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35章

作者:酸梅红豆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谁都喜欢跟和气的人说话,金芸和孔玉璃也不例外。

    “外面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连万剑宗都出动了?”

    孔玉璃问道,金芸的面色有些惨白,面色微微已经有些发黑,看上去似乎要跟孔玉笙还有叶沛一样了,因此她微微退后了数步,面色有些狰狞。

    沈令仪转而走到她身后,轻轻一拍,金芸立即就失去了意识,在失去意识之前,沈令仪看到她隐隐松了一口气。

    孔玉璃惊疑不定,差一点就跳起来,虽然跟沈令仪有过一面之缘,并且金芸也说她是个信得过的,可是跟金芸比起来,沈令仪就是一个关系相对比较远的外人了。

    她自然更加信任金芸,这会儿见金芸被沈令仪拍晕了,孔玉璃的面色满是戒备。特别是她知道,这个小姑娘还是一名元婴修士。可是她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大不了自爆!也绝不受威胁。

    “她受了伤,状态看上去不太对,你看她的手,还有眉心,是不是有一种……”

    沈令仪倒是耐着性子皱着眉头解释说道。

    孔玉璃的面色这才稍稍缓和,因为知道沈令仪并没有伤害金芸,并且金芸的情况的确有些奇怪。

    那几个万剑宗的修士看了金芸一眼,此时她整个人几乎都笼罩在了一片漆黑之中。

    万剑宗的修士面色也有些不好看了。因为这种情况跟他们之前遇到的那些魔人情况差不多。这才是最可怕的。

    如果说魔人只是异族入侵,那人类修士也没什么好怕的。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直接斩杀不要客气。可是这个小姑娘的情况就让他们不得不怀疑,所谓的魔人其实根本就是人类感染了魔气。

    那么事态就严重了,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感染。而且与此同时,那么多修士以及普通凡人消失……

    那会不会这些消失的人都成为了魔人?这样一来,人类将会直接面临灭绝危机。

    这些魔人暂且没有跟人类修士直接对上的意思,如若不然,他们也不会到现在都没有一点头绪。

    万剑宗的几名修士对视几眼,也是一脸的惊疑不定。不过意识到自己是万剑宗的修士,不好流露出这样的表情,若是云华洲最大的门派万剑宗都惊恐了。

    那就意味着整个云华洲都没救了。

    这个想法十分的疯狂,有什么事情是连万剑宗都没法解决的?因此他们只能安慰沈令仪二女,不若先到万剑宗暂时安顿。

    现在也只能是能救回多少是多少了。至少万剑宗作为云华洲最大的门派,本来就在一定程度上要保护整个云华洲的修士。

    而且他们对自己宗门的实力相当有信心。魔人绝对不敢直接到万剑宗去。所以万剑宗从某种角度而言,还是安全的。

    此时的沈令仪还不知道这次坠魔峡谷的变故不仅仅是云华洲的灾难,还是整个修仙界的灾难。

    她权宜了片刻还是决定去万剑宗,水月真人在万剑宗,并且玉衡真君人看着还不错。以水月真人的体质和天赋,若是玉衡真君能力和人品稍稍差一点,她都看不上。

    因此,从侧面看,他应该是还行的。正好跟他们说说她在那坠魔峡谷附近经历的事情,究竟是什么人那么大胆,竟然公然在云华洲,在万剑宗的地盘上面做这样的事情。

    结果到了万剑宗,沈令仪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元一宗的妙一真君,请万剑宗玉衡真君夫妇出来相见。”

    沈令仪身为元婴真君,可以不经过低阶弟子通传直接动用强大的神识传音,不一会儿,只见一名陌生的元婴修士出现在眼前,他身上的威压是元婴初期的。

    “妙一真君,请!”沈令仪从对方的神情之中看到了几分凝重,不由眉头一皱,不过也没有多问。

    等沈令仪进了万剑宗,才愕然发现,不仅万剑宗的元婴修士在,就连元一宗的修士也来了好几个。并不是无足轻重的低阶修士,而是元婴修士?

    “师父?”扶光真君赫然其列。

    一名中年美妇模样的女修见了沈令仪,一双妙目上下打量着她,啧啧两声,用然后用羡慕妒忌的眼神看了扶光真君一眼,“扶光道友真有福气,令徒小小年纪就有如此修为,也算是后继有人了。”

    听着像是祝福,可是语气之中却透着几分尖酸刻薄。沈令仪虽然“辈分”不高,可是修为已经跟在座的诸位元婴修士齐平。

    是以并不用持晚辈礼。她听出了这女修的言外之意,后继有人的意思其实从某种角度而来,有些恶毒。

    这话在普通人,正常语境里没什么问题,可是扶光真君可不是什么普通人,他可是一名元婴修士,寿元千岁有余,并且从寿元而言,他还十分的年轻。

    所以“后继有人”就不太合适了。什么时候需要“后继有人”?当然是有人“退位让贤”的时候。

    而修士“退位让贤”往往是因为寿元将近,或是决定放手一搏,突破化神前往新的位面,从而放弃低阶位面的所有身份地位所带来的便利。

    从这美妇尖酸刻薄的语气之中,沈令仪没有听出任何祝福的意思,不由琢磨这美妇的用意,为何要针对他们师徒?

    是跟她师父扶光真君有仇,还是跟她有仇?沈令仪更倾向于对方是跟他师父有仇。

    因为印象中沈令仪并不认识这美妇,之前也没见过。不过对方的修为做不得假。应当也是某个门派的老祖宗。

    就不知道扶光真君与她究竟有什么过节才让她如此刻薄。

    扶光真君却表现的相当的淡定。就好像没听到她说话一样。

    他表现的极为淡定,如果美妇脸皮稍薄点甚至可能直接恼羞成怒。

    不过这俩人谁都没把谁当回事。沈令仪只好沉默,也假装没听见。美妇瞥了她一眼,颇感无趣。果然是扶光真君的弟子,跟他本人一样讨厌。

    沈令仪光明正大的打量着大殿中的诸位修士,竟发现这些人都是元婴期的修士。

    元婴修士作为当前位面的巅峰存在,平时极少出现在大众的视线中。不过也有可能是沈令仪之前修为不到这个程度,所以无法参与这个层次修士之间的交流。

    她听了一会儿,表情陡然凝重了几分。果然跟坠魔峡谷的事情有关。

    如今的元婴修士大体上分为两个阵营。主进入坠魔峡谷一探究竟,和主观察一阵子,保全剩余的修士以及凡人的。

    双方争执不下,谁也说服不了对方。元一宗,万剑宗主冒险进入坠魔峡谷,但是其他三大宗门的修士并不支持这一决定。

    “若是元一宗与万剑宗愿意进入坠魔峡谷,本君没有意见。”

    谁知这美妇忽然话锋一转说道。竟然一反常态开始支持冒险。

    说着,她的一双美眸盯着扶光真君看了一会儿,竟有几分得意。沈令仪看在眼里,越发觉得她跟自家师父有仇。最后决定由万剑宗和元一宗各出一名元婴修士前往坠魔峡谷。

    扶光真君主动前往,沈令仪一直觉得那个地方疑点重重,也请求前往。“师父,小师妹虽说修为不低,可年纪尚小,还是徒儿陪您去吧。”

    “大师兄……”沈令仪十分无奈,却没想到他的神情十分严厉,不容拒绝。沈令仪眉头紧皱,其他人可没这闲工夫听他们师徒三人你来我往的推脱。

    很快就确定了人选。沈令仪心里暗自不甘心,决定到时候悄悄的跟去。反正她去过一次,熟门熟路。

    “既然扶光道友亲自带着爱徒去了,做了那么大的牺牲,我们水月宫没有一点表示也说不过去。”

    众人警惕,这女人又想干什么?不是说好的由万剑宗和元一宗的修士前去探查吗?她怎么出尔反尔?

    这让另两个门派颜面何存?不知道的还当是他们胆小如鼠,硬是推了元一宗和万剑宗出头呢?

    大家都是各自掌管着一个洲的大门派,都要脸的很。

    最终,每个门派根据自身实力,秉持着自愿的选择,派遣修士前往。元一宗暂且不提,扶光真君师徒三人皆为元婴修士,说实话是真让人羡慕嫉妒。

    大家都是元婴修士,怎么他们就收不到资质那么好的徒弟呢?

    翌日一早,一群由元婴修士组成的队伍悄悄的前往坠魔峡谷。坠魔峡谷有多危险,大家心里都清楚的很,因为在修仙界,机遇与挑战并存,有时候即便是明知道这个地方危险,也依然有不少修士前赴后继。

    但是那么多年,坠魔峡谷就跟被人遗忘了一样,这是为什么,还不是因为这个地方诡异。曾经五大门派的修士相约去坠魔峡谷,去了十人,只回来一半。

    甚至有的门派全军覆没,如果回来的是某个或是某两个门派的修士,全军覆没的门派还可以趁机责难。

    可问题是除了倒霉的青叶谷,其他门派各逃回一人,万剑宗逃回两人,如此,青叶谷只能打断牙齿往肚子里咽。或许真的是出了什么意外。

    现在,又要去坠魔峡谷,青叶谷十分保守,只去了一人。其他四大门派各两人,一共九人,如果加上沈令仪的话就是十人。

    “不是说了让你不要来吗?你怎么这么不听话?”还没等扶光真君说话,大师兄首先发难了。沈令仪心里十分心虚。

    不过这件事情,她一早就有参与。是无论如何也要来看看的。程渊不善言辞,拗不过她,只好求助师父。

    却没想到扶光真君倒是想得开,“既然已经来了,那就一起吧。不过坠魔峡谷凶险异常,一定要注意安全。”

    众元婴修士面面相觑,神情十分复杂。看来收到天赋高的弟子,也不全是一件好事。

    因为天赋越高,也越有主见。看着这位扶光真君的弟子就知道了。修为也是元婴期,一旦不服管教。做师父的甚至有可能打不过她。

    想想也觉得有些心塞。况且坠魔峡谷之行并不是闹着玩。不过以对方的修为,应该足以自保。

    唯有那美妇冷哼一声。

    沈令仪如愿加入队伍,这次并没有受到阻拦,到天雷竹林的时候,她甚至特意查看了一下也没有遇到那些穿着黑斗篷的修士。前后不过相差几天,这些黑衣修士就不见了。

    当然,即便是他们这群元婴修士也各个穿着黑色的斗篷,这似乎是到坠魔峡谷的惯例,谁也无法打破。

    沈令仪还真是第一次直接进入坠魔峡谷,魔气比之前到了门口要浓郁多了,刚进了峡谷,就感觉到了明显的不适。

    沈令仪浑身一颤,整个人犹如穿上了一层薄膜衣,但是这层光在一片漆黑的峡谷之中并不算什么很快就显得暗淡了许多。

    沈令仪的面色凝重了几分,她坚持要来并不是冲动而是之前和金芸二女准备到这里来做了整整一个月的准备,是以也燃起了几份雄心。

    不是说修仙就是如此吗?在做了准备以后又畏惧不前就没什么意思了。

    忽的身上白芒闪烁,沈令仪面色一变,立即追过去,“大佬,你跑哪里去?”

    沈令仪忽然出现状况其他的元婴修士面色都有些不好。坠魔峡谷的情况特殊,每一个人都十分谨慎小心,再掉链子可没人善后。

    所有人的目光都下意识的望向扶光真君。“师父我去找小师妹!”说罢不等扶光真君说什么,他立即追了过去。

    美妇目光复杂,不由啧啧两声,不过终究没有再说什么风凉话。

    沈令仪的速度极快,即便是程渊也没追上,他的面色越发凝重了。沈令仪却不知道自己背后跟了人。大佬的身影在奔跑之中逐渐变大,浑身纯白,沈令仪望着他,目光也变得越发差异。

    她家的大佬究竟是个什么存在?就在这时,大佬发出了一声尖鸣,沈令仪才注意到他的尾巴正在不断的变大身上闪着一道刺眼的光芒。

    沈令仪下意识的捂住了眼睛,这道光芒仿佛将整个坠魔峡谷照亮了。一团柔和的光瞬间将沈令仪包围。

    沈令仪就看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画面,就好像魔幻大片一样,她家的兔子变成了狗子,现在又变成狐狸了!还是九尾的!

    数道黑影将沈令仪团团围住,“小师妹,我来助你!”程渊刚刚赶到,正好看到这不可思议的一幕。

    他的面色十分凝重,这大妖费尽心思潜伏在师妹身边,究竟有什么企图?不过这里的魔人才让他们师兄妹二人头皮发麻。

    仿佛每一道黑影都是一个魔人,可是坠魔峡谷里面处处都是黑影。那魔人岂不是压根就杀不完?

    沈令仪甚至还看到了金芸,还有叶沛,金宏,孔玉笙,看来那些消失的人的确是都成为魔人了。

    这些魔人处心积虑的究竟想干什么?“大师兄,咱们赶紧想办法离开!这里是魔人的大本营,咱们根本就不可能杀光他们!”

    程渊未尝不知道这个道理,不过知道这个道理和做到却是两码事,程渊是典型的那种出了事自己扛的类型。

    拼命的斩杀了数名魔人,沈令仪瞥到了金宏眼里一闪而过的灵智,其他魔人包括金芸在内,都更像是没有知觉的傀儡。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耀眼的白光闪烁,沈令仪听到了几声傲娇的轻哼,她家大佬口中喷出幽深的火焰,直接将这群魔人烧成了灰烬,也驱散了这一片的魔气。

    似乎是将整个坠魔峡谷的魔气全都燃烧了一样。个别魔人也不再留下来攻击他们,反而选择了离开。

    究竟是什么人背后做出这样的事情?这坠魔峡谷又有什么秘密?沈令仪和程渊对视一眼十分有默契的赶紧回去,师父他们很有可能也正在被魔人攻击。

    那些都是修仙界的顶尖力量,虽说不会一下子就牺牲惨重,可必然会有不少损耗。

    沈令仪和程渊没有猜错。他们赶回去的时候一群元婴修士正被一群魔人团团围住,以他们的修为和手段,区区几个魔人压根就不算什么。

    只是这些魔人被坠魔峡谷越发浓郁的魔气滋润,就跟打不死的小强一样。

    而元婴修士们法力再深厚,也不能一直入不敷出的这么消耗下去。总有法力和体力不支的时候,如果没有办法将魔气彻底驱散,斩草除根那都没用。

    大家都不是傻子,当然都能想到这个。只可惜想到容易做到难。

    雷霆之力是魔气的克星,有个雷灵根的元婴修士铸有一把天雷竹剑,他直接布置了一个剑阵,紫光闪烁的天雷竹剑瞬间化作十几把,噼里啪啦的直接将周围的魔气驱散开。

    但是四周的魔气瞬间又汇聚了过来,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美妇被气坏了,“让开,试一试老娘的天雷子!”

    美妇战斗力爆棚看上去像是一个门外汉,可是能修练到元婴期,谁敢说她是草包?

    她的一招一式看着十分简单,但是招招简单粗暴,还真让她将魔气驱散了不少可见度也高了。

    这时众人听到了疯狂的笑声,“你们都来了?都成为皇的忠实部下吧!哈哈哈哈哈。”

    让人没想到的是现身的这三人竟然都是丰源洲的修士,有血魔宗的血魔老祖,阴阳魔宗的阴阳老魔,还有驭兽宗的一名元婴修士。

    不过此时他们身上魔气翻涌,跟普通魔人最大的区别可能就是他们拥有神智。

    “你们!竟然是你们!”

    美妇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完全没有想到这丰源洲的几个大门派竟然早就已经联合了起来!

    甚至他们早就已经不再是人类了。既然如此也就不必留手了。战况十分的激烈,比普通的魔人实力强悍的多了。

    因为他们本身就是元婴期的修士,再以非常极端的手段提升自己的修为自然是实力强悍。

    “你们有两个选择,加入我们成为皇最忠实的仆人,我们将统一这个世界?”

    阴阳老魔那张俊美异常的脸变得极其妖艳充满魅惑,不过因为面色惨白,看上去十分怪异疯狂。

    “或是……”他阴沉的盯着众人看了一眼,“死!”被他看了一眼仿佛是被来自地狱深处的凶兽看了一眼似的。

    众人不由浑身一凛!青叶谷的那名元婴修士目光闪烁的望着众人,不过他也不肯做这个出头鸟。

    修仙界从来都不是非黑即白的,所谓的正道修士也不是绝对正道的,为了资源也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正邪修士的区别就在于魔修坏的直截了当,而大多数所谓正道修士坏的隐秘。

    见没人答应,青叶谷的修士微微有些遗憾,只能再等等,谁知道那美妇直接拔剑冲了上去。

    “老娘去你的皇!给老娘受死!”那几个浑身魔气浓郁的修士似乎等的就是有人按捺不住,不由露出几分怪笑。

    美妇很显然不是他们的对手,还没正式交手就被打落犹如枯叶蝶一般飞出去极远。

    她喷出一口浓稠的鲜血,面色惨白,以为自己死定了,谁知道被人一把接住。

    那人叹息:“一把年纪了,还那么冲动任性……”

    美妇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眼眶微红,倔强的撇开眼睛不去看他。抱着她的赫然是扶光真君。

    沈令仪和程渊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幕。沈令仪:“……”她就说不管这美妇说什么,他都一声不吭一脸的好脾气。

    竟然有“奸情”……

    不过眼下也不是纠结这件事情的时候,沈令仪看了一眼跟在身后体态优雅的大佬,“拜托你了。”

    大佬睥睨了她一眼一句话都没多说口中喷出一口浓稠的火焰,还等那几个人反应过来就将他们身上的魔气驱散了大半。

    那火焰幽冷又灼热,烧的他们的元婴都疼了三人大骇然,沈令仪趁机让众人撤退。

    不管怎么说,这次探索这坠魔峡谷的目的看来已经达到了,他们再留下来意义也不大。回去以后五大洲迅速联合起来。

    值得一提的是青叶谷的态度似乎有些暧昧不明,有万剑宗的个别修士脾气火爆,直接就爆粗口了。

    几个月之后坠魔峡谷和丰源洲势力狼狈为奸,掠走无数凡人修士的事情传遍了整个玄黄界。

    大多数修士都知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道理。因此修士们空前的团结。沈家因为沈令仪修为提升,地位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修士修为提升如今也走在“灭魔”的一线。

    “爷爷,大爷爷,这件事情那么重要,你们怎么都不告诉我?”沈令仪听沈青松和沈青槐说的事情,不由想起自己的传承木簪还有父亲的失踪,竟然都跟坠魔峡谷有关?

    坠魔峡谷关押的是域外的魔头,是异族的贪婪修士,模样生的十分怪异并且生性贪婪喜欢吞噬一切。

    当初修仙界还是以家族为主的模式而沈家曾经显赫一时,参与了灭魔行动终于联合其他几个家族将那魔头封印在坠魔峡谷。

    只是时间长了,这件事情又十分隐秘,后人也不曾得知。沈令仪的父亲沈六常年在外无意中得知这个消息并且传了回来,沈青松这兄弟两人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这是大事情不能对外隐瞒,特别这魔头一旦出来,就会有无穷无尽的麻烦。

    至于当初为什么不杀了而是封印了,当然是因为小魔人容易杀,大魔头杀不掉了。

    沈令仪立即就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宗门。

    三年之后,那魔头总算突破封印而出还没等高兴,就被大佬一口吞掉,万剑宗带领下众多修士以最快的速度斩杀余孽,彻底清洗了丰源洲。

    丰源成为了五大门派的共同区域……

    至于沈令仪,怕大佬消化不良她直接带着他闭关。

    闭关之前沈令仪陪着何氏过了一年普通的生活,没有修炼,只是普通的过日子,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不过沈令仪也完全没想到这一闭关就是一百多年。

    一百多年后的某个夏日,烈日炎炎,忽的天空想起一道惊雷,灵气沸腾起来犹如无数游蛇,元一宗的某一座峰上乌云密布,却又草木繁茂,不断生出异象。

    这异象持续了整整三日才结束,等到众人以为一切已经结束了的时候,一道恐怖的威压扫过,半空中显现一道巨大的法相,庄严肃穆,令人不由浑身战栗!

    这股异象又足足持续了十多日,只见一道五彩霞光从空中射来,元一宗的修士全都被惊动了包括闭生死关的诸多老牌元婴修士。

    但是此时他们的心情都十分复杂这人比人还真是气死人啊!沈令仪知道自己要离开这个位面了,她已经胸有成竹,她去见了沈文远一面,父女两人第一次见面,也不知道谈了什么,足足谈了几个时辰。

    出来之后,沈文远再次去元一宗找何氏,何氏早在三十多年前去世。沈文远只来得及见她最后一面。

    她走得十分安详。不过在此期间,沈文远其实回来过几次,几次想见何氏,只是何氏不愿意见他。倒不是矫情什么的,何氏这辈子懦弱无能做错过很多事情。

    如果不是有个好女儿她可能早就死了,她在元一宗过得很好,对沈文远的执念也消了。

    况且他们仙凡有别,再见面情深又是何苦呢?

    等她死了只留下沈文远一个人,还不是害了他。何氏想的十分透彻,沈文远的心情则十分复杂。

    年轻的时候爱过,可在他心里,修炼始终是最重要的。所以他才会抛下她们母女。错误已经铸成,狡辩没有任何意义。

    何氏愿意放手,对他而言也是一种解脱。他亲自护送何氏轮回转世。给了她一个富裕和睦的家庭。

    从此也沉迷修炼,不问世事。

    了却了所有事情以后沈令仪跟大佬,不,如今是个俊美的不像话的臭屁美男子白珩一起飞升灵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