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555 番外之人生若只如初见(六十三)

作者:孙默默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李国明是轻柔的哄着周氏:“我们到床上,好不好?”周氏想奋力的反驳着李国明,可是还没有意识到李国明已经是抱着自己到了床上。很快周氏身上的衣裳是没有了,当然了里面有衣裳。也是李国明让周氏穿着,其实是李国明求着周氏穿着。设计着王发也是李国明想出来,其实一方面是想试探着周氏。

      另外一方面是想处置着王发。现在周氏真的是对着王发没有任何的感情,李国明也放心。其实李国明的怀疑是多余的了,周氏现在此刻的心里满满的都是李国明。就算是李国明要自己做这些事情,现在带走了王发。很显然周氏是误会了李国明的意思,想着周氏是紧紧的抱着李国明的腰身。

      配合着李国明。李国明是笑眯眯的拥抱着周氏,此刻的心里是觉得很温暖,也是很温馨。想着就觉得很开心,很舒服,老天爷真的是对自己太好。前所未有的好,想着周氏的眼泪是慢慢的下来,李国明是顾不上吻着周氏的眼泪,周氏在李国明的身下撒娇着,李国明的心是融化。

      慢慢的李国明是轻柔的说着:“媳妇,放轻松一些,好吗?不着急,慢慢的让我进去好吗?”周氏实在是太紧张,有些放不开。可是当然面对着李国明的柔情,慢慢的周氏是沉溺在李国明的温柔中。与此同时在皇宫的春生和林朝英是来到太后的寝宫,这样晚了当然圣上是休息。

      其实太后也一直是无法入睡,心里想的是是先皇说要离开京城的事情。太后的心里是有些犹豫,自己是不是有些的过分。如今是学会反思自己,见到太后。林朝英是轻轻的给太后请安,“参见太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春生也是如此,不过很快春生是在外面等着林朝英。

      是给林朝英和太后单独说话的机会,毕竟女人之间也许是好说话一些。毕竟春生是来陪着林朝英一起进宫而已,其他的时候就在外面守着林朝英。太后似乎是猜到了林朝英的来意,是立马的让太监和宫女们都下去。很快寝宫只剩下林朝英和太后两个人。互相的面对着。

      坐下来以后。太后是微微的笑着:“姐姐有什么事情就请说吧!”一如既往的亲密,既然是如此的话,那么林朝英也不用客气。“太后娘娘。您也知道时辰是不早了,当然了,我现在来找您,是跟着我的弟弟有关系。您也应该知道他明日就要离开京城的事情了吧!”

      说着林朝英是在密切的关注着太后的一举一动。很显然太后是知道。太后是一点儿也不好奇,当然听着桃花和春生说。先皇去世的那一刻。萧太后无疑是很生气。要不是肚里的孩子,也许萧太后是跟着先皇一起去了。林朝英是深信不疑,而且要是这样的话,那么萧太后对着先皇肯定是有感情。

      而且不是很淡。是很深,深沉的爱,只是现在林朝英是有些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想法让太后隐忍自己的情感。太后是微微的笑着:“我确实是知道,可是就算我知道了。那又能怎么样?公主,你也应该是知道他的想法,他想要的生活是自由自在的云游四海,可是他的责任呢。

      都是给了摄政王,凭什么,公主,您也是一个明理之人。您说王妃心里不怨恨着吗?怎么可能,我可是还一直记得当初王妃跟着我说,要跟着王爷一起去游山玩水,可是现在王爷被困在京城。王妃的日子肯定是不好过,心里不舒坦,我的心里怎么可能轻松的起来。

      说起来王妃也是公主的妹妹,公主,您想过这些吗?就因为他一个人的任性,我们这些人要承担多大的后果。他知道吗?他什么也不知道,现在既然是回来了,那要承担自己的责任,可是她就知道一味是自己享受,可是最后换来的是什么。他是有真的想过吗?公主,您真的是了解您的弟弟吗?”

      从太后的话里,林朝英是听出了对先皇的怨恨,很显然不得不说,太后的话是有道理。可是林朝英作为先皇的皇姐,自然是要护着自己的亲弟弟。可是想着沈木然也是有些无奈,接着萧太后是轻轻的笑着:“也许您还不知道,我已经是跟着摄政王说好了,十年以后,我就答应让摄政王离开京城。

      他和王妃一直是希望去外面的地方看一看,真的是我们拖累了他们。我的心里是很过意不去,公主,您可以体谅到我的用心吗?不是所有的事情,用对不起来说,就可以结束。要为了自己的行为负责,公主,要是您还关心他的话,我希望您是去劝着他,而不是来劝着我。”

      在说了,太后的心里是觉得自己还有什么值得先皇留恋的吗?太后是觉得有些讽刺,“太后,您刚刚说的一切都对,我也知道,对不起木然。可是木然身为皇家的人,就必须要是这样的牺牲。要不然的话,木然怎么是会成为受人尊敬的摄政王,这些权利是用木然的牺牲和努力换来的。

      我们都是会看在眼里,记在心上,不会忘记。可是关键的事情是,现在木然是心甘情愿的留在京城。我们先不管着木然这方面,你知道这些年他经历了多少生死。今日既然是来了,我也没有想要瞒着你。你以为后宫的那些女人,弟弟会看在眼里吗?那不过是一场戏而已,你知道吗?”

      林朝英的话是着实的让太后吃惊,太后惊讶的看着林朝英,“怎么可能,我不相信。”后来林朝英是告诉了太后,是先皇为了稳定朝中的局势才是如此的做。其实先皇也是很累,好些年了,一直在人前做不是自己的自己。很少是可以稍微的放松,还是怀疑着沈木然。

      想着那都是觉得心疼着先皇,林朝英说着慢慢的眼泪下来。当初也不是先皇要想登基,成为一国之君。可是当初的太后逼迫着先皇。先皇也是没有办法。只好是听着自己母后的话,现在想着林朝英是有些愧对自己的弟弟。作为姐姐是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帮到自己的弟弟,现在自然是要努力帮着先皇。

      要不然的话是让先皇后悔一辈子了,“他现在是真的很喜欢着你,你知道吗?你对于他来说是很特别的一个人,也许当初他对你是跟着其他的女人一样,不是怎么的好。可是你也应该是知道。他从未让其他的妃子生下他的孩子。一个也没有。你之所以是有孩子,那是因为在他的心里是接受你了。

      喜欢着你了,你现在知道了吗?我可是没有骗着你。要是你不相信的话,可以派人去查探,相信以太后娘娘现在的势力是完全可以查到。我今日进宫来,是希望你可好好的想着。要是可以的话,完全是可以在一起。不管其他人的眼光,今日弟弟是不愿意在继续在京城待着,你就放心好了。

      我会帮着你好好的照顾圣上。我是圣上的亲姑母,不会害着圣上。而且我也没有那么大的野心。弟弟跟着我说,明日一大早就走,我也不清楚是什么时候。你自己看着办吧!”林朝英是笑眯眯的看着太后,自然是眼神有太多的期待着。希望不要让自己失望就行!

      林朝英的话是深深的触动了太后的内心,“可是我的母族呢?”太后确实是被林朝英给动摇了,“太后,您就放心好了,您的母族可是一直是有您的儿子支撑着。不会动你的母族,反而是您,现在有些危险。日后您的母族跟着圣上之间肯定是有一些的矛盾,您在中间也许是可以调和。

      可是最后到底是怎么样,我们也无法的预料。可是我可以对着你保证,是会一定保护着你的母族,你相信我好吗?跟着弟弟走吧!过属于你们的日子吧!你们也是浪费太多的时间了,好吗?”林朝英是诚恳的看着太后,此刻的太后的脸色是不太好,真的是要这样吗?很显然太后还有一些顾虑。可是现在什么都被林朝英给解决,还有什么好执着和顾忌的呢?

      太后是轻柔的说道:“你真的是相信我吗?”面对着太后的怀疑,林朝英是浅浅的笑着:“你要相信自己,完全是可以在一起的。”太后是诚恳的看着林朝英,林朝英激动的点点头。最后林朝英离开太后的寝宫,太后说要好好的考虑考虑。那也好,就给太后单独思考的时间吧!

      反正现在该说的话也是说了,那就看着太后自己的想法。到了第二天一大早的时候,桃花听着侍卫跟着自己说。昨晚已经是把王发关起来,可是因为天色晚了,所以是没有告诉桃花,不想打扰着沈木然和桃花的休息。桃花是去柴房见了王发,王发抬起头看着桃花一眼。

      桃花一身蓝色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身披淡蓝色的翠水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折纤腰以微步,呈皓腕于轻纱。眸含春水清波流盼,头上倭堕髻斜插一根镂空金簪,缀着点点紫玉,流苏洒在青丝上。香娇玉嫩秀靥艳比花娇,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一颦一笑动人心魂。寐含春水脸如凝脂,白色茉莉烟罗软纱,逶迤白色拖地烟笼梅花百水裙,身系软烟罗,还真有点粉腻酥融娇欲滴的味道。

      王发看的有些吃惊了,不知道眼前的女子是什么人。可是王发知道肯定不是一般的女子,王发是有些紧张的看着桃花。桃花是秘密的跟着王发说了很多,最后是终于从王发的嘴里知道,其实这一切都是王发无意间知道,没有告诉其他的人,所以不存在其他的威胁李国明的事。

      周氏和李国明担心的事情也不会出现,桃花是笑眯眯的看着侍卫,使眼色要处理王发。也派人通知李国明,现在王发已经是被处理,相信李国明和周氏也该安心的过日子,李国明轻柔的抱着周氏,“你听到了吗?我们现在是完全没有事情,你听到了吗?”李国明是激动的看着周氏。

      周氏也是激动的说道:“相公,我听到了,我听到了。”周氏才刚刚的说完,周氏的小嘴是被李国明给吻住了。周氏也是下意识的抱着李国明的脖子。回吻着李国明,慢慢的觉得很幸福。在等到刘氏见到周氏和李国明的时候,“周氏,你的远方表哥人呢?怎么看不见了?”

      刘氏现在还有心思关心着周氏的表哥,那不是跟着自己开玩笑吗?不过李国明是轻轻的笑着:“娘,他已经是走了,您也别生气了。好吗?”李国明是对着刘氏撒娇。刘氏也是心里舒坦着。周氏的远方表哥,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现在走了,刘氏是慢慢的起身。“走了,就走了。”

      说着刘氏是出去散心去了,周氏温柔的看着李国明,“相公。真的是多谢你了,要不是你的话。我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你是要谢谢我吗?那好呀!晚上好好的谢谢我!”李国明的话可是让周氏一愣,不过周氏的小脸继而是轻轻的红润着,真的是有些羞涩,现在李国明也好意思说出这样的话来。

      此刻在太后的慈宁宫。太后是紧张的看着圣上,“你说母后应该是去见你的父皇,跟着你父皇走吗?”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圣上突然的喊出来,“走!”顿时是让太后一阵的吃惊。这是要自己跟着先皇走的节奏吗?太后立马是紧张的问道:“你说什么,在说一次,好不好?”

      太后恳求着圣上,圣上真的是说了,“走!”太后是舍不得圣上,可是听到圣上突然的这样说,太后是觉得得到了力量。可是后来在等到圣上成年以后知道了,居然是因为自己,才是让同年缺少了父皇和母后,那可真的是恨着自己。现在的太后似乎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

      心里是万分的激动着,很快太后是准备出宫去了。到了公主府,此刻的林朝英和春生是轻轻的看着先皇,确实是有些不舍。“皇姐,以后我们还有见面的机会,我会给你写信的,好吗?”先皇是轻柔的看着林朝英,林朝英也知道先皇的意思,在自己给先皇写信的时候,多写一些太后和圣上的消息。

      先皇肯定是不想错过他们,可是现在先皇真的是心疼的走。春生突然是有些后悔,自己当初是不应该告诉先皇,圣上是女儿身。要是真的是早些真的,现在是如此的结果,“你一路多保重,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记得给皇姐写信,知道吗?”林朝英是会一直期待着先皇的来信。

      先皇是浅浅的笑着:“皇姐,你放心好了,我就先走了。”慢慢的先皇是很快的离开了公主府大门口,很快是下来了太后。一对柳眉弯似月牙,却偏在眉尖染上了淡淡的冷清;一双美眸漆黑得不见底,眼角微微向上挑,笑起来的时候宛如黑夜般魅惑;睫毛在眼帘下打出的阴影更是为整张脸增添的说不出道不明的神秘色彩;鼻梁挺拔且不失秀气。

      将姣好的面容分成两边,使脸庞格外富线条感;一张樱桃小嘴颜色红润,仿若无声的诱惑。美好的五官被完美的脸部线条一直引到了尖尖的下颚。白皙的肌肤几近透明,胸前那狐族公主特有的一月亮印记还若隐若现。散发着女子与生俱来的体香,但这香的与其她女子不同,不知是什么味。一袭白色的曳地长裙,白衣如雪,折纤腰以微步,呈皓腕于轻纱,目光中寒意逼人。

      清丽秀雅,莫可逼视,神色间却冰冷淡漠,当真洁若冰雪,却也是冷若冰雪,实不知她是喜是怒,是愁是乐。太后是看着先皇,林朝英和春生依偎在大门口,也是在想着太后现在来是有什么其他的想法吗?先皇是认真的看着太后,“是来送送我的吗?”先皇不敢期待太后是跟着自己一起走。

      现在太后是慢慢的看着先皇,“我想要跟着你一起走。”太后是鼓足勇气看着先皇,现在的一切都不重要。重要是是,现在太后是愿意跟着先皇走。先皇是激动的看着太后,真的是愿意跟着自己走吗?当然是愿意,先皇是激动的抱着太后,可是要注意自己的形象。后来桃花和沈木然也是从林朝英和春生的嘴里得知先皇跟着太后是离开了京城,过属于他们自己的日子。

      桃花也是在心里为他们祈祷,一切平安。在京城太后是突然疾病去世,于先皇合葬在一起。

      后记

      安逸十五年,在圣上亲政之时,才知道圣上是女儿身。摄政王妃和摄政王在五年前已经是云游四海,也完成了跟着太后的诺言。不过一直陪着圣上的是,是摄政王和摄政王的嫡长子沈奕。(番外完)

      完结感言:默默在起点两年多了,有太多的话感谢着亲们,没有你们的支持,我也不会走到现在,千言万语只有一句话,那就是爱你们!其实默默是想另外写着沈木然和桃花的嫡长子沈奕,女儿身的圣上,魏一鸣和连馨的一对龙凤胎儿女的番外,可是夭折了,见谅。要是有缘的话,我们在默默的第四本书《贵女锦绣》中见,已经上架,希望亲们多多支持默默,欢迎勾搭!(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