦了,丫头。”

      “还好,母后,让你担心了。”孩子生了一夜,虽然都在安慰她,但她知道他们一定吓住了。

      她微微一笑。

      端木斐听见里屋里传来笑声,蹙紧的眉尖这才舒展开来。他站起身来正要朝前院走,德慈喊住了他。

      “小斐!”

      端木斐没说话,也没有回头,默了片刻又挪动了脚步。

      “过了这么多年了,你还不原谅我?小雅生孩子时,哀家派了四个得力的嬷嬷去照看她,谁知那几人在路上时被人全杀了。小雅生女儿时没有接生嬷嬷,不是哀家的错啊。”

      谢甜看了一眼伤心落泪的德慈,又看了一眼一脸木然的端木斐,笑了笑,“唉,大喜的日子呢,你们这是做什么?小雅要是知道了你们在她外孙出生当天还闹别扭,估计气得会从地上爬出来骂你们姐弟!”

      德慈似乎也发现不该哭,遂止住了哭声。谢甜又拉了拉端木斐的袖子,“端木,端木亲爱的?甜心?”

      端木斐没回头,说道,“你将曦曦照顾好,我便原谅你。”

      说着,他大步朝府外走去。

      “她是哀家儿媳妇,当然会对她好的。”德慈在他身后说道。

      谢甜跑出府门,才追上端木斐的脚步,问道,“端木,你一直说,小雅生孩子时差点要了她的命,是怎么回事?”

      端木斐看了她一眼,“那年,谢宏大哥带着小雅来京城,却没想到小雅早产。我找到身为太后的姐姐,让她找几个宫中稳当的接生婆来给小雅接生。谁想道,没有一人前去,半夜三更找不到人,我便和谢宠为小雅接生……”

      他顿了顿,脸上又出现了痛苦的神色,“全是血,血如泉水般往外冒,怎么样都止不住。孩子卡在那里又出不来,小雅号哭了一个晚上……她甚至让我们将她杀了,好将孩子拿出来……”

      “难产,血……血崩?”谢甜也吓住了。

      “好在,母子三人都活了,但有一个女儿,却先天不足一直生病,小雅的身子也从此变差了,长年吃药。”

      “原来,是这么回事,难怪你不让曦曦成婚生孩子。”谢甜道,旋即,她又一笑,伸手勾起端森的胳膊,“端木,我不生孩子,不如,我们成亲去?”

      端木斐看了她一眼,“不!”

      谢甜跳了起来,咬牙怒骂,“端木斐,你昨天看老娘洗澡了,你敢不对老娘负责?”

      端木斐施施然,“你也看了我洗澡,我的衣衫还是你脱的,你占的便宜多!”

      谢甜:“……”

      死男人,老娘跟你没玩!

      ……

      五年后。

      奕王府里。段奕正给他的小甜心小馨儿核头发。

      小丫头长得跟云曦一模一样,着一身浅粉的锦缎罗裙,脚上是一双粉色的绣着蝴蝶的鞋子正一晃一晃,显示出小丫头的不耐烦。

      “父王,好了没有啊?我都坐了半个辰了。”小丫头嘟起粉嘟嘟的唇不停地在抱怨。

      “乖,一会就好。”段奕哄着女儿,他正在纠结着女儿一头又细又软的头发该梳什么发髻才能艳冠群芳。

      云曦这时急匆匆走来了,“段奕,小家伙又不见了。”

      “他什么时候没有不见过?”段奕不以为然,连眼皮也不撩一下。

      “可是今天的时间最长,以往不见半个时便找到了,今天却失踪了一个多时辰了。”云曦焦急的说道。

      心中更是狠狠的骂着儿子。她怎么生了个这么个害人精?儿子段晨,遗传了他爹段奕的好相貌与腹黑,更遗传了她的百丈听音的绝技。

      结果就要人命了。

      他总是喜欢将自己藏起了捉弄府里的人,青一青二常常被整得哭,众人想找到他,他却因事先听到声音便提前溜走了。

      阖府上下见到他都是绕着走。段奕有几次气得更是想将他扔了。

      “没关系,那小子,谁捡到他,谁倒霉!”段奕道,他将最后一枚珠花插进女儿的发髻,满意的点了点头,“还是小馨儿听话。”

      “谢谢父王。”小丫头也不是个省油的,拍马屁那叫一个顺溜,张口就来。

      “父王梳头的手艺是小馨儿见过的最好。”

      “是吗?”段奕被夸得飘飘然。

      云曦的嘴角抽了抽,小丫头片子,你才刚刚五岁,你见过多少人?

      “走吧,去天香府,今天是师父跟舅舅大婚的日子,可不能去迟了,师父会生气的。”

      段奕抱起女儿,伸手一揽云曦的腰身。

      段馨眨了眨眼,看着自己父王说道,“姑祖母去年不是嫁过一回了吗?怎么又嫁?”

      云曦:“……”

      她伸手摸摸女儿滑嫩的小脸,笑道,“这话可不能当着姑祖母的面说哦,她会生气的哦。”

      “嗯娘亲,女儿知道。女儿会说,呀,姑祖母女小馨儿的娘亲还显年轻呢。”

      云曦:“……”女儿,你拍别人马屁,能不能不要损你的老娘?

      府门口已停了马车,云曦忍不住又问道,“段奕,真不管儿子了?”

      “让他去害别人去!今天本王要清静一天。”

      云曦:“……”

      马车先到了夏宅。夏玉言已在三年前嫁给了刘策,出嫁后就搬到刘宅去了,夏宅现在是谢枫与赵玉娥住一起。

      两人在四年前就已成婚,如今也是一儿一女。儿子三岁,女儿前几天刚满月。

      谢枫见到他们三人来很是高兴,又问,“小晨呢?”

      “他如今比较忙。”段奕道。

      谢枫:“……”谢枫在云曦的一双儿女生下的那天,同顾非墨比试,赢了,做了段晨的师傅。

      小家伙一个月有十天住在夏宅跟着谢枫习武,他学得很快,已经能够同谢府的一个普通护卫过上十几招了。只是让谢枫无比头疼的是,那小子将谢府前一条街上三岁到十岁的所有小孩都揍遍了,害得他天天给人陪礼道歉。

      今天听段奕说他比较忙没有来,也不会去姑姑家吃酒,谢枫心中长出了一口气。谢枫与段奕坐到一旁聊天去了。段曦与小表弟与逗着半岁的霜霜玩。

      云曦则拉着赵玉娥问道,“姑姑出嫁,你包多少红包?”赵玉娥眨眨眼,“曦儿,同去年一样啊。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两。姑姑说要天长地久的数字。”

      云曦一叹,何止同去年一样,同前年也是一样的。同大前年也是一样啊。姑姑与舅舅成婚了五次,但都以舅舅逃婚而没有成功拜堂而做罢。

      今天是他们举办的第六次婚宴。云曦拿着算盘拔了几下,一阵气闷,她已经送了五次礼,近五十万两银子,姑姑还没将自己嫁出去!

      她深深怀疑他俩是骗婚坑银子的,专收红包不成亲的坑货!万一他俩长命百姓活到个一二百岁,年年这么成一次婚……

      她又拔拉了一下算盘,赚的钱子还不够给他们包红包啊!

      …

      谢枫与段奕两人聊得正酣。

      赵玉娥带着几个孩子在玩。

      女儿小馨儿忽然招手叫她,“娘,娘,你快看。”

      云曦吓得不轻,这丫头居然爬到树上去了。

      她脚尖一点跃上树上,但那小丫头又顺着树丫溜到隔壁的宅子里去。

      “馨馨!”云曦只得跳进去寻女儿。

      她辨别着声音一路寻到后宅的书房。

      “娘,这里有个叔叔长得真好看。”女儿站在床前看着段轻尘。

      段轻尘依旧在昏睡,他已经睡了五年了。

      “馨馨,当别人在睡觉的时候,千万不要吵,这是很不礼貌的知道吗?”

      “哦。”

      云曦牵起她的小手,转身朝外,段馨这时回过头来朝床上看去,“娘,娘,你快看,这个好看的叔叔他醒了呢,正朝我笑呢!”

      “馨馨,说谎话的孩子不可爱哦。”云曦没有回头,带着女儿朝外走去。

      床上,段轻尘微睁着双眸,目送着云曦牵着女儿的手走出去了。

      原来,他已睡了这么久,她的女儿都这么大了。

      …。

      顾非墨陪父母在醉仙楼吃罢了饭,正命阮七套马车,准备坐马车回府。

      他一掀车帘,发现里面坐着一个小屁孩。小屁孩正四仰八叉的坐在车中的主座上。顾非墨裂嘴一笑,露一口森森白牙,“小子,知道吗?落在爷的手里,定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某小屁孩长得同某位欠揍的人一模一样,正用面摊脸看着顾非墨,“……”

      顾非墨朝他勾了勾手指,“你,坐错位置了,这是本爷的,滚到角落里去。”

      某小屁孩:“……”

      哟和,坐着不动?没收拾你是不是,他伸手去拽小屁孩。

      谁知那小孩忽然扯着嗓子嚎叫起来,“来人啊,杀人了啊,救命啊,啊啊啊啊——”

      声音那个尖利,直刺耳心,顾非墨被他吓了一大跳。

      他给气得,顿时怒得挥拳头想揍,谁知那小孩忽然从兜里摸出什么东西往脸上一抹,一片血淋淋,看着触目惊心。

      而且扯的声音更大,“救命啦,打出血来了——”

      “姓段的臭小子,别嚎了,爷还没碰你。”顾非墨咬牙怒目,冲进车里就捂他的嘴巴。

      谁知他张口就一咬。

      “哎哟,你还敢咬我?爷今天不揍你不姓顾!”他扬起了手巴掌,只是手巴掌还没有落下,身后便传不一声怒喝。

      “都打出血来了,你还想怎么打?”顾太师怒冲冲的站在马车门口瞪眼看他。

      顾非墨给气得,“爹,这血不是我打的,是他……”

      “你个臭小子敢胡说八道,他会自己打自己打出血来?你自己不娶媳妇不生儿子,就欺负别人的儿子?你个混蛋!给老夫滚开!”

      顾非墨被顾太师踢下了马车。

      顾非墨气得:“……”

      不一会儿顾夫人也来了,当她看到小孩儿的脸上都是血时,直接哭了出来,“混小子,你是做孽啊,打人小孩。”

      顾非墨怒目,“娘,我没打!”

      “承认错识是好孩子,是不是啊,乖?”

      “是的,奶奶!”

      奶奶?顾夫人开心得心都跳出来了。

      她将小孩脸上的血擦干净了,一看,是个俊美的小孩,两老更是高兴了。

      “爷爷,我饿了,想吃烧鹅。”

      他甜甜地叫着。

      顾太师乐得胡子都颤了起来,“好好好,爷爷买来给你吃,啊,乖乖孙儿。”

      然后,他朝还站在车外的顾非墨怒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去买。”

      顾非墨那个气,算了,不跟小屁孩一般见识。他从身上摸出一锭银子买烧鹅去了。

      烧鹅买回来,他便往车里爬,却被顾太师又吼了出去,“坐不下,你坐到前面赶车的位置上去。”

      顾非墨的一张俊脸气得黑如锅底,赶七的阮七吓得将身子往旁边挪挪,“公……公子,其实,外面也不是很冷。”

      谁说不冷,他跟他急,彼时天已是冬月的天气,前几天还下过一场小雪。一般的走路都不会冷,但坐在马车上,前方吹来的寒风如刀子割在脸上一样,生疼生疼。

      回到顾府,顾非墨的一张鼻子已红得如胡萝卜头。小屁孩也被顾太师夫妇带来了顾府。他左手一只鹅掌,右手一只鹅腿,望着被风吹得狼狈不堪的顾非墨,咔嚓,咬断了一块鹅骨头。顾非墨:“……”回到顾府。

      某小孩鞋子也不脱爬上了顾非墨的大床倒头便睡。顾非墨气得一把将他揪起,他便扯着嗓子嚎叫起来,“奶奶,非墨哥哥打人了!”

      顾非墨怒,“叫叔叔!”

      “非墨哥哥要打死我啊,爷爷,救命啊——”

      “叫叔叔,你聋啊!”

      “非墨哥哥——”

      “叔叔”

      “哥哥!”

      顾非墨(蒙圈眼):“……”

      这是啥辈分啊……

      某小孩忽然倒床打起呼噜。顾非墨气及,“你还装睡,你给爷起来。”还没将他提起来,就听顾太师冲进来低声怒吼,“他都睡着了,你还折腾他?你给老夫人滚出去!”

      “爹,这是我的床啊。”

      “给他睡一会儿不行吗?你看他都累了,你那旁边屋子里不是有张床吗?上那儿睡去。”

      “那是我随从阮七的床。”

      “能睡就行,快滚!”

      顾非墨:“……”

      …。

      青一查到小世子的消息后马上向段奕来汇报。“主子,知道小世子在哪里了。”

      “他在谁家害人呢?”段奕正给女儿编鞋子上的蝴蝶结,头也不抬的问道。

      “被顾太师夫妇带到顾府里了。”

      “嗯,最多让他玩五天,太久,老太师夫妇会被气得吐血。”

      青一嘴角抽了抽,“主子,小世子没惹上太师夫妇,而杠上顾非墨。”

      “哦?那就不要接回来了,他想玩多久就玩多久吧。他不在家,本王正好安静的睡上一觉。”

      青一眨眨眼,“……”

      ------题外话------

      抱歉,让大家等久了,到今天全书完,会回头修修错字。

      喜欢新文收一个冉冉的新文《邪王追妻之王妃请上榻》

      谢谢,群么么。╮(╯▽╰)╭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