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33章 : 大结局 (三) 剧终! (3)

作者:风间云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着她的肩,一旁还在撕杀的银花看见了,惊呼一声,忙奔过来接过宁沉玉替他看伤。

    江云漪这个时侯才能将早就倒在血泊里的温逸扶起来,眼泪不自觉的就流了出来。

    从认识到现在她从来没给过温逸好脸色,甚至从私心里她只是把温逸当成普通的朋友。为的就是不想让温逸误会,更不想让他越陷越深。

    可是现在看着温逸和宁沉玉同时为她挡箭,江云漪的心一阵难受。她要怎么还?她要怎么还这两个人对她的情?!

    “咳咳!别,别哭,乖,不要哭!我,我没,我没事,我命大着呢。”

    温逸慢慢地睁开了眼,看着眼前的女子红着眼眶,眼泪如珠落玉盘,忙笑着抚上她的脸,为她拭泪。

    以前他常想,江云漪有没有可能为他掉眼泪。可是当看到她的泪时,他又舍不得。他其实是喜欢看她笑的。

    “我,我不哭,我不哭,只要你没事,我一定不会哭的!温逸,你不会有事的。温逸!”

    江云漪摇着头,想扯出一个笑,终只是泪满襟。她笑不出来,她没办法笑出来,看着那把箭就这么插在温逸的胸口,她只有恐慌和内疚。

    如果温逸没有爱上她,他又怎么可能为她挡箭呢!如果温逸没有遇上她,他还是那个潇洒风流的温小侯,他就不会有事!

    “我,我,我可,可不可以也叫你一声丫头?”

    温逸说着一口血直接喷了出来,可是他不在乎。他发现他的生命在快速的流失,可是他,他好想再多跟江云漪说两句话,多看她两眼。

    摸着她的脸颊,指尖全是她温凉的泪,那泪流进他的掌,带着属于她的温度,烫着了他的肌肤。

    这一刻他突然又觉得满足,起码,起码她还肯为他流眼泪!

    “好,只要你好起来,你想怎么叫,我都随你!都随你!”

    江云漪无论如何也止不住泪,她发现温逸的手在慢慢变凉,不复先前的温热,这让她心底的恐慌再次加剧重生之官场鬼才全文阅读。

    她很想为温逸诊治,可她发现她的手在抖,一直抖个不停。她在害怕,从心底里害怕!

    “丫,丫头,如果,如果有来世,你可,可不可以选我?”

    温逸笑了一下,突然前倾吻了江云漪的额,他本以为她会躲开,可是他吻到了,看着她依旧关心的神色,一直压在心里的那份感情再次喷发。

    这一世江云漪已经是端木阳的人,下一世她一定会是他的吧。可是他好想确认,这样下一世他就能比端木阳早上碰上她。

    那个时侯他一定会看好她,比这一世对她还好,这样她就不会从他身边跑开选择别人!

    “不!我要你活着,我要你活着!”

    江云漪哭着直摇头,她不要什么下一世,她不要温逸死,她不要欠他这么多,她不要!

    温逸眼中的光散了一下,唇边似还带着笑,手直直地从江云漪的脸颊滑落。不要紧,如果你不选我,那我就去找你,我会比端木阳先找到你。到时侯你一定会选我!

    “不!啊!”

    眼泪再次夺眶而出,江云漪失声叫了出来,看着已经失去心跳的温逸,不住摇着头。

    只是在转眼的时侯看着温逸旁边同样中箭的杏花,江云漪全身突地瘫软了下来,软下来后又慌忙爬到杏花身边,抖着手想为杏花诊脉。

    “杏花?杏花!?”

    她想不通杏花为什么会为她挡箭,她不是应该恨她么。她对沈素素那么忠心,她应该恨她的啊!

    “你,你不用内疚,我不过是想替小姐对你,对你说声对不起。我这条命算是替我家小姐还你的,请你,请你原谅我家小姐!

    你是好人就应该有好报,我,我只求,只求有机会你能,你能救天明少爷。他是,他是无辜的!”

    杏花说完就已经缓缓地闭上了眼,她的唇边是带着笑意的,好似看到沈素素自远处来,接她一块走。

    杏花闭眼的刹那,远在上林苑的徐宛唇边凝着一抹笑,看着被她推进湖中,在湖中沉浮挣扎,扑腾不止,喊一声救命就灌一口水,最终再无力气,慢慢沉入湖底的听芷。

    湖面荡起涟漪,就好似沈素素曾经柔柔地唤她宛姐姐,笑容温柔若水。徐宛在心里慢慢地道:素素,我终于为你报仇了!

    江云漪看着杏花在她怀中慢慢地失去了生命的律动,脑中突然忆起那年在雅斋与沈素素的相遇,那个时侯杏花就是沈素素的代言。

    心蓦然一痛,泪止于睫,不止不动,欲坠不坠,神情渐渐飘远。

    端木阳一剑格开莫不讳的长剑,回望着江云漪苍白的面容,神情楚楚,心中一怒,眸光如剑,犹如实质一般射向城楼来箭之处,手中的剑一个使力直直朝着城楼方向射过去。

    肩头血流如注,他却不声不响只凝着剑去之处,那剑运着他的内力,破空而去,穿透城楼上还在弯弓搭箭的男子腹部,然后将那个人死死地盯在城楼的漆红圆柱上。

    射箭的人是顾永德!他看着那把飞天而来的软剑,噗地一声直插入腹,他甚至连躲都忘记了。

    脑子里闪过闺女顾明婧被带江家旺和江子丰带回来时,只有白骨看不到一片皮肉走肉行尸最新章节。那时他悲痛欲绝,而此刻他却死不瞑目!

    三箭齐发却没能要了江云漪的命,他等了这么多年到死也没能为闺女报仇,他如何能瞑目!?

    在外围打斗的凤冰舞倏地回转身形,抽出去的鞭子无力垂下,眸光呆愣地凝着温逸如死灰般却依旧清俊的面容。

    她张了张嘴,任敌人的刀砍在她身上也没有任何感觉,满心满脑的都是那个她心心念念的人已经不在了,他死了!

    “江云漪,你杀了他!是你杀了他!”

    长鞭犹若灵蛇之舞,凤冰舞在冲到温逸尸身面前时悍然出手。江云漪害死了温逸,她就要她陪葬!

    “小心!”

    端木阳还没奔过来又一次被莫不讳缠上,此刻看凤冰舞也敢对他的丫头动手,越发怒火中烧。

    可他突然觉得无力。他从头到尾都没保护好他的丫头,还让别人代他的丫头受过,让他的丫头受到良心的谴责。

    抢过一名护卫的刀,端木阳想借此为江云漪挡开凤冰舞的长鞭,那刀却被莫不讳一个弹指直接震断。

    凤冰舞的长鞭已至,江云漪似乎毫无所觉;莫不讳趁着端木阳分心之际,一剑直指端木阳后心。

    此刻内城宫门前的混战并不与宫宴上的激战逊多少。江家旺命亲信打开内城门放诚王私军入宫门。

    过了今天他便是这后宫之中的内侍总管,他就可以杀想杀的人,报想报的仇,谁也不能再阻止他!

    本来一切都很顺利的,诚王的私军很快就抢入了宫门。但半途的时侯皇城护卫军却从宫门内杀了出来,混战一触即发。

    诚王私军根本不知道皇城护卫军已经被策反了半数,一连被杀了好几人才想到要反抗。

    但事实上这些皇城护卫军有近三分之二还是诚王的人。这个招是端木阳教的,就是要他们自己咬自己人。

    原京都九卫开始还没明白,直至他们按着端木阳的意思办后,蓦然觉得端木阳这招实在是太损了。

    看着敌人自相残杀,他们则在一旁渔翁得利,时不时地宰几个诚王私军嫁祸他人,这种感觉真是前所未有的妙!

    敬阳王在永帝入宫宴时刚好有事退席,待他想要回凤凰台时,听到了外头的喊杀声,来不及抢回凤凰台已经同诚王的私军交起了手。

    原京都九卫的人自然是认识敬阳王忙表明身份并渐渐向他靠扰,随即就以京都九卫就以敬阳王为首一路击杀诚王私军,直至宫门才知诚王的私军已经由人放了进来。

    “谁杀了敬阳王谁就是我们的人!否则一律格杀!”

    江子丰眯着眼看着诚王私军将一干皇城护卫军全数斩杀,但有部分人分明就是混在其中浑水摸鱼。

    正在撕杀的众人一愣,才发现敬阳王正带着一队皇城护卫军在关闭宫门。诚王私军都知道他们只是先头部队,后面才是诚王真正的兵力。

    这城门要是关了,那他们和瓮中之鳖有什么不一样!?忙举刀朝着敬阳王等人的方向杀过去。

    只有那些被策反的皇城护卫军慢了半拍,江子丰一个手势下去,在这批皇城护卫军旁的诚王私军已经收割了他们的生命。

    有人的作战经验比较丰富,自是举刀反击,但他们的身份已暴露,很快就有人从背后向他们攻击花都特种兵王全文阅读。

    “把我的箭拿来!”

    江子丰骑在马上对自己一句话造成的效果很满意,不过这还不够。他相信这个时侯他若能斩杀敬阳王对接下来的战局他们赢面一定会更大。

    敬阳王能带着皇城护卫军杀出来,说明诚王在宫宴上逼宫一定不顺利。那他就在这里坐第一功臣。

    跟在江子丰旁边的江子方手微握成拳,他知道敬阳王是江云漪的公公,这个时侯若任江子丰杀了敬阳王,那等同于是他陪着江子方一起动手有什么区别?

    “子方,你在想什么?把箭给我!”

    今日宫变他特意把江子方带在身边就是想让他沾一份功劳。这开国之臣若有他,也有他弟弟,那他江家五房就能光宗耀祖,到时侯衣锦还乡,他倒要看看还有谁敢瞧他们兄弟不起。

    江子方正要回话,就有人来报说外头的开往皇宫诚王私军在半途遇上了内十三卫和水门提督的勤王之师,现在都打起来了。

    “领头的是谁?”

    江子丰对诚王的计划还是知道得很清楚的。这一次由他做先锋先攻下宫门,引领后面的部队进来一起抢战皇城,到时侯直接扶诚王登基为帝。

    内十三卫早就被诚王控制,先前端木阳想给他们提供军需以备今日之变,也被他们提前知道。

    这会子内十三卫是如何进京勤王的?他们进攻皇城也不过一个多时辰,这些人怎么来得这般快!?

    水门提督无召不得进京,现在又是怎么冒出来的?一切的一切都困扰着带军的江子丰。

    他好不容易获得带军的机会,若是不能给诚王一个满意的答卷,他如何成为诚王的开国第一个功臣?

    “内十三卫由江武带领,江小高带了一千敬阳王的府军,水门提督的人分四路攻击我们的人。”

    跟着江子丰进来的人都知道江子丰是这次攻城的先锋官,后面的将领能不能成功进皇宫全在江子丰这个先锋能不能夺下城门,将人放进来。

    “一个江武,一个江小高还想跟我斗!”

    江子丰极其不屑地挑了挑眉。他在京都多年自信比这两人不知聪明多少倍。这个时侯他们二人敢来挡他的路,纯属找死。

    让江子方带上他的箭筒,江子方让人全力攻击诚王的人,随后让江子方与他一起让城楼,他要一举杀了这两个人以振军威。

    江子方是跟上了,可脑中一直响起江云漪对他说过的话。让他进诚王府,跟在江子丰身边,是要他在最关键的时刻亲手弑兄。

    江云漪让他选是做一个普通人,还是要做人上人只在他一念之间。因为真到要他动手杀江子丰的时侯,必是江子丰应该死的时侯。

    现在江子丰陪同诚王谋反,这样的大罪便是他最应该死的时侯!江子方不是没劝过江子丰的,可是江子丰对江云漪恨,加上对权力的无限渴望,他根本不可能听进他的劝。

    也许他也应该是时侯做出诀择了!

    然后江子方在江子丰对着城外的勤王之军叫嚣,讽刺江武和江小高不配为将,甚至弯弓搭箭要射杀江武与江小高的时刻,摸出了随身的匕首直直地捅进江子丰的腹部。

    白刀子进,红刀子出,鲜血喷了江子方一脸,江子方似乎没有半分察觉,只是直直地看着不可置信望着他的江子丰。

    其实江子丰从来没有对不起他,甚至在他来京投靠他的时侯,对他很照顾,也不吝教他为人处事之道天帝后羿传最新章节。

    江子丰心狠手辣,做事不择手段。可是他从来不会把这些教给他!江子方的眼角淌出了泪。

    “江云漪许了你什么好处,让你把刀子挥向我?”

    江子丰吐出一口血,似乎早有所料,又似乎不可相信。但一瞬间他已经想明白了其中的原委。

    有人告诉他,江子方早早脱离了江家五房投入了江云漪门下。那时他还不信,幺儿死后,江子方是他唯一的弟弟,亲弟弟!

    可就是因为这份不信,他就必须用命来赔!江子丰,如果有下辈子,你一定不要再相信任何人!

    “哥,对不起!”

    再次捅了一刀,一进一出,鲜血横流,江子方的声音哽咽。他们隶属不同阵营,从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只是他的手段不光明,因为他利用了江子丰对他的信任。但江云漪说过,间谍从来就没有亲情。他即选择了这条路,就必须一路往走,不然她会给他一个职位,让他当一个普通的食医。

    江子丰笑了一下,可是笑意未出,血又一次从口中吐了出来。原来人死的时侯会流这么多这么多的血。

    力气渐失的时侯,江子丰瞥见江家旺阴着一张脸出现在他们兄弟的背后,蓦地用尽了最后的力气一把推开了江子方。

    “逆子,老子让你帮江云漪那个贱人!”

    江家旺看到皇城护卫军与诚王私军打起来的时侯就爬上了城楼,以免殃及到他。不想看到两个儿子也上了城楼,他正想打招呼便看到江子方一刀捅进了江子丰的腹部。

    那一瞬间他完全惊住,他不明白二儿子为什么会突然对大儿子发难。待他想明白之后,就单方面认为二儿子背叛了他们。

    即使江子方背叛他们,那就跟着去死吧。他江家旺就当没生过这个儿子!无声无息地出现在江子方背后,伸出手推了下去。

    此时的江家旺根本没想过,若江子丰和江子方都死了,他就断子绝孙,这辈子都不可能再有孩子!

    “不!哥!为什么?为什么!?”

    江子方睁大眼睛,看着江家旺将已经身受两刀的江子丰一把推下城楼,没有半点犹豫。

    他知道如果江子丰没有推开他,现在落下城楼的必定是他!可是他为什么要救他?他应该恨他的啊!

    “我不能让江家五房继子绝孙!”

    江子丰在落下的瞬间朝着城头上绝望的江子方说出了答案。幺儿早夭,父亲已是太监,他也身死,他们五房就剩下一个江子方。

    不管他做了什么,他怎么可能看着他死?就这样吧!

    “子丰?我杀了子丰!?我杀了我儿子!我把儿子杀了!儿子……”

    江家旺愣愣地看着被他推下城楼的江子丰,脑袋轰地一声全是自己亲手杀死儿子的场面。

    喃喃地叫着儿子儿子,脑中闪过自己手把手教儿子读书写字的场景,忽地爬上城围栏直接跳了下去。

    风呼呼地吹起他的衣裳,直至落地的时侯,江家旺才知原来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真的很疼。

    口中依旧叫着儿子,江家旺用最后一口气爬到江子丰身边,然后缓缓地闭上了眼空间至上。

    江子方手中的匕首蹦地一声掉在城楼的青石板上,抱住自己的头,缓缓蹲下来,眼泪无声而落。

    城内外一片寂静,没人想到会出现这样的一幕。但对战一触即发,水门提督和敬阳王的作战经验显然要比江武和江小高丰富很多,二人里应外合,将还打尽。

    江子丰敌方的先锋官,又一直是诚王身边的红人,他一死自有不少人没能一下反应过来。

    待反应过来想再战斗早已失了先机,皇城四门保卫战,他们这边最先获得胜利。但这还不够,因为还有另三门也同时有人在围攻。

    皇城内外到处都是喊杀声,鲜血染红了城池,人人都杀红了眼,只知刀进刀出地收割着敌对方的性命,连成一道惨烈的夺魂曲,飘荡上空,久久不散。

    江小高担心江子方,忙叫亲信赶紧上城楼好好看着他。他现在要去救江云漪,不能久留。

    夜色深浓,宫灯摇曳,照亮这被血色披就的深重宫闱,照亮那慌乱奔逃的宫人,惊慌声,尖叫声连成一片。

    鲜血铺路,尸骨成山,有皇城护卫军的、有诚王私军的、有水门提督府军的、但更多的却是那些无辜的宫女太监的、以及城外那此不明究里的百姓的。

    城楼烽烟燃起,远在各地驻军的各路将领惊跳而起,整军待发,开往皇城,勤王之师于这一夜轻装上阵,急速而行。

    血色弥漫皇城,销烟处处。这一夜注定不平静,这一夜注定大周权力集团的重新洗牌,这一夜注定要改写大周的历史。

    宫宴之上,直刺端木阳后心的长剑由赶到支援的阿大阿二等暗营的人拦下。然护卫诚的魂营也在莫不讳发出信号的时侯同暗营的人几乎同一时间赶到,双方很快战到了一起。

    这一战救了端木阳,自也阻止他赶到江云漪身边营救的最佳时间。端木阳的心中几乎停止,下手狠戾,却依旧没法赶到她身边。

    人人都以为江云漪这一次不死也伤,那一鞭来势极汹,鞭带倒刺,且刚才很多人与凤冰舞交手,但凡被她的鞭梢扫到的人再动手时已经倒地不起。

    倒刺上有毒,而且还是见血封喉的巨毒!

    江云漪却在这一刻蓦然抬头,眸光如冰,全身的气场在一刻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手下不知何时已经取过温逸用的软剑以极速格开凤冰舞的长鞭,使剑如臂使,招招不留情。

    江云漪的剑法和大多人不一样,这套剑法是她融合古代剑术与现代剑术自创而来,平常都是她自个练着玩,很少拿出来同别人交手。

    她的剑法更直接简单更干净利落,而利落中透着刁钻,一剑出看似空门大开,实则攻守兼备,且每一剑都令人防不胜防。

    凤冰舞知道江云漪会武,却不知道她的剑法也这么好。她的鞭法得名师所授,但在江云漪的手下却使不出半分力。

    鞭出剑挡,殃及无数,却无一鞭能伤江云漪分毫。凤冰舞出鞭的速度越来越快,也越来越没有章法。

    江云漪微眯了下眼,忽地向前一步,借住身边的人一个旋踢,踢中了凤冰舞使鞭的手,一个肘弯,寒剑出,剑尖一个转变向下,刺中的腰腹,劈手夺过即将飞离的长鞭,一个回转圈住凤冰舞的脖子,慢慢加重力道,

    “是你的父王发动兵变才害死了他,害死了这么多人,那就让你成为你父王兵变的祭品吧。”

    语气如冰,不带半丝感情官德。温逸和杏花的死让江云漪心痛,却也让她更清楚她最应该做的是什么。

    现在宁沉玉受重伤由着银花拉着一帮太医到偏殿诊治,她身边的人也多在与人撕杀,如果她还在这里伤心难过,那她又怎么对得起他们对她的付出!

    将凤冰舞的尸体往旁边一扔,江云漪此刻的煞气极重,她没用过鞭子,但那鞭子在她的手中却不比凤冰舞手中差不半分。

    一鞭出就能收割一个人的命,一鞭出那些还在围攻端木阳的人不敢再靠近分毫。人在极致刺激之后,总能爆发出让人惊叹的潜能。

    “小舞!”

    原本还在疯狂追杀永帝的诚王看着唯一的闺女瞪着大眼,脖子以一个诡异的姿势斜歪着,手伸向的地方正是温逸躺倒的方向,怎么也不肯闭上眼。

    一声惊吼,诚王再也不顾得永帝。凤冰舞中他唯一的闺女,是唯一的闺女,他竟然让她死了!

    “王爷,快走。现在私军已经进宫门,只要我们与他们汇合还会有胜算的。”

    莫不讳计算了一下时辰,这个时侯不走一会私军进宫门又要如何夺宫。让魂营的人挡住端木阳等人,莫不讳抓住诚王的胳膊让部分魂营的人拦住诚王,随即以一种诡异的速度窜到永帝身边,一剑胁持住永帝,

    “让他们住手,否则我马上杀了你!”

    诚王是失了常态,否则以永帝现在的状况何需让他那样奔逃追杀。方才他全心与端木阳打斗,根本没法出声提醒。

    “住手!住手!”

    几个时辰的奔逃,永帝已经没了力气,更无一点帝王之风。看着腥红着一双眼睛的诚王,搭在自己脖子上的冰冷长剑,永帝心下极为惊惧,自是按照莫不讳所说让所有的人停手。

    天光破晓,皇城内外几个时辰的激战还在继续,各地勤王之师已至,正在逐个击破诚王的布置。

    可是永帝却落到了诚王的手中,以其要胁所有人的放弃抵抗。

    “诚王,你的阴谋已经败露,还不马上放了圣上,以求圣上宽大发落。”

    敬阳王及北津凡带领的勤王之师,将胁持永帝的诚王与莫不讳团团围住,外围还有不少兵将在围捕诚王余孽,诚王大势已去,若没有永帝在手,此刻早是瓮中之鳖。

    “凤迦南他不配为帝,他不配!”

    诚王此刻犹如丧家之犬,看着永帝的眼神里全是愤恨和颠狂。一子错,满般皆落索。他计划了这么多年,还是败了!

    不过永帝的形状比诚王还要差很多,此刻作为被胁持的一方,他想说话却张不了口。他已经到了服丹药的时间,此刻没有丹药,他难受得要命。

    “药,药,把朕的丹药拿过来!”

    永帝挠心挠肝的难受,再也顾不得刀剑加身,也顾不得此刻有多少人在为他的性命担忧。

    他屈着身难受地伸着手喊着药。但这个时侯有谁还会记得永帝每日里都要服用七八颗丹药才会有精神。

    江云漪全身的冷气外放,凝着永帝的模样不由皱了皱眉。端木阳由着三子给他处理剑伤,见江云漪这样忍不住握住她的手。

    他从来没见过江云漪如此冰冷的样子,好似谁也别想走近她。要不是此刻不是时侯,他真想把她拥中怀中,再也不让她看到这些重生之召唤西游最新章节。

    “我没事!”

    江云漪的心微微一暖,冰冷的气息渐渐地收缓,回握端木阳,想扯开一个笑,却发现自己的表情很僵硬。

    但她知道此刻她身边的男人才是她真正应该在乎的,其它的什么人又如何能与他相比。

    “这是我让人从永帝的丹房盗出的药,你看能不能看出什么问题。”

    不想他的丫头再为刚才的事影响,端木阳将手下人好不容易从永帝炼丹房盗的药给江云漪,想转移她的注意力。

    这个时侯谁都没注意到城楼死角处,在永帝受不住煎熬俯时,云子澈提弓拉箭对准莫不讳和诚王,而城楼下围攻诚王和莫不讳的人在箭到之时飞身抢过永帝,却没能躲过诚王提剑反击刺中永帝后心。

    一切不过发生在瞬间,这是一场没有彩排的救援,全凭默契及对全局的把握。可惜在所有的人都关心诚王会不会逃脱,永帝能不能得救的当口,诚王一心只想让永帝死,只要永帝死,他就能瞑目。

    众人的心都是一惊,但此刻只能赶紧叫太医全力抢救。而云子澈在耗尽内力射出这一箭时,他的毒刚解本就不宜在用内力,如此拼命不过是不想让所有的人受胁制罢了。

    喷出一口鲜血,云子澈倒在城楼之上,唇边勾起一抹清冷的笑。江云漪同端木阳一起奔上城楼时,云子澈已经昏迷。

    诚王在刺中永帝后,哈哈大笑起来,根本没注意到他躲过了云子澈的箭,却躲不过接下来的万箭齐发。

    “射!”

    江小高时刻注意这边的动静,永帝被救,他埋伏在附近的一千府军正好可以动手。这些人的弓弩可以三箭连发,也可以七箭连发,只是射程不同,但胜在千人同时发射,便是十个百个诚王也死得不能再死。

    看着诚王和莫不讳躲过云子澈的箭,却怎么也躲不过江小高手中那些府兵的箭,围攻的众人皆瞪大了眼睛。

    北津凡看着那些弓弩以一敌三,堪称无敌。不过这个时侯却不是吃惊的时侯,而是考虑如何善后。

    诚王和莫不讳被射成了刺猬,若细究的话莫不讳在万箭齐发之时为护救诚王只身挡了不少箭,但抵不过敬阳王府府军的弓弩之利,射程和准度无可匹敌。

    诚王死得这般惨,可他死前却带着笑。所有的人都以为他是因为最后一击成功将永帝刺伤而笑。

    但只有诚王自己知道自此之后他便可以去黄泉路上寻找端木如慧。他会陪着她,如果有下辈子他一定会去找她,然后给她最想要的幸福!

    这场大周有史以来最大的劫难在诚王其余党羽被捕后落幕,史称诚王之乱,此战大周内外精锐齐出,折损无数,百官及家眷殒命者众,被无辜牵连者数以万计。

    ……

    永帝最终没能获救,除了诚王致命的一剑外,永帝的内俯受损极重,早已是强弩之末,加上受了惊吓气怒攻心,熬了数日便去了。

    国丧之后,年幼的小皇子被推上皇位,由肖皇后垂帘,端木阳摄政,宁沉玉入内阁为宰辅。

    云子澈在永帝缠绵病榻时被赐婚凤轻公主,现为皇家附马,直接任命为内十三卫、御林军、皇城护卫军三大禁军总统领。

    北津凡救护皇城有功,封一等侯,掌内外三军;其夫人江氏封一品护国夫人;其子江武封三品德威将军,与其父共同执掌三军内务。

    其余在这场乱战中的有功之臣皆数论功行赏,乱战中死去的官员及家眷皆由朝廷统一抚恤,战乱中空下的官职将选举有才有志有德之士直接由朝廷统一任命奇门散手最新章节。

    这一番举措无疑在战乱之后起到了重大作用,避免了大周朝因诚王之乱而陷入新一番的内政之乱。

    一切尘埃落定之后,江云漪和端木阳才得以回敬阳王府处理府中的一些事务。马车晃晃悠悠地往敬阳王府的方向走,江云漪安静地靠在端木阳怀中,总觉得这几日就好像做了一场梦。

    路过一条街的时侯,江云漪的车帘被风吹开,路边的一个跪在路边乞讨的乞丐引起了她的注意。

    “怎么了?”

    端木阳疑惑地看着她。江云漪近日来特别安静,安静得让他心疼,所以他总是尽他所能地陪在她身边。

    小皇子登基,肖皇后垂帘,他摄政,宁沉玉为宰辅,云子澈、北津凡、江武掌军都没有引起她的注意。

    如今似乎已经没有什么事能令她有波澜!

    “没什么!”

    江云漪又靠回端木阳的怀中。她看见云子晴了,虽然衣衫褴褛,面黄肌瘦,但她确认那是云子晴。

    这一刻她突然想起她来这个时代遇上的那些人那些事,如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结局又有什么可惊讶的。

    马车继续晃晃悠悠地前行,然后消失,一直以卑微姿势乞讨的云子晴蓦地抬起头来,一双瘦得眼眶都凹进去的眼睛里闪着幽幽的光。

    敬阳王府今日并不太平。敬阳老王妃看着被救下来已经没气的裴依蓝闭了闭眼,令人将与其父母一块合葬,并不准备把这事宣扬出去。

    想到前些日子东宫思见到儿子纳的那个极像沈氏的侧妃进府时,指着那个侧妃叫着她没杀她,反倒端木阳那个孽种总是阴魂不散地缠着她,不管她怎么弄都弄不死,紧接着人就疯了。

    今日临渊和云漪回府必是要彻查此事,偏又发生了裴依蓝的事儿。轻叹了一口气,敬阳老王妃不愿再去想。

    江云漪和端木阳的马车很快就到了王府。敬阳老王妃及敬阳王新纳的侧妃乔氏亲自相迎,并为他们准备了极丰富的家宴。

    席间乔氏一瞬不瞬地盯着端木阳看,看着看着突然就泪流满面,弄得整个宴席上的人都莫名奇妙。

    而这个时侯敬阳王突然离席紧紧地抱住乔氏,随即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看着宴席上的众人说了一句话:

    “临渊,她是你娘,你亲娘!”

    ——全书完!——

    ------题外话------

    终于结束了!突然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心里又激动又惆怅。这是我写过的最长、花费心血最多、投注最多感情的一本书。

    我谢谢你们一路与我同在,没有你们又如何会有它的存在?不论是否辉煌,我终于为它画上了句号!

    写作从来就是一场寂寞的旅程,我在寂寞中挣扎煎熬,我曾经哭过,曾经笑过,也曾经徘徊过,但我依旧坚持。

    因为有些快乐只有写作能够带给我,我愿我在未来的写作生涯中,还能看见你们的身影。

    只要有你们在,我就会一直在。爱你们永远!群么所有支持药膳师的姑娘们!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