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五十五章 大结局全本完!(精彩必看,第一部完)

作者:画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鬼王当道,冥妻难逃 第一百五十五章 大结局全本完!(精彩必看,第一部完)

    那颗头颅,就这么砸落在地。

    而那颗头颅……赫然,就是风泫灵!

    不,准确的说,这头颅是他还未变成僵尸王的头颅!

    终究,赢不了!

    魔君被封印五百年,不死不灭,现在封印解除,注定不同往日。

    风泫灵的灵体漂浮半空中,看到掉落在地的头颅。

    但就在这时候,突然一个声音传入他的耳畔。

    “灵”

    这,这个声音……

    这怎么可能?

    黑暗中,一具无头的尸体,缓缓浮现而出,而在尸体旁边,则是站着另外一个人。

    那是一个绝美的女子。

    冉小狐!

    风泫灵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难道,她变成死者了?不对,变成死者,怎么会呼唤他?

    只是,此刻的冉小狐,身上阴气森森,整张脸没有了半分生气。而她此刻,手中抱着一个婴儿。

    是冥儿吗?

    可是,冥儿已经被他送去冥界了啊。

    怎么会还有一个孩子?

    但是当看到孩子的模样时,风泫灵倒抽一口冷气。

    這個是.......

    “小,小狐!”风泫灵快速现身,可是此时他除了僵尸头颅,其他则是一抹孤魂。

    “快,这是你的本体!”冉小狐使劲把身旁的无头尸体一推,风泫灵的灵魂回归本体。

    即便是精魂丹消失,他拥有了本体,法力也会被锁定在身体内半个时辰。

    这半个时辰足够他报仇雪恨。

    只要小狐还活着,就可以将风泫灵的灵魂保留着,而不被魔君所夺走。

    多亏了身体里的女儿,她用尽她最后一口灵气救了冉小狐,不过却因为如此,她的僵尸血已被抽干,现在的她和一个人类小孩没什么区别。

    所以此时的她不能说话,只是眨巴着眼睛好奇的看着自己的父王。

    来不及细看自己的女儿,也来不及问究竟怎么回事。

    二人不断地速退,目前,时间越来越紧迫。法力半个时辰,必须打倒魔潇寒,他们就可以出去了!

    吞噬了女儿身上最后的灵气以及僵尸血,通过僵尸血和灵媒之血的结合,可以让冉小狐,将血液混合的力量,加以释放,并通过这诅咒,获得不重生。而且还让冉小狐的本源变成了这恶魔诅咒下诞生出来的庞大阴气,她的身体,可以随时化为虚无的阴气,犹如幽灵一般地漂泊,也可以随时地化为人类。在阴气所笼罩的范围,她可以出现在任何地方。

    这股力量是她的女儿牺牲自我换取给她的。

    她一定要靠着这股力量杀死魔潇寒!

    庞大的阴气开始释放而出,这阴气。是僵尸和灵媒诅咒的凝聚,是来自地狱的力量。而这也是保卫他们的最后堡垒!

    下一刻,她的身体,立即化为了一大团雾气,随后那团雾气笼罩着风泫灵和女儿,周围的温度都是迅速下降。

    看到冉小狐竟然化为了一大团浓雾,风泫灵看着此时的她,欣慰的同时也感觉到自己没能保护道妻儿的无能感。

    这一次,不能了,他不准许魔潇寒再从他手里逃脱!

    就在两人凝视着四周的时候,浓厚粘稠的黑暗中,巨大的恐怖。来袭了!

    冉小狐抱着女儿风宛絲从浓雾中浮现而出,身体此刻依旧是朦胧的状态,继而化为实体。

    拥有本体的风泫灵一个稳步,稳稳的落在地面上,弯腰捡起了自己的头颅。

    他已经越来越厌烦看着自己断头的身体了。不过好在,等身体的法术释放完毕,他便就只剩下一抹孤魂了。

    再也没有什么头颅掉落的事情发生了。

    将头颅重新装回到了脖子上,继而,他扭动了几下头。

    “交给我吧,小狐。”

    如果不能杀死魔潇寒,是不可能离开这里的!

    他不想再经历一次五百年前的事情!

    继而,风泫灵释放出了夜血。

    夜血的红光已经黯淡了许多。

    毕竟他已经不是僵尸之身了。

    他这次,不能够进入黑洞。眼前的对手,不是进入黑洞中就可以对付的。

    本来,他可以释放成为僵尸王的。但是,如果变成僵尸王,就无法把体内的力量释放道最佳!

    那么……

    唯有正面出击!

    双目化为银色,倒十字展现而出,血色藤鞭一根根从手臂中浮现而出,瞬间伸长笼罩向前方的黑暗。左手化为僵尸之手,随时准备侵入高位空间捕捉恶魔的行踪。

    如今冉小狐已经有自保之力,他可以不用再分心保护她了。

    张开血翼的风泫灵,将自己的头颅,化为了僵尸王的形象!

    可以说……他已经做好了万全准备!

    接着,他嗖地冲入了黑暗中!

    风泫灵如今的状态,可以说,对上五百年前的魔潇寒,后者完全只能够被秒杀!有死神棺材也没有用!

    冲入黑暗中后,风泫灵开天眼巡视魔潇寒的位置。

    而此刻……在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的地方。

    在那镜子的世界里面。

    血雾隐此刻已经化为了死者。

    一道身影,浮现在了镜子世界。

    那是一个浑身都被黑袍包裹住的人。

    这个人,就是血傲天!

    此时,血傲天来到了血雾隐的尸体前。

    继而,他伏下了身体,朝着那具尸体,伸出了双手……

    对这一切,风泫灵自然一无所知。而他此刻所想的,仅仅只有杀死魔潇寒这一件事情!

    终于,他的天之眼,捕捉到了魔潇寒的踪迹!

    夜血,挥舞而下,僵尸之手,发动咒印,黑洞,在背后开启,僵尸王头颅,发出了嘶吼,血藤鞭,重点地捕捉那个位置。

    黑洞和血藤鞭加以配合,那一带包括周围的位置,全部化为了天罗地网!

    去死吧……魔潇寒!恶魔,就该给我待在地狱!

    吾为鬼王,是将你……打落地狱之人!

    庞大的黑洞撕扯着周围的空间,继而血腥锁链终于缠绕住了实体!

    开始收网!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用那黑洞,吞噬掉恶魔!

    一层层的血色藤鞭全部包裹了上去,继而,风泫灵举着夜血,朝着那狠狠刺了过去!而那里,被层层黑暗包裹着的魔潇寒发出不甘的嘶吼!

    风泫灵将血夜刺入了恶魔的身体中!

    他要将这恶魔……顶入黑洞中!

    可是……恶魔不断地挣扎,夜血插入其身体,根本无法再移动那恶魔分毫!

    “死!”

    风泫灵发出一声剧烈的咆哮,血翼在这一瞬扇动,而僵尸王的头颅,也在咆哮了这一声吼,竟然让恶魔挣脱血藤鞭的动作,停滞了一瞬!

    一瞬!

    仅仅一瞬,对风泫灵而言,已经足够!

    风泫灵发出了全力,继而,将那魔潇寒这个恶魔的真身,完全地推入了黑洞之中!

    终于……将恶魔真身,封入了黑洞!

    第一次,真正地让他毁灭了!

    最终,他一头栽倒在地,恢复为了正常人鬼魂的状态。继而,就彻底昏迷了过去。

    冉小狐立即抱着女儿在这一刻冲到了他面前,将他扶起。

    “灵!”

    ”为夫......没,没事儿”风泫灵伸手,擦去她嘴角的泪滴,微微一笑。

    冉小狐将风泫灵扶起,尽量朝着远离黑洞关闭的位置。此时的风泫灵,满脸都是鲜血和污泥,可以说是狼狈不堪,但他刚才英勇而战的身姿,却是深深扎根于冉小狐的心中。

    无论再怎么强大,站在自己面前,为自己撑起一片天的,始终是他!

    冥都城。

    时间便是过得这般快,这般迅速,眨眼之间,又过了足足三个月。

    风泫灵回到冥界修养了足足三个月,终于稳定了灵体。

    虽然不是僵尸之身,却也是一个强大的鬼体。

    这日,冉小狐正用过午膳,便听门外丫鬟的脚步匆匆冲她而来,对她禀告道:“娘娘,大人让您去大厅一趟。”

    冉小狐从纸和笔之间抬起头来,应了声,这才放下笔,向着前院而去。

    突然右腿被人猛地一下抱住,她低头,看到小絲正抱着她的腿好奇的望着她。

    自从回来后,夙青等人便收集灵芝等帮她恢复元气,虽然身体已经长成三岁模样,不过却没有任何法术,也不会说话。

    冉小狐爱恋的摸了摸她的头发,在一旁石桌上拿了一个雪梨递给她。

    ”小絲乖,娘亲去去就来,这几ri你哥哥的娃娃亲要定下来,不然那狐狸伯伯可要发威了!”

    小絲听到这里,乖巧的点点头,眉眼弯弯,似乎在为哥哥的婚事高兴。

    说来也奇怪,风唯冥送去秦朝范喜家已经数月,不单解除了封印还让冥儿和范喜的小桃子顶下了婚约。

    这可是天赐良缘!冉小狐心里高兴,最近一直在准备去秦朝一趟。

    倒是忽略了风泫灵。此时让她去,她正好奇风泫灵又要干什么,沿着青石小路,来到了风泫灵的书房,可进了大厅,却发现大厅之中空无一人。

    冉小狐皱了皱眉,想不通风泫灵为何要让她到前厅来,她正要转身离开,却又听大厅后的那间密室之中,传来了些许的声音。

    她一愣,好奇得走上前去,才发现这间一直封闭着的密室,此时门上的锁,已经消去了,门半掩着,仿佛就在等待她破门而入。

    冉小狐轻轻推进门去,待看清面前的景象之后,却不由一愣。

    屋子很空旷,亦很暗,并没有点蜡烛。可屋子的正中央,却摆放着一个四方的帷幕,帷幕背后泛着柔和的光,而帷幕上,正倒映着两个皮影。

    她呆呆得看着那两个小小的影子,看着那一男一女,一来一回,一退一进。

    帷幕后方,慢慢响起了风泫灵的声音:“良辰之中,自含美景;春夏之季,自有芳菲。这位娘子,你长得好生貌美,笑靥如花,不知小生可有幸与你一同观赏这大好河山,共结锦绣良缘?”

    帷幕之中,那男子的皮影,正弯腰冲着那女子作着揖,随即又直起身来,一边说,一边晃着脑袋,又道:“天上灵丹,地上仙草,镜中瑶花,水中倒月,你若不弃,吾便去寻。”

    “你可明白小生心意,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这位娘子,你若愿意,便说声好,此番天色不早,莫要误了晚膳时辰。”

    风泫灵笑意吟吟从帷幕背后探出头来,看着冉小狐,双目柔软。

    冉小狐呆滞原地,有些反应不过来。

    “这位娘子,你可愿意?”风泫灵浅笑,又冲她问了一句。

    冉小狐这才回神,脸色有些发烫,慢慢走到帷幕后,蹲在风泫灵身边,亦伸手去扶住那女子的皮影,一边生涩得摆弄着皮影的身子,嘴中一边应道:“多,多谢公子好意,可惜小女已是有夫之妇,只怕此番要让公子伤了心。”

    “哦?不知是何家公子这般三生有幸,能抱得美人归?”风泫灵操作着的小男皮影伸手抚额,一派失望的模样。

    “吾家夫婿,正是……”说及此,冉小狐说不下去了,她的夫婿,不正是风泫灵麽。

    ?果然,见她停下了说辞,风泫灵轻声笑出了声,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兴味打趣道:“夫人,为夫甚是高兴,你未曾忘了为夫的存在,记得下次若有其他男子来引诱你,便这般告知他们,你已是有家室之人了。”

    冉小狐看着风泫灵儒雅面容,有些好笑的握起拳头打向他。

    嘴里嗔怪道:”都老夫老妻了,你就知道拿我打趣!”

    然而风泫灵却轻而易举的躲过了她的拳头,把她软弱无骨的手掌揉在掌心,轻轻摩擦。

    “夫人与为夫才成亲五月有余,怎会是老夫老妻?”风泫灵抿唇一笑,继而又道:”过几日便是花灯节,上次不能一起赏灯,这次得补回来”

    冉小狐面若桃花,娇羞的低下头,已为人之母的她,脸上多了一种成熟的风韵,让风泫灵怎么看都看不腻。

    “真快,冥儿和小桃子订亲,待我百年之后也能安心了,只是小絲我终究不放心”冉小狐凝眸看了眼窗外的飞花,突然感叹道。

    她虽然拥有两种血液混合,但是终究是凡人之躯,百年后,她便会老去,会死去。

    风泫灵从身后环住她的细腰,轻轻的嗅着她发丝的清香,心底莫名的抽痛。

    “为夫会陪你,孩子的事情就交给他们自己吧”

    冉小狐含泪点头。

    时间便是过得这般快,天气已然入了秋,尽管阳光依旧,可这温度,却一日日凉了下去。也在这凉意中,她迎来了冥都城的第一个花灯节。

    只可惜冉小狐这几月来便未曾怎么出府去玩,整天只知道窝在自己的房中,身子是越来越懒了。

    此时两人如同一对平凡夫妻一般,二人紧握的十指,面容浮现幸福的轻笑,心情甚是愉快得一路从冥往府逛到了闹市区。

    谁说冥界就一定是令人毛骨悚然的地狱呢?此时的大街已全是节日的气氛,一眼望去,所有的店铺皆挂满了花灯,各式各样,应有尽有。不止有花灯,还有一个个或狰狞或可爱的面具,有恶鬼,有仙女,还有白面书生,丑陋妖怪

    此番看去,倒是比民间更加热闹非凡。

    冉小狐对花灯兴致缺缺,反而对面具颇为好感,她挣脱开风泫灵的手,走到一个摊位前,掏出冥币买了两个面具,一个白面书生,一个貌美仙子,这才坏笑着重新跑回到风泫灵身边来,冲他扬了扬手中的仙子面具,狡黠得嘿嘿一笑:“好看吧?”

    风泫灵淡笑看着她:“夫人挑选的,自然好看。”

    冉小狐咕噜下眼珠,笑得更坏了,顺口接道:“既然这么好看,你便带上着面具,可好?”

    风泫灵嘴角一抽,正要拒绝,冉小狐却已拉着他的手臂,欢快道:“来来来,风公子弯下腰来,让为妻将面具给你带上。”语气中夹着一丝连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撒娇气息。

    风泫灵被她话中的那一声‘为妻’听得荡漾,当真顺着她的方向弯下腰来,一直弯到与冉小狐齐平的高度,与她面对面。感受着她的气息喷洒在他的鼻尖,二人距离得这般近。

    冉小狐笑着伸柔软的手,将面具绑在了他的脑袋上。瞬间,俊俏的风泫灵变作了飘飘欲仙的仙女,那张妖娆的面具配上他一席雪白色华裳,透着说不出的怪异,可诡异归诡异,风泫灵的气质本是第一流,因此,虽诡异了些,可却并不丑陋。

    月色下,冉小狐眯起眼,笑得有些自得,本便清纯得眉目瞬间尽现妖娆之色,风泫灵掩在面具后的眼睛,定定看着她,一眼万年。

    然后,冉小狐又将那个白面书生的面具戴在了脸上,今日她明明便穿着一袭牙白长裙,可此时却带着书生的面具,当真有些不伦不类。

    唯一和外界相接触的双眼冲着风泫灵眨了眨眼,示意他继续往前走,风泫灵了然,再次和冉小狐肩并肩,向前而去。

    这样一对怪异的组合在人群之间及为惹眼,在冉小狐却浑然未觉,依旧拉着风泫灵的手左看看,右瞧瞧,一直等走到前方的小糖人儿的小摊前,她才双眼一亮,急忙拉着风泫灵的手,朝着那处摊位而去,一边侧头对风泫灵兴奋道:“夫君,平日里我怎么都找不到何处有糖人儿卖,没曾想今日却碰到了,你不知道,我小时候可爱吃糖人了,我要给小絲带一个回去……”说着她就弯腰选起了糖人儿,当她看到一个孙悟空造型的糖人儿时,她伸手过去时,却被一只白洁如玉的手给抢先了。

    冉小狐蹙眉抬起头,还未出言理论,她的瞳孔瞬间缩紧。

    面前这个浅笑倩兮,眸光流转的美人儿.......

    跟她一模一样的脸庞,正在对她笑!

    “冉姑娘好久不见了,小女子玉笙,楚玉笙,你该认识吧?”

    “你......”冉小狐呆呆的,只感觉自己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她倒退一步,好不容易扶着旁边的木柜站立身子。

    “不可能,你怎么活着?你是谁?”

    然而在身后的风泫灵自然看到這一幕,在微微愣神之后,他快步上前,挡在冉小狐的身后,双眸冷冷的看着面前这个自称为玉笙的女子。

    “你是谁?别以为可以欺瞒本王!”

    "灵,难道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玉笙啊,你的玉笙......."玉笙说着,不由分说的踮起脚尖,把温热的唇瓣覆盖在风泫灵冰冷的唇瓣上。

    冉小狐只觉得轰一声,脑子里似乎有什么画面在迅速浮现,以惊人的模式灌输进自己的脑袋里......

    记忆复苏了!七世的轮回!

    题外话:

    亲,莎莎的鬼文到這裡第一部已经结束了,这个结局留了很多悬念,亲们一定不喜欢,不过莎莎会在第二本新文中写这本的番外,另外还有前七世发生的所有事,所以爱此文的亲,请关注莎莎往后开的新文,谢谢!另外莎莎想申明下,编辑部已经证实莎莎的文并不存在抄袭一说,所以污蔑莎莎的亲们注意言行,另外感谢亲们长久以来的支持,祝亲们生活愉快!我们下本书再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