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365章 大结局

作者:锦瑟长思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染染和成叔忙着解毒,玉辰生和韩叶涛忙着救人,韩叶涛哪怕已经很久没有使用武功了,内力也早已经被阿蛮给废了,但是他在山林中这将近三十年的打猎生涯,炼成了他现在目的明确,动作迅速。

      毒箭很快也就发射完了,大殿里一片混乱,到处都是倒在地上的人,有些在哀叫,有些被射中了要害,直接一命呜呼。

      活着的人没有心情回想刚刚发生的一切,他们都在庆幸刚刚死里逃生了,而中毒的人,则是用期盼的目光看着染染和成叔,希望他们赶紧把药汁端过来,至于造成这一切的罪魁阿蛮,早已经被他们痛骂一顿了。

      这一次的伤亡极大,很多官宦家眷都死于非命,特别是文官们,手无缚鸡之力,躲闪能力也没有武将强,更是个个都被射成了靶子。

      武将们的伤亡倒是不大,除了两位上了年龄的将军因为躲闪不及一死一重伤外,别的都是伤了些皮毛罢了。

      成叔看着平日里风光无限的官员们此时躺满了一地,每个人都顾不上地上干不干净,也不介意那些碗头别人有没有用过,全都争先恐后的抢着要喝药,成叔心里是唏嘘不已。

      “小丫头,你看看他们一个个怎么就这么怕死?这毒虽然毒辣,但是也不是见血封喉的毒,他们怎么就能够做出这么丢人的举动?以前他们挂在嘴边的礼让、修养是丢到姥姥国去了?”成叔摸着胡子,哼了一声。

      染染正在切药,手上动作飞快,看也没看成叔一眼,淡淡道:“这不是人之常情么?事情没有落在自己身上的时候,人都不会觉得疼,只有当事情落在自己身上的时候,才会有感同身受。他们现在不过是露出本性罢了。”

      成叔了然点点头,不再多说什么。

      侍卫们有条不紊的把大殿里的人都挪了出来,活着的人感恩老天爷让他们逃过一劫,在面对那些死去的亲朋好友时,大家都忍不住红了眼眶,阿蛮留下的这一手,足以让朝中乱一阵子了。

      阿蛮逃走的时候,只带走了韩子洛,至于成皇后和梅妃、慧妃,他一个都没有带,慧妃不用说,她入宫就是为了揭穿阿蛮的真面目,阿蛮恨死她都来不及,又怎么会带走她?

      好在慧妃也不是没有本事傍身之人,当年能够在阿蛮手底下躲过去,可见也是有本事的,她自己慢悠悠的从大殿里走出来,浑身上下别说伤痕了,就连地上的血迹也没有沾染上。

      那潇洒的模样,看起来倒不像是刚刚从生死边缘里逃出来,而是去游玩了一圈。

      成皇后和梅妃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她们两个人都受了重伤,被人抬出来的时候,两人的嘴唇都是乌色,中毒颇深。

      大家齐心协力,很快这里的情况也就差不多控制住了。

      剩余的工作就是如何追捕阿蛮,满头华发的老王爷在这里行动中,因为站的位置偏中间,后背倒是中了一箭,韩叶涛正蹲在他面前,帮着太医搭把手。

      老王爷看向韩叶涛的眼神很是温和,他见韩叶涛紧绷着脸,眼眶微红的模样,不由得安慰道:“阿涛,你别这样,我能够看到你平安归来,也算是了却了心事,也能够毫无牵挂的去地下见先皇了。”

      “皇太爷。”韩叶涛哽咽的喊了一声,老王爷的一句阿涛,直接让韩叶涛整个人都奔溃了,浑身忍不住颤抖了起来:“都是我没用,没有保护好您。”

      “傻孩子,你能保护好自己就可以了,大秦的将来可还要靠着你们,这些年来我也派出了不少人去找你,可是都没有找到你的踪迹,原以为就要让那乱臣贼子占据这个位子了,好在你回来了。”老王爷说起阿蛮,也是一脸的愤怒,当年狩猎出事以后,老王爷就觉得事有蹊跷。

      所以私底下也展开了调查,可惜却一直都没有查到什么有用的线索,阿蛮确实伪装的和韩叶涛差不多,但是老王爷曾经跟在先帝的身边办事,和韩叶涛更是熟悉,韩叶涛和他之间也有着许多的小秘密,除了他们两人之外,并没有别人知道。

      在他一次试探阿蛮的时候,就知道事情不对劲了,所以这些年来他表面上对阿蛮还算是亲热,但是私底下也在慢慢的收集证据,可惜,他找不到韩叶涛的踪迹,在他看来这韩叶涛肯定是凶多吉少了,为此他没少着急上火。

      现在好了,韩叶涛回来了,阿蛮的真面目也公之于众,老王爷觉得就算是现在自己去了地下也能够安心的去了,起码不用担心被祖先给教训了。

      “皇太爷,当年是我不好,太信任阿蛮了,去哪里都带着他,这才给了他可乘之机。”阿蛮的武功绝顶,韩叶涛又是一个不喜欢拘束的人最怕的就是身边带着大队的人马,所以那次去狩猎他想着自己身边带着阿蛮和暗卫也就差不多了。

      况且在猎宫还有御林军把守,肯定是不会出现什么大乱子,却没有想到那次深入山林,他身边的暗卫都被阿蛮以各种借口调离了,连那些武将大臣也都被阿蛮以各种理由打发走了,韩叶涛因为信任阿蛮的缘故,很多事情都会交给他去办,那些人丝毫没有怀疑,就这么落入了阿蛮早已经设计好的圈套。

      这几日,韩叶涛的记忆恢复之后,也就仔细的回想了一遍自己当年做过的事情,才惊觉自己这是把所有的鸡蛋都放在了同一个篮子里,否则的话,又怎么会给阿蛮可乘之机?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你如今回来了,一切事情都来得及,不怕,慢慢来,有的是时间。”老王爷安抚道。

      在两人说话的间隙中,太医也把老王爷的毒箭给拔出来了,韩叶涛那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正想要去给老王爷端一碗汤药来,谁知道那太医突然间拿起了放在一旁的毒箭直接往韩叶涛的脖颈处刺去,老王爷惊呼一声,不顾自己身上的伤,就要往上扑去的时候,玉辰生直接飞扑了过来,一脚就把那太医给踹倒在地。

      玉辰生的动作够快,韩叶涛也下意识的往后一闪,饶是如此他脖颈处也划了一条淡淡的血痕,成叔立刻过来,给韩叶涛看诊,就怕那太医刚才在毒箭上做了手脚,检查一番后,成叔那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给韩叶涛包扎后,直接喂了一碗汤药就可以了。

      经过了这一次的变动之后,大家就更加谨慎起来了。

      另一边的暗道里,阿蛮和韩子洛正在暗道里稍作歇息。

      “父皇,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咱们好端端的为什么要逃到这个暗道里来?”在韩子洛看来,他可是大秦现在唯一的继承人了,眼看大业在即,好端端的突然间一夕之间失去了所有,他怎么会甘心?

      阿蛮靠在墙壁上,气喘吁吁,听到韩子洛的话,他这才慢慢的把所有的事情简要的叙述了一遍,韩子洛听后,脸色很是不好,他怒气冲冲的问道:“父皇,既然当初您能够下定决心要这么干,为什么会留下这么明显的把柄?您看看他们现在卷土重来,咱们倒像是流浪狗一样在这里躲着,您当初有机会杀了韩叶涛,为什么就不能直接痛下杀手?”

      面对韩子洛的质问,阿蛮心情也很不好,他当初就是想着要折磨韩叶涛,谁让他夺走了自己喜欢的人,可是渐渐的,他就觉得自己早已经是韩叶涛了,所以并不惧怕被人给揭穿,而且韩叶涛被他丢在了深山老林之中,那里常年没有人涉足,他压根就不担心被人发现这个秘密。

      所以他一直都心安理得,他倒是没有想到慧妃会瞒着他做出这样的事情,给韩叶涛做了人皮面具,在关键时刻出来指证他!

      好在他也不是全无准备,这些年来,他的势力远不止眼前看到的这么简单,他留下的那些小手段,也够他们喝一壶了。

      两人歇息够了之后,立刻动身往外走去,这一条暗道是他登基之后才挖的,这些暗道在地下都是互通的,不仅仅是玉华殿,还和金銮殿、后宫的所有宫殿都有机关,不过最终的退路还是城外,阿蛮有一支特殊部队就安置在城外,也就是这条暗道最终的目的地。

      韩子洛听着阿蛮这些解说,这才放下心来,他过习惯了荣华富贵的日子,可不愿意就这么放弃了,现在他爹还有斗志,那就是好事,最让他担心的就是,万一他爹不愿意奋斗了,这才麻烦了。

      暗道里面只有一些干粮和水,两人一路走一路吃,这长长的暗道让两人走的是精疲力尽,特别是在黑暗中,又没有沙漏的存在,两人也不知道外面的情形如何,好不容易走到了终点,在快要开启墙壁上的机关时,阿蛮和韩子洛两人浑身都散发出令人作呕的臭味。

      别说外人了,就是韩子洛自己都有些忍受不了。

      两人就地歇息了一会儿后,阿蛮这才熟练的在墙上敲击了几下,又从怀中拿出了一个玉珏,放在了墙壁上一个凸出来的地方,刚好严丝合缝。

      在玉珏对上之后,墙壁就缓缓而开,在打开的一瞬间扑面而来的就是炎热的气息,外面阳光正好,韩子洛看着外面的骄阳,眼睛有一瞬间黑屏,等到眼睛适应之后,两人这才走出去。

      这里是一处荒郊野岭,此时正是炎热的天气,处处都是绿草茵茵,韩子洛打量着眼前的一切,感到很不适应,不过他也知道现在自己没得挑,只能按捺住内心的不爽,继续跟着阿蛮往前走。

      穿过了长长的溪流,绕过了三座高山之后,韩子洛早已经饥肠辘辘了,比起韩子洛的不适应,阿蛮显然很是淡定,见韩子洛实在是坚持不住了,阿蛮让他在大树底下乘凉,自己则是去狩猎,以前他是韩叶涛的暗卫首领,时常要出任务,对于在山林里要如何生存是一点儿都不陌生。

      哪怕现在他已经很久没有做过这些事情了,但是做起来也依旧是有模有样,一点儿都不违和。

      吃饱喝足之后,两人继续上路,这一餐饭,韩子洛并没有怎么吃,在大山里,没有盐巴,烤出来的野鸡味道也就一般般,也就是这个时候,韩子洛居然回味起了上次和玉辰生夫妇在城外河边吃的烤鱼,那时候他不过是卖玉辰生面子勉强吃,可是那味道却比他以往吃过的烤鱼更香。

      两人又气喘吁吁的爬了五座山之后,这才看见了山脚下有一排排的房屋,阿蛮很是熟练的往那里走去,只是等走进了之后,两人的心都提了起来,这里居然一点儿动静都没有,怎么会这样?

      阿蛮心里是波涛汹涌,他藏在这里的伏兵呢?怎么好端端的就不见了?

      那可不是区区的几十人,而是一万精兵,怎么就不见了?

      而且这里除了他之外并没有人知道这个地方,到底是谁把这些人给灭了?

      越走阿蛮心里就越慌,很快就走到了营地,到了这里以后,扑鼻而来的就是浓厚的血腥味,这让韩子洛忍不住呕吐了起来,阿蛮的脸色也很不好看,走近之后,在地上捡起了一支箭,看到上面的标记后,阿蛮的脸色更差,这些人居然是靳王府的军队给收拾掉的?

      靳王府的兵马不是都在边关么?怎么好端端的就跑回了京城?这么多人,他肯定是不会不知道,那靳王府的人又是怎么瞒过他的?

      阿蛮不知道,但是他知道现在的情况对自己很是不利!

      韩子洛见阿蛮脸色不好,也猜到怕是事情出乎了他们刚才的预料了,连忙过来问道:“父王,可是出了什么事情了?”

      “我暗中养的兵马被人一锅端了。”阿蛮冷声道,心里是越发的难受,连这里的兵马都被人给收拾了,那他以前布置下去的暗哨肯定也被人破坏了,现在的他,手里没钱没粮没人,真的是什么都没有了,而那个暗道也回不去了。

      靳王府的人既然站在了韩叶涛那边,还把这里都给收拾干净了,那他们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研究之后,肯定也破译了暗道的入口,他们现在是没有退路了。

      “父皇,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韩子洛着急的问道。

      “急什么?先去梳洗一番,然后换一身衣裳,咱们既然已经没有了退路,那就只能放手一搏了。”阿蛮丢下这句话后,直接往营地里的房间走去,这几天他都没有好好休息,早就累坏了,现在肯定要先饱餐一顿,然后好好的睡一觉,到时候再筹谋其余的事情。

      韩子洛无法,只能跟着阿蛮走。

      京城里现在也是一片喧哗,在假皇帝的面具被撕扯掉之后,朝廷就发布了事情的真相,京城里人人都议论纷纷,假皇帝汲汲营营了这么多年,和世家贵族的关系可谓是盘根错节,那些平日里深的盛宠的世家可谓是人人自危,大家都缩在龟壳里,一点小动作都不敢做。

      大家纷纷开始揣摩起了韩叶涛的心思,可惜不管他们如何猜想,韩叶涛自始至终都没有发表意见。

      这更是让大家心里七上八下,现在的韩叶涛正和云兰清在丞相府中,玉王氏看见云兰清两眼通红,云兰清看到玉王氏也是百感交集,在知道当朝玉相居然是自己的儿子之后,云兰清的心就久久平静不下来。

      她没有想到玉相居然会是自己的儿子,当年她让玉王氏把玉辰生送走的时候,并没有想过他有朝一日会变得这么优秀,按照云兰清的想法,只要她的孩子好好的活着,哪怕蠢笨如猪,只要能够保住一条命那就好了。

      可是现在,实在是出乎了她的预料。

      “小姐。”玉王氏见到云兰清高兴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只是一个劲儿的拉着云兰清的手,嘴里喃喃道:“小姐瘦了,比以前憔悴了不少。”

      “只要还活着,那一切都值得,能够在活着的时候见到你们,那就是一件幸事了,我不敢奢求太多,老天爷对我已经足够好了。”云兰清感性的说道,现在她的儿子和丈夫都还在,他们一家团聚了,这就是最好的事情。

      “没错没错,只要我们大家还在一起,那就是最幸福的事情。”韩叶涛接着说道,夫妻两人相隔了将近三十年,这才见面,可是他们之间的感情依旧浓厚如初,甚至比当年更好了几分,不管云兰清在哪里,韩叶涛的视线都紧随其后,甚至还会特意下厨给云兰清做一些她喜欢的吃食。

      染染含笑的看着这一幕,连忙下去安排晚膳。

      女皇和成叔也呆在丞相府,两人对于大秦皇宫的秘事是一点儿都不感兴趣,女皇和染染熟悉之后很快也就不把自己当外人了,想吃什么菜,都是直接点,云兰清是一次在丞相府用膳,并不知道该怎么点菜,女皇就直接按照自己的喜好点了。

      晚饭准备的差不多的时候,累成狗的秦九陌这才踏着夕阳回了丞相府,靳王府中现在也只有他一个主子,秦九陌自然是不愿意回去,一回城,就来丞相府报道了。

      他大大咧咧的从外面走进来,见到染染时,两眼放光,直接伸出手道:“小染,你可是说好了,我要是能够把阿蛮的那些人马给收拾,就给我做黑椒小排。”

      黑椒小排是什么秦九陌不知道,不过他很相信染染的手艺,所以没吃过也知道那肯定是一个味道不错的美食,否则的话,染染肯定不会拿出这个来作为条件。

      为了一口吃的,他容易吗?从边关紧赶慢赶的赶回来,还没等他歇口气就又去收拾那些乱臣贼子了。

      现在阿蛮手下的势力已经被他全部摧毁了,秦九陌想着,自己这次干的这么漂亮也算是为染染撑腰,他是怎么也没有想到玉辰生居然是韩叶涛和云兰清的儿子,而韩叶涛现在回来了,显然玉辰生以后也将会登上那皇位,而他现在要是多捞点功劳,到时候也可以为染染撑腰。

      到时候看谁还敢在背后偷摸的议论说染染配不上玉辰生!

      他们靳王府的小姐,生来尊贵,被玉辰生给拐走是意外,要不是他们找到染染的时候太迟了一些,玉辰生哪里能够这么早就抱得美人归啊!

      “好,哥哥也辛苦了,不如先去梳洗一番?”染染笑着走过来,看到秦九陌眼里的血丝时,很是心疼,她从空间里拿出了一瓶药粉:“在泡澡的时候把这药粉倒入水中,不仅能够舒缓疲倦,还能够消毒。”

      “小丫头,我可是老爷们,从来不泡澡,泡澡那都是娘们干的事情。”秦九陌心直口快的说道,在察觉到染染脸上不悦的神色时,立刻就转了口风:“不过这药粉是我妹妹给我的,那我就不能辜负妹妹的一番好意了,我这就去泡澡。”

      话落,跟大家打了一个招呼之后,立刻就往客院跑去。

      云兰清是一次见到秦九陌,他们也已经知道染染和靳王府的关系,所以不过是听秦九陌这寥寥数语,云兰清就忍不住笑道:“阿敏的模样小染倒是继承了九分,这性子嘛,九陌倒是继承了春和的,以前你父王年轻的时候也和九陌一样调皮的厉害,我记得那时候先帝还说,以后可不知道要给春和找个什么样的媳妇才能管住他。”

      闻言,染染很是开心的说道:“哥哥的性子极好,很喜欢开玩笑。”

      云兰清又和大家说起了靳王爷年少时的事情,染染也颇有兴趣的听着,等到差不多快要开饭的时候,染染这才亲自去下厨,给秦九陌做黑椒小排。

      鬼宅,周啸天得到了外面传来的消息之后,冷哼一声,这假皇帝坐了皇位将近三十年了,怎么就没点根基?不过是被人刺激了几句之后居然就逃跑了,现在又让人送信过来给他,怕是又会有什么棘手的事情要来麻烦他了。

      这几日京城里风风火火的,什么事情都有,还真是令人头疼啊!特别是他真的很希望自己什么事情都不知道立刻就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可是因为假皇帝的事情,京城里再一次戒严,周啸天可谓是吐血三升不止!

      看过信后,周啸天立刻就把信给烧毁了,对于阿蛮信上所言之事,也是他所担心的,韩叶涛回来了,那京城的朝局肯定不会和以前一样,这跟他的关系也不大,顶多京城混不下去了直接退回江湖就是了,所以想明白之后,周啸天倒是悠哉悠哉的过起了自己的小日子。

      韩叶涛重新回归,朝中重新洗牌,在经过了最初的混乱之后,朝中的一切事物都重新走上了正轨,因为韩叶涛验明了自己的身份,宗室里的王爷们都很配合各方面的工作,在韩叶涛重回朝堂的一日就公开了玉辰生的身份,顿时满朝哗然。

      玉辰生年纪轻轻就坐上了丞相的位子本来就很招人眼红了,现在突然间爆出他原来是云皇后和韩叶涛的孩子,更是给了大家当头一棒,那些心怀不轨的人家,甚至还在想着当初要是把自家闺女嫁给了玉相,是不是现在就不会那么恐慌了?

      韩叶涛把玉辰生的身份公布之后,玉辰生也就改了姓名,当年他出生的时候,云兰清也是给他取了名字的,可惜那个名字太招摇一些,玉王氏不敢用,这才给改了,现在玉辰生身份恢复了,自然名字也要改了。

      玉辰生改为了韩书珩。

      玉相变成了韩相。

      韩叶涛并没有要收回韩书珩丞相的意思,在他看来自己的儿子坐着这个位子比当个虚职的王爷太子好太多了,而且他还可以把所有的政事都交给他处理,不怕被人坑。

      韩书珩自然是明白韩叶涛的意思,不过他也没有拒绝,韩叶涛三十年流落在外,自然是没有办法一下子就接手朝中政事的,所以他任劳任怨了一段时间后,见韩叶涛日日都想着陪云兰清,而他这个儿子已经很久没有和自己的媳妇约会了,韩相一怒之下直接撂挑子不干了,拐了自己的小媳妇儿出城游玩去。

      韩叶涛也知道自己这件事做的很不地道,也就不敢多说什么,只能自己接手一部分的政事,他心里还有些不满,别的皇子们是想尽办法想要在朝中施展拳脚,可韩书珩倒是好,他直接放权,人家不领情不说,还给他撂挑子了。

      心里不满归不满,那可是自己的儿子,所以只能自己受着。

      这段时间朝中局势全部洗牌,任何有点问题的官员都被韩书珩给辞退了,虽说水至清则无鱼,但是朝中也不能有大蛀虫的存在,留下一些有能力的官员,至于那些做吃等死的官员则全部都被免职了。

      那些官员也想为自己申诉,可惜韩书珩早就准备好了众多的证据,他们刚刚开始哭诉自己的不幸,韩书珩就丢出了他们的罪证,让他们哑口无言。

      两个月一晃眼就过去了,这两个月来朝中大变化,而边关的局势也一片明朗,以前阿蛮对于靳王爷也很信任,但是他对于边关的战事一直都是以和为贵,所以不愿意和北莫闹僵,靳王爷想要攻打北莫,想要把北莫人直接赶尽杀绝,可惜朝堂不支持,他也是空有抱负罢了。

      在知道了朝中的变故之后,靳王爷得到了韩书珩的暗示之后也被北莫时不时的小动作弄的心情烦躁,索性就干脆趁着夏秋交际的时候,点了兵马主动出击,现在两个月过去之后,战局已经很是明朗了,北莫五分之四的土地已经变成了大秦的领土,只是北莫那些矿是不少,但是本身的土地不适合耕种,这不快要入冬之后,靳王爷就给朝中来了奏折,意思就是朝廷是不是应该拨粮草下去,好安抚北莫的百姓。

      这个朝代的百姓讲究的是实在,他们不管朝廷如何变故,只看最后谁能够给他们安定的生活,他们的要求也很简单就是吃饱穿暖。

      所以朝廷要是不给北莫的那些百姓拨粮草,怕是先前的努力都白费了。

      染染知道后,垂眉想了想后说道:“这常年拨粮也不是办法,我们攻打下北莫的领土可不是为了消耗咱们的国防力量,若是那些土地没办法耕种,那些百姓都等着国家救济,那咱们打下这个地方就没什么意思了。”

      染染说的何尝不是韩书珩的想法,北莫的百姓可不少,若只是救济一下倒不是什么问题,可要是常年救济,大秦就算是国库再充盈也会被吃垮的一天,更何况国库并不充盈。

      见韩书珩陷入了沉思之中,染染轻笑道:“玉大叔,其实这件事也不是没有办法解决,我不是有那个空间么?经过了这么多年之后空间已经成熟了,可以从我的意识里面拿出来,到时候放到北莫的那片土壤上就是了,除了大雪纷飞的季节外,天气回暖时,他们也都可以耕种了。”

      在玉辰生的身份公布以后,大家都称呼他为韩书珩或者是韩相,只有染染依旧和以前一样喊他玉大叔,对此韩书珩倒是挺高兴的,虽然染染不明白他高兴什么。

      “小染,你说的这个可是真的?”

      “自然是真的,这件事宜早不宜迟,你找个信得过的人来,我把意识放到一个瓶子中,到时候入了北莫的那些土地之后,直接浇灌在土壤里就是了。”染染信誓旦旦的说道,这个办法也是她最近在空间里种植药材的时候发现的,这样既不会损坏了空间,也能够利国利民,染染自然是愿意至极。

      韩书珩很是高兴,抱着染染转了好几个圈圈之后,又担心空间从染染的意识中拿出来之后怕是会影响染染,有些不愿意,在染染的保证之下,韩书珩这才高兴的去找人过来。

      这件事交代下去之后,染染也就放心了,此时一个潮湿阴暗之地,阿蛮和韩子洛两人缩在里面,原本以为他们有机会能够回京城,可是他们这几十年来的布置一夕之间都瓦解了,现在对于他们来说是寸步难行,他们窝在这个潮湿的小窝里面已经很久了,久到他们早已经失去了耐性,正在这时,周啸天给他们传来了信件,说是愿意跟他们合作。

      阿蛮冷笑一声,自然也明白周啸天会愿意和他合作不过是因为这段时间周啸天也变成了落水狗,在京城被封锁之后,周啸天的人出入不方便,有些人也落入了朝廷手中,周啸天为此还换了好几个地方,现在在京城里已经无处可躲了,想要离开京城又没有可能,无奈之下,他们也只能铤而走险,就算不能博出一条路,也要咬下朝廷的一块肉。

      阿蛮和周啸天达成了共识之后,阿蛮和韩子洛倒是真的想出了一个法子入了城,刚刚和周啸天集合之后,周啸天就忍不住撇开了头:“你们这是从粪坑里爬出来的么?怎么这么臭?”

      “周兄这是明知故问,现在朝廷抓我们可紧了,我们没有办法只能躲在粪车里进来,若不是粪车臭,那些守城的侍卫也看的不仔细,怕是现在我们也无法集合。”经过了这两个月的逃难生涯,阿蛮整个人都阴郁了不少:“既然我们的目的是一样的,那么咱们也没必要互相争对,与其在这里束手就擒,不如主动出击,我有一个绝佳的计策,不如咱们好好商量商量?”

      对于阿蛮的示好,周啸天自然是不会拒绝,他打着的也就是这个主意,只要他们两个人心往一处想,力往一处使,肯定比现在等死来的好。

      两人很快就制定下了计策,而周啸天也把剩余的人手集结了起来,直接开始实行计划。

      白家,白无双无聊的在屋里走动,因为上次和赵小虎的事情,她和染染之间的关系也变得僵硬了,白无双不明白以前处处对自己好的姐姐怎么这次就胳膊往外拐了?

      她心里有气自然是不会主动给染染道歉和低头,在她看来自己的所作所为并没有错,更让她生气的是,自己的姐姐居然把所有铺子的财政都把握在她自己手中了,她想要管理和支取银钱也不行,这等于是把她的面子往地上踩,白无双越想越气,对染染就更多抱怨了。

      正在此时,门口的门房给白无双送来了一封信,白无双看过后眼睛一亮,立刻就按照对方的请求去约谢颜。

      谢颜是美颜坊的掌柜,美颜坊的生意越来越好,她自然是忙的脚不沾地,可是白无双的来访和请求,她也不能拒绝,白无双也没有要求什么,只是说她有一个朋友行动不便,但是又想要享受美颜坊的保养套餐,这才请她帮忙来和谢颜谈交情,希望看在她的面子上谢颜能够出面帮忙。

      谢颜自然知道白无双和染染之间的矛盾点,她也希望这两姐妹能够和好,所以对于白无双的请求,谢颜没有拒绝,很是爽快的答应了下来,收拾好需要用的物品之后,和店里的店员打了一个招呼后,直接跟着白无双走了。

      这一走,谢颜和白无双就像是消失了一样,直接失去了踪迹,等到染染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是二天了。

      白张氏和楚容也都闻讯而来,白张氏显然是一夜没有睡好,一直都在担忧着白无双的安危,在知道白无双临走时还约了谢颜之后,脸色都变了,就怕白无双出了什么事情。

      染染的心情也很沉重,在昨天夜里她也接到了对方飞来的纸条,上面写着,今晚戌时,鬼宅不见不散。

      她知道白无双和谢颜都落入了敌人的手中,对方是谁,不用说也猜的出来,她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妹妹居然和那些人有了来往,在这些事情发生之后,染染早已经调查了一遍白无双的事情,这才发现端倪,那个周绿萝在药膳馆开业后就和白无双有了来往。

      白无双却没有把这个消息告诉家里人,所以大家都不知道,现在忽然间知道阿蛮和周啸天的人马集结在了一起后,染染的心情很是不平静。

      韩书珩倒很是镇定,他看楚容神思不属,魂魄早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他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这件事说难也难,说不难也不难,墨云你带人先去鬼宅里蹲守,记得务必要保证谢小姐和白姑娘的安全,至于其他人,格杀勿论,阿蛮对于朝廷来说很重要,这次一定要想办法把阿蛮给解决了。”

      墨云领命而去,楚容见状也站起身,说是要去前沿观看着,只有这样他才能心安,韩书珩知道楚容的心情也没有阻止,让人保护他的安全之后,就放行了。

      染染想了想后也决定前往鬼宅,韩书珩本来不愿意,那里谁也不知道阿蛮和周啸天搞了什么鬼,可是染染一句话直接就堵住了韩书珩的嘴:“玉大叔,小双是我的妹妹,颜颜是我的朋友,她们都是我生命中不可缺失的人,我必须要去。”

      等到她收集好了药物赶到鬼宅的时候,已经迟了一步,墨云和褐月的人已经交手了,楚容也正和周啸天扭打在一起,墨阳和墨云也和阿蛮交手,白无双衣不蔽体浑身是伤的躺在地上,谢颜倒是衣裳完整的倒在了血泊之中,胸口还插着一把匕首。

      千机的人还在鬼宅的里屋找到了失踪已久的赵小虎,此时的赵小虎早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浑身是伤,脸上还多了好几道划痕,看到染染和韩书珩来了之后,赵小虎踉跄的跑了过来:“染染姐姐。”

      “小虎,你怎么会在这里?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染染一边问一边蹲下身子,看着倒在血泊中的谢颜,脸色苍白,她颤抖的伸出手,在谢颜的鼻尖上触碰了一下,顿时手一缩,谢颜早已经失去了呼吸。

      赵小虎哽咽的从自己离家出走说起:“……。我一直都在这里,小双和颜颜姐姐是昨天被周绿萝给骗来了这里,小双今天凌晨时,见褐月的人都在打瞌睡,原本想要趁机逃走的,谁知道被褐月的人发现了,他们想要教训小双,颜颜姐姐上前帮忙,可是那些人见颜颜姐姐和小双这么不老实,长得也漂亮就动了不该有的心思,颜颜姐姐不愿意,和他们打斗了起来,小双趁着颜颜姐姐和他们打斗的时候,就想要逃离,谁知道被人察觉到她的意图,直接甩了一把匕首过去,颜颜姐姐见此,连忙把小双扯到了自己身后,她来不及躲避,被匕首直接刺中了心口。”

      染染检查以后也知道谢颜早已经去世多时,接下来的话不用赵小虎说染染也能够猜出一二,谢颜也不过是这几年跟着汪风云学了一点三脚猫的功夫,连赵小虎都不是褐月的对手,更不要说谢颜了,也不知道白无双是哪里来的信心觉得自己能够逃离这里?也难怪墨云和楚容过来时见到的就是这一幕,他们会直接交上手。

      千机的杀手可是名不虚传,在大家的合力之下,褐月的人全都被羁押了起来,而阿蛮和韩子洛、周啸天在最后关头眼看没办法逃脱之后,很是直接的自我了结了。

      染染失魂落魄的把谢颜和白无双带回了丞相府,白无双经历了昨晚的事情之后整个人显得很是呆滞,面对染染时,只是红着眼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染染也没有心情理会她,在知道这件事是白无双轻信周绿萝引起来的之后,染染对她是又爱又恨。

      最后让染染觉得白无双彻底没救了的时候,还是周绿萝招供出,昨天她想约的本来是染染,可是因为白无双和染染闹了别扭,白无双最后就找了谢颜。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染染精神彻底崩溃,如此说来,谢颜这是代替她受罪,也是代替她遭受了这样的无妄之灾。

      韩叶涛知道这件事后,直接下令封谢颜为安宁郡主,以公主的礼仪下葬。

      谢颜的离世,对楚容的打击最大,原本他们两人就没有相爱够,原以为有一生一世可以相处,可最后只留下了他一人,在谢颜葬礼的时候,楚容和染染提出了要迎娶谢颜的牌位入楚家,染染答应了。

      时间匆匆而过,在谢颜的葬礼过去差不多两个月后,韩叶涛就册封了韩书珩为太子的旨意,虽然有太子的名号,但是丞相的这个官职,韩叶涛倒是也没有收回。

      自从谢颜去世之后,对染染的打击颇大,她一边要处理铺子上的事情,一边要抽出时间参加京城贵妇圈子里的聚会,以前她能躲就躲,现在韩书珩已经成为了太子,自然是没有办法再躲了,不想去也得强颜欢笑去参加。

      韩书珩成为了太子之后,大家就把目光放在了韩书珩身上,对于染染也就更加的看不惯了,明面上对染染依旧是有说有笑,欢喜至极,可是背地里,大家都折腾的要给韩书珩送侧妃送侍妾。

      花想容和染染玩的很不错,她时常参加京城里的聚会,对于那些人心里打的什么主意是一清二楚,更是时常提醒着染染要注意这些事情,染染自然是一一答应下来。

      京城里对染染这个太子妃的位子虎视眈眈的人女子也不少,今日和韩书珩来个巧遇,明日来个巧遇,后天干脆就开始送信物了,韩书珩本来就对这些女子没好感,被这些人弄的烦不胜烦的时候,直接下朝之后就在宫里处理政事,回丞相府的时候也直接用轻功。

      韩书珩的不假辞色,更是让那些闺秀们难堪,拿韩书珩没有办法,就只能往染染的身份上做文章了,什么农女什么弃妇都往染染身上堆,虽然没有直接言明,那也算是指桑骂槐了。

      染染对此是置之不理,反而一心帮着云兰清忙活除夕宴会,倒是让刚刚把北莫打的落花流水的靳王爷听到了这样的风声,直接给气的心口疼。

      他不就一年多不在京城,居然就有人敢这么编排自己的女儿!以为他是病猫么?这么好欺负?

      靳王爷心里不爽快之后,那就是要让整个朝廷的人都不爽,所以在除夕宴会上,看到了那么多贵女们又是唱歌又是跳舞又是弹琴的,靳王爷直接被气爆了。

      趁着节目的空档期,靳王爷站起身给韩叶涛行了礼后说道:“皇上,臣有一事禀告。”

      “靳王爷请说。”韩叶涛面色含笑,心里倒是嘀咕开了,莫不是靳王爷经过了这二十多年的沉淀之后终于想开了,想要再娶一门王妃?

      “臣膝下有一女,当年王妃为了躲避北莫的追杀,藏在了民间,臣寻找多年,终于找回了爱女,心里觉得对女儿亏欠甚多,想要让皇上给臣一个恩典,给臣的女儿一份体面。”靳王爷沉声说道,这份体面当年就应该给染染了的,只是以前考虑了太多的杂七杂八的东西,一直都没有来求,现在求也不迟。

      “朕准了,靳王爷为大秦立下了赫赫军功,又攻打下了北莫,朕就封靳王府的小姐为明郡主如何?赐良田千亩,黄金百两,嗯,再给明郡主指门婚事如何?靳王爷您觉得太子如何?”

      “太子人中龙凤,自是难得的良配。”靳王爷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简直就是太好了,所以才这么招女孩子的喜欢。

      “朕也这么觉得,那就赐婚明郡主给太子为正妃如何?”

      “多谢皇上恩典。”在场的众人被这一幕都给刺激到了,怎么好端端的就给韩书珩赐婚了,那明郡主赐婚给了韩书珩,白染染应该怎么办?正在大家都惊疑不断的时候,靳王爷转过身直接对染染说道:“清若,你还不赶紧来谢恩?”

      染染无奈的站起身,走到大殿中央领旨谢恩。

      大家更是被这一幕给刺激到了,这是他们脑子不够用,还是漏掉了什么?

      染染见大家惊疑不定时,柔声道:“臣女白清若谢皇上恩典。”

      白清若?那不是京城里的神医么?难道白清若就是白染染?白染染就是靳王爷失散多年的爱女?大家表示自己的脑子都快不够用了。

      接下来那些女孩子的表演就有些不用心了,染染和韩书珩对视一笑,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幸福之色。

      子时,黑夜中出现了漫天飞花,染染和韩书珩早已经从大殿里撤离出来了,此时两人坐在屋顶上,寒风阵阵,但是两人却觉得依靠着彼此很是温暖,韩书珩看着夜色中绽放着的烟花很是动情的说道:“这一世有你相伴真好!”

      染染笑,伸出手握住了韩书珩那温暖的手掌:“此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全文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